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怨之间:谁盘活了人生谁撩丢了性命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北屿 木木

江苏省南通市一家美容店的老板娘潘云离奇失踪,经警方多方侦查,犯罪嫌疑人郑凯文落网。潘云对郑凯文有知遇之恩,二人更是拜了把子的姐弟,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喜:天降贵人姐姐

2018年3月8日深夜,南通市一家夜宵馆内,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正在扇一个年轻男店员的耳光:“我让你道歉,聋了?摸我女朋友屁股,不要脸!”周围的人都拢了过来,醉酒男骂得更起劲了。

有个女人站了出来:“我都看到了,店员只不过是推车经过时不小心剐蹭到你女朋友,都道歉了,你们还纠缠、造谣。”她指了指不远处的监控,“我报警了,要不要一起去派出所看回放?”这个女人叫潘云,42岁,系美容连锁店的老板娘,性格泼辣,为人仗义。闹事者骂骂咧咧离去,事毕,店老板带着店员郑凯文特地来潘云的桌上致谢,潘云见郑凯文在哽咽,宽慰了他几句,二人互加了微信。

郑凯文,30岁,黑龙江省人,自幼有小儿麻痹症。2年前,他为了南通的女友来了这座城市,拿出全部身家开了一间餐饮店。1年前,生意垮了,女友也跑了,他沦落到辗转打工。

那晚下班后,郑凯文掂量了许久,发了条表示感谢的微信给潘云,没想到,潘云还没睡,回复道:“不用客气。别丧气,好好奋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潘云的回复让郑凯文鼻子一酸,这位萍水相逢的姐姐,不仅仗义,而且还很暖。他抱着手机,仔细翻看了潘云的朋友圈,了解到,潘云是个做生意的女人,喜欢购物、打麻将和女朋友们喝茶。

3月11日,潘云更新了朋友圈,她和朋友逛街,顺手买了一个包。郑凯文忍不住评论留言:“姐的赚钱能力把我秒成渣了,我真是活该被甩。”潘云随口问郑凯文何意,原来,这个牌子的包很贵,郑凯文的前女友几次想要,他囊中羞涩一直未送,直到女友见他毫无前途后离他而去。潘云回应:“赚钱不难,你可能只是缺人指点走了点弯路。”

郑凯文很激动,潘云居然愿意和他这个“小虾米”聊天,他认真写了自己之前的创业经历,还说了自己的困惑。潘云发来语音:“隔行如隔山,我也不懂,不过我有几个搞餐饮的朋友,人家生意干得好,明天我们搞聚会,你要不要来取经?”

郑凯文紧张起来,自己啥也不是,哪里好意思去参加这种聚会?正准备婉拒,潘云又打消了他的顾虑,他被激起了勇气,回复:“那我去。”郑凯文以最快的速度向店老板请假,把西装熨了又熨,第二天傍晚,他带着忐忑赴约了。

聚会时,潘云向朋友介绍说,这是自己的一个小弟,日子挺难的,请几个老板给他点拨点拨。没想到,其中一个老板真的倒了几条干货生意经出来,并告诉郑凯文,城南一夜市大排档场子扩张,有新位子,他要是想,可以去抢订。郑凯文有些犹豫,潘云说:“那边的摊位很火的,有的一晚上赚大几百块是有的!”郑凯文下了狠心,以最快的速度抢订到了摊位。

潘云赞他勇气可嘉,她让朋友给郑凯文提供了友情价的操作柜台和配料包,更引荐了造势团队给他的开业增添气氛。3月17日,郑凯文的网红串串摊位正式开业,顾客爆棚。当晚,摊位上流水近三千元。此后,客人源源不断。

一切都跟做梦似的,郑凯文兴奋、激动,潘云这个姐姐,大气、能干,真是他的贵人。他想请潘云吃一顿大餐表示感激,潘云却豪爽回复:“举手之劳,不用啦。”对她来说,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对郑凯文来说却意义重大,他一度觉得自己的人生垮塌了,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是潘云的出现,照亮了他的生活,盘活了他的人生。

叹:“草食男”情陷“大女主”

4月25日,郑凯文隔壁海鲜大排档到了一批超正的货,他马上给爱吃海鲜的潘云发了邀请微信,潘云回复:“我一员工突发心梗,我在救护车上陪着赶去医院呢!”郑凯文立马通过微信转账3万元给了潘云:“姐,我怕你手上没活钱又要急用,你拿着。”潘云没收款,回了个点赞的表情,夸他够意思。

第二天下午,郑凯文正在准备傍晚开摊的物件,潘云竟来了,她高兴地说:“虽然姐不差钱,但是,看到你转账,我真挺高兴。我那员工没事儿了,我心情好,来看看你。”郑凯文受宠若惊:“以后姐有什么需要,喊我一声,我随时到。”潘云哈哈大笑:“我像是缺人帮忙的人吗?”郑凯文有些窘迫。

4月29日深夜,郑凯文正在收摊,潘云竟又来了,原来,她在附近和朋友聚餐,刚刚散场,便过来看看他。但她似乎心情不佳,要郑凯文给她开两瓶啤酒,一个人自斟自饮。“姐,你怎么了,和我说说?”郑凯文默默坐在她身边。

潘云喝多后开始絮叨。原来,她和丈夫王杨系重组家庭,为了彼此的儿女,他们免不了吵架,最近家里更是争吵不断,说到伤心处,潘云哽咽了。郑凯文气愤地说:“姐夫和他孩子怎么这样啊,那孩子很没礼貌,要不我去搞点恶作剧吓吓他?”

潘云苦笑:“我也就是吐吐槽,这点家事,和家人说他们会难受,和朋友说我脸上没光,也就能和你说说。”潘云发泄完情绪,离去了。

当晚,郑凯文辗转难眠。他一直觉得潘云特牛、特飒,是被众星捧月的,怎知,她也有如此不堪、脆弱的一面。震惊之余,他也有些心疼她。

因为对郑凯文有了信任感,潘云也时不时和他在微信上聊几句,郑凯文很愿意倾听,渐渐地,潘云遇到家里的烦心事,就会和他吐槽幾句。

5月10日下午,潘云正一手捂着胃,一手在按计算器,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您的外卖到了!”她抬头一看,居然是郑凯文。原来,听她说起自己忍着胃疼还在店里对账,他不仅送来了饭菜,还送来了一盒胃药。潘云拍拍郑凯文的肩:“你真好,谁家姑娘要是和你谈朋友,赚到了咧!”

郑凯文很高兴,他觉得,姐姐这样的女人值得被人呵护,自己能为她做一点事,就很欣慰了。

这以后,郑凯文发现,自己渐渐魔怔了。潘云发朋友圈说想吃甜品,他立刻点了外卖送去;听说潘云喜欢收集手串,他求告自己一位外地的亲戚帮忙弄了串黄花梨木的手串,刚收到货,他迫不及待就出了门。谁料,半路上下大雨,他把礼物揣在怀里跑到店里,送给了潘云。

“你让我有一点感动。”潘云的话,让郑凯文狂喜,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她有了一些喜欢的情愫。潘云却直言,自己可是一个“大女主”,瞧不上他这类“草食男”(指新时代的温柔男性)。

郑凯文却认为,如果自己能做出点事业来,能为她遮风挡雨,潘云就不会只把自己当个柔弱的弟弟,这么想着,他越发起早贪黑地做生意。

2018年8月的一天,郑凯文发现,潘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满桌酒瓶的照片,他直觉不对劲,立刻打电话关心。得知潘云正一个人在酒吧喝酒,他生意都没心情做了,赶至酒吧。潘云告诉他,王杨瞒着自己给他儿子购入一辆价值20万元的车,两人大吵一架。说着说着,潘云痛哭起来。

郑凯文很心疼,陪着潘云灌酒,两个人喝得面红耳赤,潘云起身想去厕所,他赶紧搀扶,一下搂到了她的腰,心跳顿时加速。她的呼吸靠得很近,郑凯文彻底把持不住了,亲了她的嘴。潘云没表现出强烈的反感,但很快推开郑凯文,打车离去。

郑凯文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潘云竟然没有立刻拒绝或表示反感,这说明,她对自己也有感觉!

然而,第二天,他发微信关心潘云时,她说,自己头天晚上喝“断片”了,别的话没再多说。

悲:谁将恩捏碎成了怨?

潘云似乎完全抹掉了酒吧激吻的过去,并没对他流露出暧昧之意。郑凯文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但,为了不惹潘云烦,他继续以弟弟的身份和她交往着。潘云高兴时,郑凯文偶尔甩去一个红包,让她喜上加喜;潘云不高兴时,他立刻奉上逗趣小视频。以前,郑凯文认为,只要自己能陪在潘云身边就很满足了,可现在,他想和她在一起,然而,他始终没有勇气表白。

10月的一天下午,潘云忽然主动给郑凯文的微信留言:“我心情很差。”郑凯文立刻回应:“我随时都在,姐,你怎么了?”潘云吐露,最近连番吵架之下,自己和丈夫身心俱疲,为改善关系,她主动服软,而丈夫也求和,两人关系恢复了不少,并约定彼此坦诚。然而,这天,鬼使神差下,她翻看了丈夫的手机,承诺以后凡事都会与她商量的丈夫,却已和他与前妻的儿子单方承诺,他不仅要包揽即将成婚的儿子的婚庆费用,还会给他一笔丰厚的“结婚启动资金”。

郑凯文宽慰潘云,或许,她丈夫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和她商量此事。潘云更伤心了,离他儿子的婚礼不到十天了,要商量,他早该商量了,而且,她查看了账目,丈夫已转账了那20万元。

郑凯文终于忍不住,说:“我虽然没你丈夫有钱,但我有的,我都愿意给你。”郑凯文深情表白,潘云愣了一下,旋即追问:“真的吗?”郑凯文激动了:“真的,你现在就过来,我们在一起吧!”潘云沉默了一下,竟回答:“好,我现在就去!”

郑凯文简直不敢相信,他把生意托给店员,以最快的速度冲去银行,取出了自己的全部存款(由于生意不错,一周前,他将全部的资金抽出,租下了一间门面,准备放手一搏,他账户仅余四千元钱)。不管钱多钱少,他要让潘云知道自己的诚意。

潘云真的直奔郑凯文的住处,晚上9点,二人一见面,郑凯文拿出了钱,并表白——自己如此努力,都是为了她。激情之下,二人发生了关系。

事毕,潘云突然回过神一样,开始穿衣服,准备回家。郑凯文有些不悦:“你还回去干什么,还嫌你老公气你不够吗?”潘云答:“那是我家,我当然要回去。”郑凯文心里很难受,他一把拉住潘云:“你别要他了,和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

潘云被他抓着不放,有些急了,她说:“别天真了,你被甩过,应该知道两个人处在一起会多现实,我和你,根本不合适!”郑凯文虽知二人差距大,但仍喃喃:“可我们刚才不是……”

“大家都是成年人,潇洒点不好吗?我是太难受了,一时冲动发泄情绪了,但是,这和我们能不能在一起完全是两码事!”潘云再次强调。

郑凯文有些激动:“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为了你,那么努力在做生意、在赚钱!”潘云急眼了:“别人对你好点就是喜欢你吗,你是不是从小缺愛?”

潘云的话,一下子刺中了郑凯文的隐痛,多年来,他身体有疾病,学业不佳,事业不顺,爱情不顺,是潘云的到来,让他重拾自信,而现在,她那不屑的语气,甚至有些嫌恶的眼神,一下子伤到了郑凯文的自尊心。这一瞬间,他所有的梦想和努力,都显得那样一文不值,他的人生被彻底否定了!拉扯之下,两人一起摔倒,失去理智的郑凯文翻身坐在潘云身上,死死捂住她的口鼻:“你别说了,你给我闭嘴!”潘云拼命挣扎、抓踢,但换来的是郑凯文更大力的按压,潘云的力气越来越弱,最后没动静了。

郑凯文杀人了!惊恐之下,他第二天凌晨出门寻找埋尸地点。回家后,他将潘云分尸,并分批将尸块掩埋在崇川区青年中路一沙滩处。此后,他又清理了案发现场,将床单等物烧毁,将分尸菜刀抛掷,将潘云的手机藏匿……

潘云莫名失踪后,家人多方寻找未果,只得报警。因其交友广,寻找线索有难度。最终,警方通过技术侦查手段,锁定了郑凯文。郑凯文在供述过程中,数度情绪失控痛哭,他想不到自己怎么会亲手杀害了自己一度仰视,想要好好呵护的潘云。

2019年12月29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郑凯文死刑。潘云的丈夫和家人至今仍难接受这一切,沉浸在惊愕和痛苦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一段有恩有义的佳话,却因“越界”催生了孽情,激活了恨意,以杀戮惨痛收尾。潘云明知对方心思,却一边拒绝,一边倾诉隐私,甚至报复性出轨,她盘活了郑凯文的人生,也诱导了他的犯罪。人间真情当适可而止,危险关系断不可碰。

编辑/余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