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策划借精生子:癫狂了一个完美老公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罗小菜

在英国留学的晓芬,为了迅速还清留学债务,找了一份陪夜的工作,也找到了一份甜蜜的爱情。只是,她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完美老公的难言之隐

蔡晓芬,90后,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2016年,在英国拿到硕士学位后,她就开始对着只剩下一年半的工作签证发愁。和其他留学生不同,她没有丰厚的家底,读书的钱是父母的遗产和亲戚的借款。

英国物价太贵,就算住廉价旅馆也要210英镑一周,吃得再马虎一天大约也要花上40英镑,平均每天的花费是600元人民币,工作机会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蔡晓芬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一份工作。

打了几个月苦工,她也没能摸到大型企业的门。屡次被骗,绝望中的她把心一横,在中介的帮助下找了一份薪资尚可的陪夜工作。只是她没想到这段经历,成了她人生的拐点。

雇主家位于伦敦郊区,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她们终于在一家小型超市前停下。中介人员松开一路紧抿的嘴,向站在门外的一个中年女人打招呼,夸张地推销着蔡晓芬,企图用漫天飞舞的吐沫星子,覆盖她肉眼可见的所有缺点。

那个微胖的中年女人目光停留在蔡晓芬的粗手大脚上,声音细若蚊蝇地询问她是否有力气、能不能吃苦,在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中年女人满意地点点头。中介递给蔡晓芬一个鼓励的眼神,离开的速度有点像逃。被看护的老人是中年女人的婆婆,2016年初,她生了一场病,因为疼痛难忍每天晚上都会怪叫,忍无可忍的邻居一次次报警,家人只好将她安排在了超市后面临时隔开的库房里,请人陪夜看护。

老太太的孙子凯撒,在伦敦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上班,为了看望奶奶,他隔两天就要驱车一个半小时,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就为了在奶奶床边坐上片刻。老人家渐渐熟悉了蔡晓芬,清醒的时候,也会和她讲讲凯撒,蔡晓芬拾起那些只言片语,串成了一个调皮、要强、每科都考A的优秀男生形象。渐渐地,她比奶奶还期待凯撒回来。

2017年的春天,老人寿终正寝,晓芬和凯撒也在相处中培养了感情。晓芬本以为这会遭到未来婆婆的极力反对,没想到,她得知后却微笑着说:“你对于凯撒是很特别的,也是很重要的,祝你们幸福!”

就这样,晓芬搬进了凯撒的高级公寓,成了他的正牌女友。从此,她不再为晚餐担忧,凯撒还为她还清了留学时的欠债,柜子里开始囤积她从不敢觊觎的名牌包包。晓芬幸福得有点不真实,但甘之如饴。

半年之后,蔡晓芬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凯撒的求婚。2017年平安夜,她独自一人在异乡把自己嫁给了凯撒,有了向往已久的、真正意义上的家庭。婚后的生活很甜蜜,大部分的时间,他们都住在城里,周末偶尔去郊区和婆婆一起度过美好时光。婆婆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们,需要生个孩子了。

备孕小半年,他们依旧没有好消息,婆婆提出去医院做个检查。因为他俩太忙,检查报告是婆婆亲自去拿的,回来后她直接打电话给晓芬,确定凯撒不在家后,她才到小公寓来找晓芬。婆婆告诉她,问题出在凯撒身上。

当时,晓芬并没有感觉到悲伤,而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在这段并不平等的婚姻里,她是一无所有的那个,不敢想如果自己不能生育,要怎么面对爱人。婆婆很紧张地要求她对凯撒保密,接着提出了一个在她当时看来十分荒唐的方案——借精生子。

婆婆安慰晓芬说,只要到医院的精子库选择一个优秀的英国男子的精子,一切就万事大吉,只要口风一致,凯撒永远也不会知道。起初,晓芬并不同意。

就在蔡晓芬犹豫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应该和凯撒坦白,达成一致后再进行的时候,婆婆拉着她的手说:“对于女人来说,陪在最后的不一定是男人,给你勇气的也不一定是男人,你的生命应该有个延续。和凯撒商量,他无法接受现实怎么办?不同意要孩子怎么办?为此离开你怎么办?这是个死局,你要自己学着突围。学着为自己和所爱的人平衡大局。等你再长几岁,就会明白男人是要靠孩子来拴的。”

借精生子闹出大乌龙

晓芬就这样被打动了,听从了婆婆的安排。接下来,婆婆带着她到医院进行了做试管婴儿的一系列准备,然后拿了大把的针剂和药片回家,并谎称是她的身体出了问题。凯撒没有露出丝毫的嫌弃,伸出双臂接纳了她,他可以接受別人的不完美,却无法接受自己的任何瑕疵。

2018年8月,晓芬在凯撒的百般呵护下,顺利地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此后,她享受着女王般的待遇,9个月之后,凯撒为她在当地一家非常有名的医院预订了水下分娩服务。看着凯撒认真的样子,晓芬觉得听从婆婆的安排是对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分娩那天,凯撒全程陪同,在晓芬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断了的时候,孩子露出了头。可这时,接住孩子的助产士突然变了脸色,接下来的几秒钟里全场死一般的静默,直到孩子的哭声打破了平静。

晓芬虚弱地低头看着刚出生的孩子,他有手有脚,健健康康,哪里都好,除了肤色!他居然是黑色的!凯撒跪在地板上,双手撑在绿色的分娩池边缘,仔细地看着她怀里的孩子。随后,他退了半步,突然暴走,冲出门消失了,根本没给晓芬解释的机会。

在外等候的婆婆得知情况进来后,身体晃了晃,几乎晕倒。几天后,她开车把晓芬和孩子接回了位于市区的公寓,一边安抚晓芬的情绪,一边打电话找医院理论,打电话联系凯撒。

婆婆每天不停地拨打凯撒的电话,均无果。最后,她急得报了警,晓芬这才从她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凯撒的一些情况,在她的逼问下,婆婆告诉了她凯撒有病的事实。

原来,凯撒患过躁郁症,入院治疗后得到了控制。本来以为成功地控制了病情,这几年他们幸福的婚姻生活,也让婆婆看到了希望。所以,此前她才会毫不介意晓芬负债累累,也不在意对方家庭的巨大悬殊。

在得知凯撒患有弱精症的时候,她很怕这会刺激他,让他旧疾复发,所以才会那般紧张。同时,她还怕晓芬知道凯撒有病后会离开,她哪里是让晓芬用孩子拴住凯撒,分明是用孩子拴住了晓芬。

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植入的胚胎出错,将这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全部都打乱了。即便医院最后做出巨额赔偿,可凯撒受到了刺激,病情还是发作了。抱着孩子,蔡晓芬只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虚弱到无力指责,却没想到噩梦不过是才刚开始。

半个月后的傍晚,凯撒回来了,他瘦了一圈,头发乱蓬蓬的,脸色黝黑還蓄起了胡子,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看向晓芬的眼神里满是怨毒。晓芬企图凑过去解释,但迎接她的是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

她被打得跌到了地上,婆婆冲过来,挡在她面前,承认了一切的过失。但凯撒早就没了理智,他扒拉开母亲的手跳过来,把晓芬从婴儿床后揪出来,半夹半抱地往楼下拖。婆婆尖叫着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了高大的凯撒。他用力将自己母亲甩了出去。

婆婆的头撞在楼梯的栏杆上,闷哼着滚下了楼,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见状,急红眼了的凯撒止住了暴力行为,扔下蔡晓芬,拨打了急救电话。很快,婆婆被救护车接走了,凯撒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他们走后,晓芬坐立不安,在公寓里来回走动,担心婆婆的伤势,又害怕凯撒再回来找她算账。想到他那要生吞活剥了自己的眼神,晓芬突然意识到不能在公寓里久留,开始慌乱地收拾东西。就在她装好行李,打算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凯撒回来了。

他沉默地从晓芬怀里接过孩子,抓着她的胳膊,把她塞进了停在公寓门口的房车里。就这样,晓芬和孩子被凯撒带到郊区别墅。凯撒把浑身战栗的她拖到地下室,又把孩子凌空扔到她身上,转身就走。

晓芬哭喊、求饶、咒骂,全都无济于事,她和孩子的噩梦也开始了。百十平方米的储藏室,只有一个半埋在地上的气窗,废弃的座椅和沙发成了她和孩子栖身的地方。

绝处求生重获爱情

婆婆住院,同事以为晓芬在休产假,邻居没事不会来骚扰,晓芬绝望地想,自己就是死在英国也没人知道。

求生的欲望让蔡晓芬在半夜里,攒出一点力气像凯撒奶奶曾经一样嚎叫,却换来凯撒的冷冷嘲讽。他说邻居耳朵都太长,他早已花半个月的时间,给这栋洋房装了隔音墙。听到这些,晓芬更绝望了,不知道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就在她打算用床单结束生命的时候,她和孩子被一贯慢吞吞的英国警察解救了。

那天,地下室门突然被打开,几个身着制服的警察一脸诧异地站在门口,她连滚带爬冲过去抱住了警察的脚,叫着“救命”。

原来,凯撒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邻居的孩子们在捡球的时候,好奇地往气窗里窥视,却发现了不成人形的晓芬,他们一哄而散跑回了家,告诉了大人。邻居很快报了警。

蔡晓芬被解救的时候,身上有大大小小几十处伤,有的地方甚至永久性肌肉坏死,鼻梁、锁骨都骨折了。警方还在别墅里发现了大量的汽油,那是凯撒给他们的最后出路。

让晓芬意想不到的是,自己伤得那么重,还会有人对她提出质疑。2019年10月,她的案子在刑事法庭上进行了几轮的听证后,现场的审判团质疑她嫁给凯撒只是为了得到永久居住权。

在他们看来,蔡晓芬就是一个为了留在英国不择手段的小人,而且还逼疯了一个爱她的男人。很多来听证的英国人对她的态度是反感的,在他们看来,她本身就目的不纯,遭受的一切就是自己应得的。

就在风声一边倒的时候,蔡晓芬的婆婆站了出来,她成了晓芬最有力的证人。她悲伤地陈诉了事实经过,再次把所有责任全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婆婆站在法庭上,用饱含泪水的双眼望着蔡晓芬,给了她最深的同情,也希望她相信凯撒的所作所为,是出于不可控的病态。她满眼慈爱地劝慰晓芬,让她要坚强,更要懂得放过自己。那一刻,蔡晓芬仿佛看见了自己早已过世的母亲。

嫁给凯撒的这几年,婆婆对她的关爱是真的,这个家庭给她的温暖也是真的,只是婆婆对儿子的过分保护,造成了现在的这般结局,也是无可奈何。

如果不是因为那场医疗事故,也许他们一家四口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带着她和婆婆的秘密。她现在又有什么理由来怨恨这个到了最后还愿意帮她一把的婆婆呢?

最后,凯撒虽然被法院认定有罪,但是根据英国的精神病法案,法院不能判他服刑,只能将其送往精神病院进行隔离治疗。

婆婆也没有食言,主动承诺照顾晓芬和孩子,但晓芬并没有接受。在郊区别墅短暂地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带着孩子离开了,重新住进了廉价的公寓。

从此,晓芬开始背着孩子到处找工作,花重金找了一家看上去还算靠谱的中介公司,在他们的帮助下,她开始重新申请工作。终于,在2019年底,她拿到了数据研究专员的offer,可以不用再为生计奔忙。

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孩子生活在异国他乡的日子无比艰难,直到她带着孩子打疫苗的时候遇到了大卫。本来遭到一次致命的感情伤害之后,晓芬不敢再靠近爱情,但乐观的大卫黏上来,不断劝慰她,说不能因为别人的错误折磨自己。

2020年8月,晓芬接受了大卫的求婚。他从不触碰她的伤痛,也不问孩子父亲是谁,却愿意坐在沙发上给孩子讲一晚上的童话。下了班,大卫也会立刻回家,周末则带着他们去公园玩。

即便有过那样不堪回首的经历,晓芬依然热爱生活,她觉得命运待她不薄,最后还能够遇到大卫。她想告诉所有爱过也伤过的人,无论生活给你什么样的挫折,都不该丧失爱的能力。

苦心策划的借精生子,竟生出一个黑皮肤宝宝!请扫码关注,回复关键词:生子查看更多意想不到的求子精彩故事。

编辑/徐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