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妆”招来暗恋者:怜香惜玉的爱不罢不休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易抹

“家暴妆”是指网络上兴起的一种以家暴为灵感来源的妆容。美女们用深色眼影和中毒色口红涂抹脸颊,伪装成被家暴后鼻青脸肿的惨相,狂刷存在感,自以为很酷。

2020年7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就是由女主角在线上晒所谓的“家暴妆”引发的……

晒“家暴妆”:晒来暗恋男生的嘘寒问暖

2018年11月的一天傍晚,云南省玉溪市一家培训机构的文员杨梅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突然接到了高中同学郑前松打来的电话:“你发在朋友圈的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不会真的是被人打的吧?”“当然不……哎,不多说了,我得下班回家啦。”

出生于1993年的杨梅长相妩媚,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公认的班花、校花。大学毕业后,为了离父母近一点,本可以留在昆明工作的杨梅,选择了回老家玉溪,在一家教育培训机构谋了份文员的工作。

在一众追求者中,杨梅最终选择了在一家科技公司做管理的李钢。因为夫妻俩约定30岁以后再要孩子,所以他们并没有让双方的父母从老家过来,而是一直住在交了首付的房子里享受二人世界。

像多数普通夫妻一样,杨梅和李钢在生活中也免不了斗斗嘴、吵吵架。2018年10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出门上班前,夫妻俩又因琐事吵了起来。当天两人的心情本来都不太好,吵着吵着,杨梅便一巴掌扇了过去。躲闪不及的李钢脸上被打得火辣辣的,生气的他反手一推,杨梅一个趔趄,撞到了衣柜的边沿,左眼角指甲盖大小的一块皮被蹭破了。

这下杨梅可不干了,粉拳雨点般落在李钢身上:“你敢打我?你打呀,打呀……”李钢见妻子的眼角真的渗了点血出来,也吓坏了。他赶紧用棉签蘸着碘酒为她的伤口消毒。

闹腾半晌,因为公司还有急事要处理,李钢便先走了。杨梅对着镜子反复端详,越看越觉得自己破了相,于是又打电话将丈夫臭骂了一顿。

余怒未消的杨梅向单位请了三天假。平时工作日忙碌的她一下子空闲下来,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她便拿出手机刷微博、抖音和朋友圈。

一张图片及下面配的文字,深深地吸引住了杨梅的目光。这是一张女人的肖像照。照片里,女人的眼睛青肿,嘴唇歪斜,脸颊上还有淤青。图片下面的文字写着:“我被家暴了,可我依然很美。”

杨梅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这种玩法?要不自己也发张照片试试?她拿起手机,自拍了几张正面照,还给伤口拍了两张特写。

照片发出去之前,杨梅特地配上了两句话:“这妆不错吧?是不是有楚楚可怜的感觉?”不想让父母和李钢担心,她对他们屏蔽了这条信息。

照片上传不久,马上有微信好友留言并要求她加群:“你那是什么‘家暴妆呀?不好玩。我带你到‘家暴妆群感受一下,看看人家是怎么化的。”

这位好友将杨梅拉进群的同时,把她的“家暴照”发了上去。果然如好友所说,群友们都说不像“家暴妆”:“太简单了。”“你那是‘家暴未遂妆……”

杨梅的好胜心被这群网友也激发出来了,她说:“又不是什么深奥的科学难题,不就是化个特别点的妆吗?你们会,我也会!”

说归说,杨梅还是认真学习了一下几位群友主动教她的化妆技术。领悟力强的杨梅一学就会。再次上传照片后,网友果然赞不绝口:“确实有点被打伤后淤青的样子。”“不错,稍微点拨一下就懂了。”群友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追捧,很好地抚慰了杨梅那颗因和丈夫闹别扭而受伤害的小心灵。

此后,她时不时化一些“家暴妆”晒到群里,或者发到朋友圈。很快,要求加杨梅为微信好友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化妆品推销商。这些人廉价且别有用心的追捧,让杨梅的存在感爆棚。

不久,楊梅的中学同学郑前松便看到了这些照片。尽管她在文字说明里说了是化妆,但他还是觉得她可能真的遭遇了家暴,所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她,向她求证。

惹下风流债:怜香惜玉的爱不罢不休

那天接到郑前松的电话后,杨梅本想说“当然不是被打的啦”,但因为当时急着下班回家,加上当天又和丈夫吵了几句,情绪低落,便没有说破。

第二天,杨梅又收到了郑前松发来的信息,追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杨梅只好告诉他实情:“那只是一些化妆的照片。”

让杨梅哭笑不得的是,尽管她已经将话说得如此明白,郑前松还是不相信。他坚持将她单独约了出来,两人在杨梅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见面。不想节外生枝的杨梅,把挽着的头发放了下来,将眼角那道留有一丁点疤痕的地方给遮住了。

见面后,杨梅再次向郑前松强调,她只是见“家暴妆”好玩,跟着闹了几次而已。谁知,她用手撩头发的时候,眼尖的郑前松一下子便发现那细小的伤疤:“你哄我吧,这个疤痕怎么解释?”

郑前松打破沙锅问到底,杨梅只好将和丈夫婚后爱打打闹闹但很少有出格行为、这次被擦破点皮纯属意外等情况,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地说了。

末了,杨梅苦笑着说:“我说老同学,夫妻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谁知,郑前松认真地说:“我和我老婆之间从不磕碰,不是我们之间感情太好,是根本没感情!因为我的心始终被一个人牢牢占据着,根本不允许其他人进来。”

说完,郑前松深情地望着杨梅。杨梅反应过来后,顿时脸红耳热,内心狂跳不止。她本想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各自回家吧”,却又挪不开脚步。

郑前松借机将自己对杨梅的爱恋坦白了出来。

他告诉杨梅,自己从中学起就暗恋她。即便后来各自结了婚成了家,但他对杨梅的那份感情一直没变。杨梅语无伦次地说:“可是,我和我老公的感情……还好……这点小伤,纯属意外呀。时候不早了,我……我得回家了。”

郑前松的表白来得太突然,意外,感动,欣喜,惶恐……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杨梅的心乱作一团。想着此事归根结底是因自己乱发“家暴妆”的照片而起,杨梅此后再也没有发过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来博取眼球、哗众取宠了。

杨梅虽然不晒所谓的“家暴妆”,但表白后的郑前松仍隔三岔五地发信息、打电话给杨梅。

2019年5月的一天,因为洗衣服的时候忘了放洗衣粉这么一点小事,杨梅和丈夫又一次干起仗来。

邻居被吵架声惹烦了,把自家的音响开得震天响:“说他对你好对你疼/眼神中却迷惘/这是怕朋友会担心难过/才微笑着说谎……”

正在气头上的杨梅,被这要命的歌声激发了伤心情绪,泪水哗哗地流不停。李钢则觉得妻子太作了,他气呼呼地摔门而去。

就在李钢离开不久,杨梅又接到了郑前松的电话。杨梅还没开口说话,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郑前松紧张地追问她是怎么回事,并约她在老地方见面。杨梅鬼使神差地赴约。当天,两人突破了底线。

事后,郑前松郑重地对她发誓:“我一定离婚,然后娶你过门,让你过上公主般的生活。”

杨梅没有接茬。她没能守住婚姻道德的底线,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可如果要她和李钢离婚,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冲天一怒:“被绿”的丈夫挥刀相向

杨梅犹豫不决的态度,让郑前松十分着急。为此,他先将自己出轨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妻子,听候她的发落。接着,他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宣布了自己和杨梅的“恋情”。此举显然是想逼着杨梅早点下定离婚的决心。

郑前松轰轰烈烈的求爱,让杨梅惊惧不已、如坐针毡。趁着丈夫还没有发现端倪,她赶紧将自己不想离婚的真实想法告诉了郑前松:“我们不能继续错下去了!”“可我婚都离了。”“我从来就没有逼过你呀。如果你还念及同学情分,就请你放我一马吧!”

杨梅发现,郑前松的脸色十分苍白。他喃喃说道:“这么说,那天我们在一起……并非出于爱?我现在问你,你要认真回答我。你,爱过我吗?”杨梅狠心地说:“没有!”说完,没等郑前松反应过来,杨梅便赶紧离开了。她知道郑前松的心里痛,她自己何尝不是?可这样的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否则后患无穷。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李钢便察觉到了妻子的异样。

2019年6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李钢郑重其事地追问杨梅,杨梅支支吾吾半晌,最终还是坦白了实情。李钢的脸黑得像锅底,他一字一顿地说:“把那个人的电话告诉我。”杨梅稍有犹豫,李钢将双眼一瞪:“你给不给?”她只好给了。

拿到电话和名字后,李钢拨通了郑前松的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杨梅的老公!”郑前松一听是杨梅的丈夫,抢先发飙:“你这個畜生!杨梅那么爱你,你怎么忍心伤害她?”郑前松的先发制人,让李钢猝不及防,他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如此嚣张的人——出轨了别人的老婆,还骂别人是畜生,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李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我怎么伤害她了?”“你自己做的事,大家都知道,你还不承认?你还是个男人吗?”“大家都知道,我本人不知道,要不我们见面聊聊?”“见就见,还怕你不成!”

电话挂断后,李钢的肾上腺素呈几何倍数往上飙升。而郑前松虽然打算和妻子离婚,但手续尚未办理,两人还住在一起。如今听说丈夫要和情人的老公谈判,郑妻本来不想管的,但她也想见见那个让丈夫神魂颠倒的女人究竟长的怎么样,便要求和他一起去。两家四口,届时一起见面。

这是一场火药味十足、一触即发的见面。

次日凌晨,一宿未睡的李钢趁着妻子杨梅不注意,将茶几上的水果刀揣进了口袋。

凌晨4时,李钢和杨梅、郑前松和妻子,两家人分别驾车来到玉溪市的一家公园。下车后,李钢闷声质问郑前松:“你在电话里骂我畜生,是不是搞反了?你才是畜生!”郑前松从怀里掏出几张照片,用力地往地下一掼:“你好好看看,这是人干的事吗?”李钢捡起照片一看,竟是妻子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的照片。他紧锁着眉头,盯着杨梅说:“我没有这样打过你吧?”杨梅没想到,自己此前发的“家暴妆”照片竟然被郑前松保存并打印出来,当成了她被丈夫“家暴”的证据。这也太可怕了!

杨梅赶紧向李钢解释:“这是‘家暴妆,假装被人打得很惨很惨。我都告诉过郑前松,这是假的,我还以为他已经知道了呢。”郑前松气咻咻地说:“杨梅,你别替他辩解。要不是当初我看你眼角确实有伤,我也不相信这些照片。”李钢再也忍不住了,他跨前一步,揪住郑前松的衣领说:“我和杨梅夫妻之间的事,关你什么事?”两个男人越吵越激动,完全没有听到旁边两个女人带着恐惧的劝说声。吵到高潮处,李钢掏出水果刀,狠狠地刺向了郑前松……

见郑前松倒在了血泊中,李钢的大脑这才清醒一点。在两个女人的帮助下,他赶紧将郑前松抬上车,而后开着车一路向医院狂奔。然而,由于失血过多,虽经医院全力抢救,郑前松仍于当天死亡。

经鉴定,郑前松系右胸部被锐器刺创致肝脏贯通伤急性失血并窒息而死亡。当天上午,李钢向玉溪市警方投案。

2020年3月,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李钢死缓。7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李钢无期徒刑。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罪犯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晒“家暴妆”照片刷存在感,结果诱发一段孽情,进而酿就一桩命案,着实令人唏嘘。

年轻人爱新潮、赶时髦,爱通过各种方式刷存在感,这本无可厚非。但是晒所谓的“家暴妆”,不仅会对真正遭遇过家暴的受害者的身体和心灵造成创伤,而且这种猎奇的做法,可能引来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编辑/戴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