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需要”的幸福:绝症暗夜逆子秉烛达旦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毛毛

儿子瞒着父亲参与网上金融投资,掉落陷阱后欠下巨额债务。父亲痛骂儿子败家,儿子却顶撞父亲,称“都是你的错”。就在父子俩的关系剑拔弩张、势同水火之际,更可怕的意外不期而至……

罹患舌癌:被败家儿子气昏的父亲病倒了

2013年春节,河南省郑州市一家机械公司的股东兼工程部经理程秀桐向儿子程雷下令:“辞去苏州工作,回郑州!”程雷极不情愿地说:“我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我回?”

程雷是程秀桐的第二个孩子,大学毕业后,去江苏省苏州市一家公司当机械工程师,深受老板赏识。但程秀桐并不开心。他想让儿子自主创业。老程始终觉得:儿子给别人打工,会让自己脸上无光。

儿子一向对强势霸道的父亲唯命是从,这次居然忤逆他。于是,程秀桐给儿子下最后通牒:工作和父亲,二者选一!

一个月后,程雷回到郑州。早在儿子回来之前,程秀桐就已了解到向建筑基地出租搅拌机很有前景。于是,他二话没说,当即订了两台机器。

之后,他们把机器拉到了洛阳一家工地,并找人在那儿看管。谁知,机器租出去后状况频出。经营了大半年,春节一对账,连儿媳都抱怨:“和上班没什么区别!”看着沉默不语的儿子,程秀桐急了,忙问儿子的想法。程雷这才说道:“爸,这段时间我和李总一直在联系,他问我还回不回去……”

没等程雷把话说完,程秀桐就大发雷霆:“休想!出去可以,除非我死了!”程雷只好放弃。

见儿子到底还是听话,程秀桐的火气这才消了。接下来,程秀桐四处打听,帮儿子重新物色新项目。

这时,程雷表哥提出想和程雷合开一家塑胶厂。程秀桐觉得可行,二话没说,便帮儿子答应下来。

在老程的统筹下,最终决定向当地游乐厂供应灯具。程雷负责生产,表哥负责销售。工厂经营的前两年,赚了50万元左右。工厂步入正轨后,程秀桐决定放手让儿子去打拼。

到2016年10月后,因厂里要加班赶货,程雷也越来越忙了。有时忙完就直接在厂里睡了。

春节过后,程秀桐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喂,是程雷父亲么?程雷欠了我们公司一些货款未给。您帮我给他说一下就行了。”程秀桐随口应了下来,心里却不免疑惑起来,而后飞奔到厂里。

只见厂里一片漆黑,并没像儿子说的那般繁忙。程雷见父亲突然到访,“蹭”地一下从床上蹿起来,低着头问道:“爸,你咋来了?”“说!这是什么情况?厂里不是在加班么?人呢?”程秀桐怒吼道。

程雷的头低得更狠了。见他不语,程秀桐更恼了,又不依不饶道:“你总是不让人省心!厂里都欠债了,你还一声不吭。”“是,你厉害,那你要我干什么呀!”程雷小声嘀咕道。“你……你说什么?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程秀桐气得发抖,不觉抬起自己的右手。“你打啊!最好打死我!”儿子见状,愤恨地看着父亲说。“你……”程秀桐哆嗦着嘴唇,气得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事后程秀桐了解到:之前厂里效益确实不错。但随着整个行业下滑和环评影响,效益已大不如前。

见惯大风大浪的程秀桐,并不是气恨厂里现状。他生气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儿子为什么不找自己商量,自己可是他的亲爹啊!

孰料,接下来发生的事儿着实让程秀桐惊掉了下巴,至今都难以接受。

2017年3月16日晚上,程秀桐突然接到女儿电话。电话里,女儿急促地说道:“爸,你赶快来我家,小雷出大事了!”程秀桐火速赶到女儿家,见程雷坐在沙发上。见到父亲,女儿泫然欲泣:“爸,小雷参与网上金融投资失败,已欠了60多万巨债呀!”

程秀桐瞠目结舌,他一字一句地问儿子:“你姐说的是真的吗?”程雷缓缓地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开始的?”“去年10月。”程雷小声说道。

程秀桐恍然大悟,儿子的反常正是从那之后开始的。没想到儿子竟做出这么幼稚的事,程秀桐咆哮道:“你是猪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做这样的蠢事。”边说边朝他身上打去,越打越失去理智:“你这么做,让我怎么面对亲朋好友?”程雷突然抬起头狠狠地盯着程秀桐问:“这么多年,你做任何决定前问过我吗?我在苏州做得好好的,是你非让我回来。是你毁了我!”程雷吼完后摔门而去,之后的两个月不知所终。

为了让一家人不再被讨债电话骚扰,程秀桐咬咬牙把厂里的股份卖了,用来偿还紧急债务。

接下来的日子里,程秀桐情绪一直很低落。5月,程秀桐发现舌头上出现溃疡,用了半个月的药也没有好转,不得已前往医院找专家诊断,结果被确诊为舌癌。这一结果让程秀桐万念俱灰,再加上与儿子的决裂,让他丝毫没有了求生的欲望。

亲情回暖:在绝症侵扰的日子里读懂彼此

一想到死,程秀桐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儿子。“不,不!我不能就此倒下。儿子现在误入歧途,处境困难,他还需要我。”

入院的当天,程秀桐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没错,那是程雷。“爸,對不起……”话未说完,程雷的眼里已噙满泪水。程秀桐没有吭声,对于儿子做的那些事,他心里多少还有些耿耿于怀。住院的这些天,父子俩一直没有说话。

在进入手术室的时候,程雷紧紧握着父亲的手,轻轻地说:“爸,我等你!”瞬间,程秀桐热泪盈眶。

进入手术室后,程秀桐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炎热的夏天,他在厂里忘神地修理着机器。汗水已浸透了他的衣服。这时,5岁的儿子不知从哪儿接了一杯水,慢慢地高举着递给他:“爸爸,你辛苦了,等我长大了,换我保护你!”

程秀桐醒来时,已经是手术后的第四天。坐在床边的程雷看父亲醒了,刚刚还阴郁的脸上瞬间展现出了笑容。一旁的女儿赶忙说道:“爸,你在ICU昏迷了整整3天,小雷为你担心得都没怎么合眼。”

程秀桐的心头暖暖的,特别想对儿子说些什么,却发现嘴里插着胃管,微微一张嘴,舌头就如撕裂般痛,身体虚弱得动弹不得。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程秀桐的身上依旧插着胃管和尿袋,只能吃流食和医院的营养餐,而且只能用注射器一点点推进去。

医生特意嘱咐给父亲喂食的程雷,一定要把握分寸,推得太慢,会让他胃里进入太多空气导致不舒服;太快,又容易让他咳嗽,不利于创口的复合。

程雷谨记医生的叮嘱,每次给父亲喂饭的时候都非常认真,生怕哪里做得不好。

医生还特意叮嘱程雷注意尿袋的更换。程秀桐吃的是流食,一般需要两三个小时换一次。如果间隔太长,会导致尿液回流造成感染。

白天还好,只要略微注意就好,晚上却很考验程雷。但不管多累,程雷在这件事上从未出过差错。这让程秀桐很是意外。

有一次半夜醒来,程秀桐终于发现儿子的秘密:他把闹钟设置成振动模式,贴在脸边睡觉。这样既能不打扰到自己,也能让他及时醒来。

就这样,一向习惯于指挥和安排别人的程秀桐,那段时间却像个木偶一样,被儿子照顾着。可不知为何,这种被安排的感觉,却让程秀桐很享受!

和程秀桐的享受相比,程雷看上去却越来越有精神。連日的熬夜和身体的疲惫,依旧阻挡不了他眼里的那抹亮光。有一次女儿过来探视程秀桐,看见程雷的状态,欣慰之余十分诧异:“医院的伙食很好吗?我看小雷比之前精神多了呀!”

转眼已住院半个月。在出院的前一天晚上,程雷依旧用棉签帮父亲清理嘴角伤口边的口水。边擦还边说:“别动哦!要不然会擦着伤口的!”

此情此景,让程秀桐想起了做手术时的那个梦。与儿子在医院相处的这半个月里,他曾几度反思自己,发现自己真的太自私了,一直以来不停地去给予儿子自己所认为的“爱”,却从不考虑他需不需要。

于是,程秀桐忍着疼痛的舌头对他说:“儿子,对不起,是爸害了你啊!从小爸爸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一直有父母疼。可我忘了,你长大了!”

程秀桐突然的“表白”让程雷愣住了,他眼角噙着泪,激动地说:“爸,对不起!我害了咱这个家。我一直希望能成为您的骄傲,却怎么也达不到您期望的高度……我想逃避,所以选择了去南方工作。没想到,还是被您强行拽了回来。”

原来,这才是儿子不想回来的真正原因。

各安其位:遍体鳞伤处是父子最强壮的地方

没想到,一场大病,倒为这对势同水火的父子带来了感情上的转机。程雷索性将此前想说但不敢说或者没有机会说的话全说了出来:“回来创业就不是我本意,做事当然不用心,事情也就越做越差,越差我就越怕您骂……这次您生病后,我才发现,一向强势的您,原来也有如此无助的时候。特别是在帮您喂食、换尿袋的时候,您听话的样子,让我有一种被您需要的感觉……”

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自从和儿子进行那次长谈后,程秀桐和程雷父子彼此的关系比以往贴近了很多。

出院后,需要做放疗,程雷不放心父亲,在那一个月里,他每天都亲自陪程秀桐到医院。程秀桐患病的位置很特殊,再加上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让舌头上缝合的伤口和淋巴的肿痛一时难以恢复,所以每顿饭只能吃一些半流质食物。并且,因伤口难以愈合,也会导致嗓子内多痰,每吐一次痰,都会因脖子的肿痛带来撕裂般的疼。

程雷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让父亲能够减轻痛苦,每天活得更轻松些,他总是绞尽脑汁想办法。

那天,程雷无意间从抖音上刷到一条学习书法的广告,他曾记得父亲说过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书法家。他想:“何不让他练练书法转移病痛呢?”

想到这里,程雷非常兴奋。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程秀桐一听也很有兴趣。于是,程雷为父亲买来笔墨,又在网上定购了书法课。为了方便父亲学习,他又专门为父亲买了智能手机。

看着父亲忙于健身和练字,每天的生活变得充实而有意义,程雷整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天,程雷饶有心事地对程秀桐说:“爸!我有事想跟您说。”程秀桐点了点头。“爸,您现在病情已稳定下来,我也安心了。但咱家还有些账没还完,厂里的事先让表哥打理吧!我还是想找份机械工程设计的工作,让一切重新开始!”

说完,程雷盯着父亲,内心多少有些忐忑。虽然这段时间和父亲相处得很融洽,但父亲那说一不二的牛脾气万一又上来了,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但程秀桐接下来的一番话,证实程雷多虑了。他说:“孩子,爸爸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我的一些观念有可能已经过时了。不管你干什么,只要是你想走的路,走的是正路,我都支持你!”

这是自己的想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得到父亲的认可。程雷激动万分,他向父亲用力地点了点头。

毕竟已4年多没接触机械设计行业了,程雷一边找工作,一边参加网上学习。终于在两个月后成了当地一家大型机械公司的机械设计师。

为了尽快把这几年缺失的知识补出来,程雷每天下班后都坚持在网上学习三个小时,有时也会和父亲聊聊工作上的事情。遇到难题时,他会主动询问父亲的意见,而程秀桐也不再武断地帮儿子做决定,而是给他提供建议,让他自己拿主意。见此,儿媳打趣道:“爸,你和小雷越来越像战友啦!”

2020年9月,程雷因为业务能力突出,渐渐被老板赏识。看到每天干劲十足的儿子,程秀桐心里乐开了花。

程秀桐知道,这场跟病魔的斗争将会随着他脉搏的跳动一直延续下去,但他决不会认输,誓战到底。因为有家庭的温暖和儿子爱的支持,他已无惧一切。

截至本刊发稿前的一天,程雷陪同父亲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程秀桐,他这3年来康复得很不错,此前是每三个月复查一次,以后可以每半年复查一次。听到这儿,程秀桐和儿子紧紧相拥,热泪盈眶……

编辑/戴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