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司善良何辜:网游族虚拟诛杀了现实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木木

2019年7月2日深夜,江苏省南通市一家酒店的大堂经理、25岁的赵欣曼神秘失踪。赵欣曼从未与人交恶,谁也没料到,警方在她素来照顾有加的职场“小萌新”陆晓毅的租住地,找到了她的尸体……

午夜诡事,大堂经理离奇失踪

2019年7月2日早上,江苏省南通市一家酒店的总服务台,接到了大堂经理赵欣曼的老公戚山打来的电话,他语气焦急地询问妻子有没有来上班。

陆晓毅刚走入酒店,前台服务员喊住他:“昨天晚上赵经理不是送你回去吗?她老公找不到她人。”陆晓毅有些惊讶:“她把我送到住的地方就走了呢,她没回到家?”

原来,7月1日晚,下了夜班后,赵欣曼做东,邀了七八个同事去吃夜宵,陆晓毅喝多了,赵欣曼好心地提出骑陆晓毅的电动车将其送至住处。赵欣曼在半路曾和丈夫戚山联系过,称自己快回来了,然而,戚山一觉醒来,天已放亮,妻子却仍没回,不仅如此,她的手机也关机了,根本联系不上。

得知妻子也未去上班后,戚山更加担忧,准备出去找找,就在他从居住的四楼走到三楼楼梯口时,脚踩到了一枚蓝色的纽扣。戚山家是步梯房,在这栋楼三楼,有一个向外延伸的大平台,戚山下意识地捡起纽扣,往平台处看了眼,地上躺着一只女式鞋,他捡起一看,那是妻子赵欣曼的!

戚山发了疯似的楼前楼后跑了个遍,又去了赵欣曼可能去的地方,心头的不祥之感越来越重。下午1点,戚山报案。接警后,警员准备向赵欣曼失踪前最后接触的陆晓毅了解情况时,他已不知所终。

警方赶往陆晓毅租住处,并破门而入。眼前的一切令人惊骇,屋内满地都是饮料罐和泡面盒,衣橱和床之间,横着一具全裸的女尸,死者头、肘等部位血肉模糊,私密部位还有被灼烧的痕迹。死者正是赵欣曼。经鉴定,她系遭人掐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后,她还被性侵。

7月3日凌晨5时,民警在浙江省嘉善县陆晓毅的女友马晓俪的住处,将正在睡觉的陆晓毅抓获。当听说陆晓毅对一向照拂他们的赵欣曼下了狠手时,马晓俪震惊至极……

陆晓毅,1999年出生于浙江省嘉善县。父母做纽扣生意。他年幼时,父母就离异了。他初一即辍学,在网吧里一玩就是一整个通宵。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懂事了点,开始打零工,但难改爱玩的本性。

2017年12月,18岁的陆晓毅通过QQ认识了同龄老乡马晓俪。马晓俪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因家境贫困,马晓俪高中毕业就开始工作了。线下见面后,二人开始了热恋。2018年底,他们相约到南通找工作,一起应聘进入一家酒店做后勤工作。

24岁的大堂经理赵欣曼听说他们初来乍到,还住着小旅馆,帮他们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找了间出租房。陆晓毅和马晓儷都很喜欢这个上司。

赵欣曼是安徽人,与老公戚山有一双儿女。一年前,夫妻俩从安徽老家来了南通,戚山在一家新技术公司上班,赵欣曼则进入酒店,并很快升任大堂经理,管理20多名员工。赵欣曼夫妇也是租的房,但他们已按揭了一套公寓,即将在南通市安定下来。

赵欣曼待职场新人很好,在她的指导下,陆晓毅和马晓俪工作上手很快,每月奖金也较可观。两个年轻人对未来开始有所憧憬。尤其是向赵欣曼取过经后,他们特地去银行开了一个户头,约定每月将两人工资的一半存进去,作为爱情基金,以备将来结婚之用。渐渐地,他们和赵欣曼越走越近,遇到什么事儿都爱找这个知心姐姐商量。

陆晓毅工作之余,仍痴迷于玩网络游戏,马晓俪既受冷落,又受气,为此和陆晓毅闹了几次别扭。赵欣曼出于好心,总帮他们调解,并劝陆晓毅务实。陆晓毅似乎有所改变,哪知,2019年3月的一天半夜,马晓俪哭着敲开了赵欣曼家的门……

无辜招怨,女上司卷入情侣纷争

睡眼迷蒙的赵欣曼见马晓俪衣衫单薄、手脚冰冷,忙把她让进屋,问:“怎么回事呀?”原来,陆晓毅玩性难消,竟等马晓俪睡着了爬起来,戴着耳机偷偷玩游戏。然而,他玩的是暴力杀人类游戏,忘乎所以的他大吼了一声,惊醒的马晓俪出了一身冷汗。

陆晓毅嘴上虽表示歉意,却仍在疯狂敲击键盘,还和队友喊:“再砍几刀他就死了!”马晓俪爬起来,愤怒地去夺键盘,被陆晓毅一把推开。马晓俪气得浑身发抖,立刻收拾行李,赌气离开了。

闻此,赵欣曼叹了口气:“那,先在我这儿住吧,明天你们好好沟通一下。”正在这时,赵欣曼的手机响了,原来,结束游戏后,陆晓毅找不到女友,又打不通她电话,只能向赵欣曼求助。听陆晓毅说要来接人,马晓俪连连摆手,急得脸色都变了,赵欣曼忙说:“晓俪在我这儿住住,你也好好反省一下。”陆晓毅无奈地挂断电话,暗暗埋怨赵欣曼多管闲事。

陆晓毅干脆坐回电脑前继续玩游戏,恍惚间,他觉得,屏幕上那女巫和赵欣曼神似。游戏中,女巫带来了恶毒的诅咒,她把公主关入黑暗的塔楼,而她守在塔顶,将想要与公主厮守的骑士击退。

陆晓毅和队友们一路杀伐,他操纵游戏中的角色,飞身上塔顶,从后面扑倒女巫,再掏出匕首连砍了女巫几刀,然而,女巫仍在狰狞地笑,陆晓毅操纵角色骑坐在女巫身上,击打她的头部……女巫咽了气,陆晓毅有种莫名的爽感。

第二天,马晓俪故意换了班,不想和陆晓毅一组。他偷偷溜去找她,她也爱答不理。陆晓毅只得向赵欣曼求助:“赵姐,帮我说说好话吧。”赵欣曼无奈地说:“你们还是自己沟通吧。”见赵欣曼没帮自己的意思,陆晓毅有点郁闷。晚上值班时,他翻看最近的排班表时,发现马晓俪所有和他一起的班全部被换开了,而负责人签名上是赵欣曼的名字。他顿时气上心头:赵欣曼这是什么意思?他本想打电话质问赵欣曼,可想到女友还在她家,万一吵起来,更惹得马晓俪不开心,他忍下了这口气。

为了能哄回女友,这之后,陆晓毅每天上班只要看到马晓俪就黏着她,并一再地保证以后绝不再犯。马晓俪心软了,加上已经麻烦了赵欣曼好几天,便答应跟陆晓毅回家。赵欣曼告诉陆晓毅,不要再沉迷网络游戏,否则,就真的要把女友气跑了。

“赵姐,只要你在晓俪跟前多帮下我,不搞小破坏,晓俪就不会离开我。”陆晓毅强忍着心中的不满笑道。

赵欣曼笑了:“开玩笑,我当然希望你们好。”

陆晓毅收敛了不少,马晓俪对他也温柔起来。一天,陆晓毅假装随意地问起,之前,到底是谁给马晓俪换的班,马晓俪直言,是自己负气不想和他打照面,主动找到同事协商好后,向上面要求的。

陆晓毅咕哝:“赵姐还真同意啊?”

马晓俪耸耸肩:“有什么奇怪的,我们换班又不影响工作,她签字是程序上的事。”女友的解释并没有让陆晓毅好受,他觉得,赵欣曼就像游戏中的女巫,是成心想将他们分开。

陆晓毅忍了一阵子又故态复萌,马晓俪又和他吵了几次。这期间,她又去赵欣曼家借住了两晚。赵欣曼劝马晓俪,不能把离家出走当成一种习惯,这会伤害到陆晓毅,但架不住马晓俪的哀求,还是收留了她。敏感的陆晓毅更加怀疑,是赵欣曼导致自己和女友的感情恶化了。

2019年5月31日晚,马晓俪准备从爱情账户上取钱买台冰箱,谁知,账户里刚攒下的五千元钱均被转走。面对女友的质问,陆晓毅心虚:“我暂时挪用了一下。”原来,他拿这钱升级了游戏装备。

马晓俪气不打一处来,她抱起陆晓毅的笔记本电脑要砸,陆晓毅视这个电脑为宝贝,情急之下,竟甩手给了马晓俪一个耳光。马晓俪捂着刺痛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男友,哭喊:“分手!”

她拿起自己的包,冲了出去。陆晓毅呆坐着,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见是赵欣曼,陆晓毅笃定女友肯定又去她家住了,他没接电话。

第二天早上上班,陆晓毅没见着马晓俪,问起赵欣曼,她吃惊地说:“昨天晚上我接到晓俪的电话,她说要辞职回老家,我劝了半天,还以为她回心转意了,她也没来我家呀。”

“你怎么没告诉我?”陆晓毅慌了。

赵欣曼责备道:“我中间有打你电话,你没有接啊!”陆晓毅懊恼不已,马晓俪真的决然离去!

马晓俪不愿意搭理陆晓毅。他深受打击,并把这一切都归于赵欣曼的挑拨离间。白天,他没精打采地混班;晚上,他通宵玩游戏,在一次次的虚拟杀戮中发泄着情绪。因为状态很差,陆晓毅与客户几次发生冲突。赵欣曼见他实在不像话,忍不住当着众人的面批评了他。陆晓毅对赵欣曼的不满和痛恨愈加强烈,看着赵欣曼的眼光也越发阴沉。

“越界”杀人:被迁怒的人何其冤

6月的一天,陆晓毅路过赵欣曼的办公室时,意外听到她正在打电话,那声“小俪”让他的心顿时狂跳起来。原来,赵欣曼一直和马晓俪有联系,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陆晓毅更加确定马晓俪的出走,肯定是受了赵欣曼怂恿,他心里愤怒极了。

转眼到了7月1日傍晚,酒店生意正忙,陆晓毅因琐事与同事闹矛盾被投诉,赵欣曼出面调停,将陆晓毅和那位员工都训斥了一番。晚上,为缓和关系,赵欣曼请几个员工吃夜宵。陆晓毅的心情差到极致,他一杯又一杯地喝酒。看到他这般,散场时,赵欣曼提出顺路送他回家。

坐在电动车后座,陆晓毅脑中不停闪现自己和马晓俪分分合合的痛苦场景,他脑中又蹦入游戏里的画面,女巫一再插足,公主和骑士的恋爱遭遇重重阻隔。“如果不是这个女巫,小俪不会离开我,我要杀了她!”陆晓毅感到所有的脑细胞都在叫嚣,他开始幻想游戏中杀人的情形……

“小陆,到了。”赵欣曼停下车,陆晓毅这才发现已到了自己的租住地,他在身上一阵摸索,灵机一动,说:“完了,我没带钥匙!”“那怎么办?”赵欣曼一时没了主意。陆晓毅试探地问:“要不,我到你家借宿一晚上?”赵欣曼想了想,同意了。

两人的居住地很近,赵欣曼将陆晓毅的电动车锁好后,一路步行,很快进入了她租住的老小区。此时已是凌晨1点,赵欣曼和陆晓毅一前一后进入了居民楼。楼道里灯光昏暗,走在前面的赵欣曼还不时回头提醒陆晓毅注意脚下。

二楼的灯坏了,走到三楼楼道口时,一楼感应灯忽然熄灭了,整个楼道陷入黑暗中。这画面,和游戏里一样,骑士要穿越重重黑暗去诛杀女巫!

陆晓毅突然往前扑去,他仿佛已经演练了无数次,在接触到赵欣曼身体的那刻,他一手捂住的赵欣曼的唇鼻,一手狠狠地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放倒在地,然后迅速跨坐在她的身上。赵欣曼拼命地挣扎,双腿乱踢,陆晓毅狠命掐住了她的颈脖,过了一会儿,她紧绷的身体软软地瘫了下来。

慌乱中,陆晓毅根本没察觉到,赵欣曼的纽扣掉了,一只鞋更是飞到了平台地板上。确认她已经断气后,陆晓毅把赵欣曼的尸体拖到楼下的绿化丛中,不解恨的他奸污了尸体。随后,陆晓毅返回租住地,骑来电动车,将赵欣曼的尸体趁夜运回自己的住处。他分不清现实还是游戏,像游戏中侮辱尸体一样,用打火机灼烧赵欣曼尸身的隐私部位。

网络暴力游戏已使他無形中沾染了残酷和冷血的习气,做完这些恶行后,陆晓毅居然没收拾就上床躺下睡着了。第二天,为掩饰罪行,他假装没事儿人似的去上班。听说赵欣曼的丈夫在找人,心虚的他趁人不备,偷偷溜走,并逃窜回老家。

他找到了马晓俪,声泪俱下地求和,马晓俪不知他犯下如此恶魔之事,还接纳了他。

案子水落石出后,马晓俪亦痛心不已。她表示,从始至终,赵欣曼都是真心祝福他们,希望他们好,从未干涉什么,是马晓俪央求她不要和陆晓毅吐露她们还在私下联系。

而所有人也都表示不可置信,如此善良的赵欣曼竟遭受如此暴行。戚山和一双儿女以及赵欣曼的亲人们更是悲痛欲绝!2020年6月30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陆晓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一些“网游族”现实遇挫却从不反省自我,而是沉浸在网络暴力游戏中,最终模糊了虚拟与现实,将网络里的杀戮带入线下实现,酿出惨剧。本案,值得人们深思。

编辑/余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