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院长遇害引发漫天风雨:深渊之上父子关山飞渡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齐小白

2020年7月28日上午,在云南省昭通市一居民小区的院坝内,昭通学院教师付明柏,持刀将同为该院教师的吴德兰残忍杀害。云南省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迅速出警,将杀人后企图自杀的犯罪嫌疑人付明柏控制。

血案发生后,吴德兰的独子秦曙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这个就职于上海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原作设计工作室的知名青年设计师,想不通为何善良谦和的母亲遭此毒手。

近日,笔者专访了秦曙,独家披露了血案背后鲜为人知的内情,还原了他从痛失慈母的悲情中一点点走出来的艰难经历……

噩耗天降!大学教师母亲惨遭杀害

2020年7月28日,那是一个很平常的周二。

上海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原作设计工作室的知名青年设计师秦曙像往常一样,一早来到工作室,很快便沉浸在设计工作中。

上午10点,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工作室的沉寂,父亲在电话那头急切地说:“家里有事,赶快回来!”父亲的语气让秦曙觉得非常反常,在秦曙的再三追问下,父亲才艰难地说出几个字:“你妈妈被人杀害,已经快不行了。”

秦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强忍住悲痛,打起精神一边安排好手上的工作,一边预订了最快的机票,而后从上海飞往云南老家……

秦曙出生于1989年,父母都是昭通学院的老师。在他的记忆中,父母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正因为如此,年幼的秦曙一度没有把学习当一回事。小升初考试,他没有考上全市最好的一中,只考到了实力相对弱一点的三中。

成绩出来以后,母亲吴德兰郑重地和秦曙谈了一次。她说:“你考试不好是你自己付出不够多的结果。这是第一次,所以我们给你补救的机会。如果你想上一中,我们给你交择校费;如果你想上三中,我们也尊重你的选择。”秦曙认真想了想,觉得应该承担自己的结果,于是选择了三中。

2007年,秦曙参加高考,考出了昭通市全市第2名、云南省50多名的好成绩。当年,以秦曙的成绩可以上北大医学院本硕博八年连读,但他却爱上了建筑设计,最终选择了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母亲未作干涉,尊重儿子的选择。

秦曙没有让母亲失望,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原作设计工作室。

每年暑假,母亲都会到上海看望秦曙。秦曙带着母亲去看自己的工作室,去看自己工作设计的工地。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惊艳,经得起公众与时间的考验,秦曙常常通宵达旦地工作。

见此,吴德兰欣慰的同时,也很心疼。秦曙看着母亲,认真地说:“妈,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拼吗?因为,我想成为您的骄傲。”

儿子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吴德兰有点意外。吴德兰1981年参加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南师范大学,在那里和秦曙的父亲相遇相恋。1985年,吴德兰夫妇大学毕业后便被分配到了昭通教育学院(即现在的昭通学院)。秦曙念书期间,经常深夜醒来,看到母亲披着衣服在备课。

2019年,已满55岁的吴德兰本可以申请退休了,但是因为学校面临评级考核,需要她主持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的工作,要確保学校不被降级。本想退休后和丈夫一起颐养天年的吴德兰,接下了重担。

自那以后,母亲就变得异常忙碌。秦曙给她打电话时,她基本上都是在加班。

2020年春节将至,秦曙和妻子原本打算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后,回到云南,好好地陪父母过个年,热闹一下。这些年埋头于事业中,秦曙几年才能回一次老家。倒是父母时不时从云南来上海看望儿子和儿媳。有一次,母子俩碰巧同时在深圳出差,在机场匆匆相见后又各奔天涯。

一想到回家乡后可以见见很长时间没见的爸妈,秦曙的内心就激动不已。不料新冠疫情不期而至,筹划已久的回乡之旅只好被迫取消。

没想到再次见面,已经是天人永隔。秦曙再次见到的已经是母亲的遗体,她浑身是血,面目全非。只有母亲的遗像,仍然那么慈祥、和善地笑着,仿佛在欢迎远道回来的儿子:“曙儿,你回来啦!”

母亲,真的已经离开人世了!秦曙一个趔趄,差点晕倒。神色憔悴苍白的父亲见到回来的儿子,老泪纵横。秦曙压抑着自己剧烈涌动的悲伤情绪,追问父亲:“爸,我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父亲哆嗦着嘴唇,喃喃说道:“你妈,她……她是被付明柏那个小人杀害的……”

追寻真相!怨恨从16年前坚持原则开始

母亲竟是被他人所杀?秦曙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他追问父亲缘由,又找警方核实,还向母亲的同事、街坊们了解情况,渐渐地弄清了母亲遇害的来龙去脉。此事得从16年前说起。当年,秦曙的父亲是计算机系的系主任。有一次,该系一个名叫付明柏的老师找到秦父,要求他出具一份假的出勤证明。秦父果断拒绝:“这怎么行?”恼羞成怒的付明柏当即挥拳打向秦曙的父亲,后被其他同事劝阻。

挨打的秦父并未在原则上妥协,付明柏当月的考勤自然被扣了分,同时因殴打同事受到了学校的通报批评。付明柏为此记恨于秦曙的父亲,经常在他人背后说秦父的坏话。

丈夫被打之事,吴德兰知晓后也很生气,觉得付明柏这个人真是斯文扫地,哪里有半点大学教师的样子!她劝丈夫不要和付明柏一般见识,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但有时候有些人还真的就躲不起。

2019年底,在学校的安排下,吴德兰主持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的评级工作,成了付明柏的直接领导。吴德兰第一反应是婉拒领导的安排,她也开诚布公地谈了自己的想法:一来,付明柏这个人性格嚣张跋扈,个性偏执,难以共事;二来付明柏和自己丈夫有过节,她应该避嫌。但领导一再强调评级工作对学校的重要性,吴德兰最终接下了这一重担。

2020年5月,付明柏因长期不在岗,教授职称没通过年终考核,他就此频繁质疑院校领导。作为付明柏的直接领导,吴德兰受上级委托一次又一次耐心地向他解释原因,但付明柏一句也听不进去。

那段时间,付明柏到处散布谣言,称吴德兰对16年前他殴打她丈夫一事怀恨于心,现在公报私仇,在职称的评定上刁难他。吴德兰抱着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态度,对付明柏的这些造谣中伤未予理会。

2020年春节前后,付明柏将造谣升级为威胁。他威胁吴德兰,如果不让他好活,他就不会让她好活,把他逼急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想着付明柏无非就是过过嘴瘾,在法治社会里,他应该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吴德兰和丈夫都没有特别在意他的威胁,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殊不知,一场疾风暴雨正悄然临近。

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笔者还原了吴德兰遇害的详细经过——

2020年7月28日上午,有一位晨练的老人看见付明柏一早便在小区内转悠,守候在吴德兰开车上班的必经之路。八点刚过,吴德兰下楼经过花园,遭到了付明柏的拦截。付将备好的石灰撒向了吴的眼睛,然后持刀行凶,过程极其残忍。吴德兰的脖子几乎被砍断,身上手上还有10余处深深的伤口,血流遍地。

杀红了眼的付明柏,之后竟还拿走了吴德兰包内的钥匙,迅速奔向她家,想要将她丈夫一并杀害。由于钥匙杂多,延缓了开门时间,闻讯赶来的数位保安用钢叉将其制服。付明柏自知难以脱身,遂用刀自戕避责,后被及时赶到的警察带走……

吴德兰遇害之初,网上出现了一些令人刺耳的声音:“付明柏为什么要杀人?总得有原因吧?”“是不是被上司穿了小鞋?”这些毫无事实根据的猜测与质疑,无异于在受害人家属的伤口上撒盐,与助纣为虐有何区别?

直到警方的通报结果出来,以及绝大多数网友都在同情受害者的不幸遭遇,严惩杀人凶手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之后,那些刺耳的声音才渐渐消失。

那天,秦曙走进母亲的卧室。一向爱整洁的她将室内打理得井井有条。常在家中办公的她,有一张属于她的专用办公桌。桌上还放着学生的实验报告、晚自习调查情况记录和评级倒计时工作内容。

窗台上,母亲亲手栽种的绿植郁郁葱葱。植物们还在迎风饮露,而养花的主人却不在了!

抚摸着母亲的遗物,看着眼前的绿植,秦曙忍了一路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妈,我回来了。您说过的,您退休后,要和爸爸一起到上海定居的。妈,您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啊……”窗台的绿植静默无言,仿佛在为女主人的不幸遭遇默哀。

告慰母亲,像她一样善良而正直地活着

母亲遇害后的那一两个月时间里,秦曙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同样悲痛的还有秦曙的父亲。他一遍又一遍地自责,觉得此事追根溯源,是由16年前自己没有帮付明柏开具假出勤证明引起的。他觉得是自己将无辜的妻子卷了进来,让她死于非命。

沉浸在悲痛中的父子俩,一边处理着吴德兰的后事,一边相互安慰、打气,不要让彼此就此沉沦、颓废。而吴德兰学生们的相继到来,也为他们元气的恢复增添了动力。

昭通境内有好几个贫困县,学校里贫困学生较多。从1985年到2020年,吴德兰执教35年的时间内,资助过的学生多不胜数。获悉吴德兰遇害的惨讯后,这些受过她资助的学生都赶来吊唁。

这些学生发自内心的缅怀,极大地抚慰了秦曙悲伤心灵的同时,也对母亲有了更深的敬重。在处理母亲后事的过程中,他突然想到,母亲的死讯要不要告诉外婆和奶奶呢?尤其是已经年至耄耋的外婆,能够承受丧女之痛吗?

纠结中,秦曙和父亲再三商议之后,决定将母亲的死讯告诉外婆,但隐瞒了遇害的真相,只说是工作太累猝然离世。

果然,听外孙秦曙说吴德兰“累死”了,行动不便的外婆哭了起来:“星期天她还来给我送过牛奶,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啊?”担心外婆受不了刺激,也害怕她发现母亲被杀的真相,秦曙一直没有让外婆到殡仪馆看望母亲的遗体。

2020年8月1日上午,昭通学院为吴德兰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出殡的道路上,摆满了长长的花圈。云南省公安厅和教育厅的相关领导、昭通市市长出席了追悼会。她生前的亲朋好友与学生们,也陆陆续续从全国各地赶回了昭通,他们要送亲爱的“吴妈妈”最后一程。

当天,秦曙抱着妈妈的遗像头顶烈日,走过长长的布满花圈的出殡道路时,无数挽联和花圈上的文字依次映入眼帘:“吴德兰同志,英灵长存!”“吴妈妈,我们永远爱你,敬重您,您一路走好……”这些文字让秦曙感受到了温暖和力量。他坚信妈妈的牺牲一定能换来正义的坚守,换来社会毒瘤的根除。

2020年8月,付明柏被昭通市人民检察院批捕。此案将择日开庭审理。相信公正的法律,一定会严惩付明柏,还吴德兰一个公道。

安葬了母亲后,秦曙带着憔悴苍老了一大截的父亲回到了上海。他将自己对妈妈的怀念化成了辛勤工作的动力。他夜以继日地扑在工作上,撲在他热爱的建筑设计事业上。而他的努力,也收获了丰厚的回报。由他作为主创之一设计的“绿之丘”项目已成为上海的网红打卡地,而他作为主创参与设计的“杨浦滨江公共空间示范段”更是获得了“阿姆斯特丹世界建筑节城市景观类别奖”,他本人也成为知名建筑设计师之一。

那天,秦曙搀扶着父亲来到了“绿之丘”。漫步在这座被网友们赋予“古巴比伦空中花园”美誉的城市建筑里,秦曙仿佛听到母亲的殷殷叮嘱在自己耳边响起:“儿子,妈妈别无他求,只希望你不管遇到什么,都要保持善良、勤奋与上进,好好地活着。好好活着,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告慰……”

编辑/戴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