桃夭

2020-12-31 07:26:21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0年11期

作者简介:

王宜芳,笔名水如静,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安徽进修班第二期学员。自2005年开始文学创作,小说、散文在《短篇小说》《清明》《安徽文学》《北方作家》《社区》《安徽日报》等全国各类报刊及网络平台发表。

桃夭轻轻把门带上,悄悄从家里走出来,女儿在卧室里睡着,柳战刚回来没多久,睡得正香,五点钟的早晨,不会遇到熟人。

出了电梯,小区里的灯光就照过来,穿过花园里的小路,门岗室里面的值班大叔打着瞌盹,桃夭轻轻喊“刘师傅”,刘师傅眯着眼睛,桃夭就已经出来了。

街上空荡荡的,远远地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桃夭高高扬起胳膊挥手示意,司机一步不错地把车子停下她脚边,并推开车门,桃夭快速抬脚上去,坐在座位上,如释重负地说一声:长途汽车站。

还不算天亮,行人依然寥落,一辆开往南京的客车已经缓缓开始出站,售票员站在门口准备下车,桃夭急忙跳下车,冲过去,说:“我来补票。”

“都啥时候了?”检票员带有愤怒地看了一眼递过来的钱和身份证,又用狐疑的眼神写出“神经病”三个字,才把票撕下,转身下了车,车子驶出站台。

桃夭把随身带的紫色的旅行包塞进架子上,看到前面竟然还有几个座位空着,就走过去,在靠窗的位子上坐下。

手机还没坐下来的时候就响了,她知道是柳战的,没想到那么快,才回来家一个小时,难道睡醒了?一定是孩子醒了。

“你去哪了?”手机里传来压抑满腔怒火的语气。果然是柳战。

“我在车上。”桃夭冷冷回答,此刻,他再生气,也不会立即飞过来。

“你在哪里的车上?”一声大吼,吓得桃夭一哆嗦,火山终于爆发了。

桃夭什么也没说,只是挂了电话,用微信给他消息:“我走了,祝你余生好运。我再也受不了了。”在关机的时候看到消息发过来,但是,她不想看了,实在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桃夭伸手拉上窗帘,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闭上眼睛,要一睡到底,终于可以不被打扰地睡觉了。

车子在服务区停下的时候,桃夭跟着大家下了车,去了卫生间,回来坐在座位上继续睡觉。还是打开手机,除了铺天盖地的柳战发来的31条消息,还有5个未接电话,以及妈妈的语音消息。

桃夭有点害怕了,没想到柳战会急成这个样子,妈妈显然知道了。这个天杀的。桃夭带上耳机,点开妈妈的消息:“你去哪了,赶快回家来,外面不安全。”

桃夭抽抽鼻子,回妈妈消息:“妈,好着呢,去同学亚楠那里,不要担心。”

“要钱吗?”接着就是转账二千。

桃夭真的哭了,在妈妈面前可以脆弱了:“不要钱,我支付宝里还有你陪嫁那么多钱呢。”桃夭真的有很多钱,有柳战给的彩礼钱18万,妈妈又给补贴了10万,所以,桃夭是个不缺钱的人,可以安心在家带孩子。

“那就好,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

桃夭擦擦眼泪,点开柳战的消息,几十条,重复着一句话:“快回來,快回来看孩子。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个傻女人,你个笨女人,你把老子坑了。”

“骂吧,骂吧,再也找不到老娘给你带孩子,做家务,给你做老妈子了。”桃夭想了想,把消息发过去。

司机问一句:车上的人都来齐了没有?没人回答。于是车门被关上,车子开始启动,桃夭又快速地关上手机,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抹报复的惬意。

柳战此刻也笑了,他正抱着孩子从后面过道里向桃夭走过来,说:“桃夭,给你孩子。”

桃夭以为在梦里,睁开眼后惊呆了,大声问柳战什么时候上车的?然后立即举报:“师傅,我们车上多了人。”

一车人都惊呆了。

司机停下车,问:“怎么回事?”

柳战如实地解释了原因:早晨看到媳妇不见了,他是在运输公司的监控里看到她背着包上了这辆车,于是自己带着孩子找了一辆出租追过来了。刚刚在服务站里和下去的乘客一起上了车。

司机释然一笑:“哦,原来你们是一家人,那你们是都下车,还是补票一起走?”

可是桃夭看了看柳战,对司机说:“师傅,这个人是一个骗子,我是上当受骗嫁给他做老婆的,你千万不能打开车门,他会打死我的。”

司机半信半疑,看了看柳战,说:“人家实在不愿意,你就下车吧,要不然我们报警了。”

柳战不相信桃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又委屈又恼怒,忍不住大骂:“你他妈的老子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吗?你把这么小的孩子扔给我,我怎么办啊?”可是有人过来推他下去,柳战大骂着下车,车子开走了。

桃夭心里也有些酸楚,自己是不是太狠了点?可是,自己也压抑的太久太久了啊!这半年以来,除了月子里请了月嫂,满月后就是自己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做家务,连上厕所都要抱着孩子,而柳战从来没在十二点之前回过家,总是说在应酬,在应酬,早晨醒来就走人,家里的一切都丢给自己,还像结婚前一样贪玩。实在受不了了,必须逃出去,然后离婚,这辈子不嫁人了。

车还没有出服务站,柳战找到刚才打的车,司机刘姐还在等着自己,她看着柳战沮丧无言地下了车,就把车门打开,也默默转头回去了。

柳战闭口无言,一句话都不想说,这样被人制约平生还是第一次。好在女儿很乖,一路上或者睡觉,或者看着爸爸和身边陌生的一切。可是不久后就开始吭哧吭哧地发出不痛快的声音。司机让他看看是不是尿了。柳战看了看,是拉屎了。

柳战把女儿放在座位上,给孩子换尿布,结果却弄到手上,气得柳战一边用左手擦着右手,一边咧咧不停地骂,车子里立即是满满的异味,不过柳战不在意,好在司机是个中年大姐,都经历过这些,只是告诉柳战把脏的放进垃圾袋,然后打开车窗,让柳战竭尽全力扔出去,垃圾袋远远地飞过了路边的小沟渠,可里面的东西却洒落在路上。两个人都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