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富翁的儿子是小偷?父子斗智不见烽烟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伊然

千万富翁的儿子,会是小偷吗?文中的这位父亲,就是这样怀疑自己儿子的。

千万富翁家里被盗,小偷难道是儿子

“福祥,快回来,咱家被盗了!”2019年1月9日下午,45岁的东北企业家罗福祥正坐在车上昏昏欲睡,妻子田静的电话让他瞬间清醒。

回家后,田静在电梯口等他,脸色苍白。“我回家换衣服,怎么也找不到首饰盒,推开书房的门才发现乱了套,墙上的画也不见了……”罗福祥检查了一下凌乱的现场,心里嘀咕:家里这是遭贼了啊!这时小客厅门口一本散落的集邮册,让夫妻俩心头同时一沉,这贼难道是儿子?

罗福祥,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妻子田静在银行工作,是信贷部主任,儿子罗奕轩读高二。这样的条件,在东北这座不足一百万人口的小城市,罗奕轩是妥妥的富二代,起跑线上就赢了。可是,大事小情,他从没按爸妈的期望做到过。

在小学,为了阻止司机送他上学的同时也送老师,他宁可走路,弄得不只父母难堪,老师也尴尬。初中为了他能上重點高中,罗福祥给学校捐了一条塑胶跑道,儿子知道了死活不去,还是去了普通高中。

去年儿子又痴迷电脑游戏,一个月时间往里面充值7万多,气得罗福祥注销了儿子的银行卡。断了后路的罗奕轩倒腾起家里的集邮年册,换钱购买游戏装备。要不是和买家因为价格被打到了医院,罗福祥和妻子还不知道他的“光荣事迹”。

总之,在罗福祥看来,儿子绝不是表面的木讷老实,他倒卖集邮年册的事就是前科。有了前车之鉴,此时又看到散落的这本集邮年册,罗福祥和妻子不约而同地怀疑,家里被盗是儿子干的。

这个想法,让罗福祥犹如当头棒喝。自己堂堂一个优秀企业家,竟然养出一个监守自盗的败家儿子!等他和妻子缓过劲来,便商量先不报警,等儿子回来问个明白再说。随后,夫妻俩检查了下,除了首饰盒,还丢了两幅山水画、一个缅甸天然翡翠白菜、一些集邮年册和纪念币。妻子忙着收拾东西,罗福祥忽然心头一动,快步打开办公桌下面的柜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思量再三,他关上柜门没吭声,但怒火已经从头到脚烧了起来。

罗奕轩终于放学回来了,看父母表情不对,问道:“你们咋的了?今天怎么都这么早?”“咋的了,咱家丢东西了!昨天你爷爷过生日我们都没回来,前天就你自己在家,你没发现家里东西丢了吗?”罗福祥阴沉着脸,愤怒地质问。

“丢东西,丢什么了?”罗奕轩面不改色。“这屋有啥呀?你金柜丢了?哦,墙上的画没了,值钱吗?”看儿子一脸若无其事,罗福祥更来气了。“我跟你说,东西可不是十万八万的,有的你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这已经不是小偷小摸了,你确认和你没关系?”“什么?你怀疑我?我偷你这些干啥?卖给谁去?”罗奕轩跳了起来。“卖给谁?集邮册不是都找到买主了吗?你说实话,给爷爷买礼物的2000块钱哪儿来的?你要挺着不承认我现在就报警,让你去牢里当个少年犯!”罗福祥声色俱厉。

“报警就报警,你凭什么怀疑我偷的?给爷爷买礼物的钱是我借的,你爱信不信!”罗奕轩摔门进屋,在屋里还冲父亲咆哮:“你就这么希望我是贼吗?那就是我,你高兴庆祝放鞭炮吧!”

儿子态度如此顽劣,罗福祥实在忍不下去,报了警。他想,如果真是儿子,自己认了。

不到半个小时,警察就来勘查了现场,又带全家人回去做了笔录,物品价值罗福祥报了20万。晚上十点,一家三口从刑警大队回来,罗福祥和妻子心情沉重,儿子踢飞鞋直接回房,对父母视而不见。

沉香木离奇失踪,父子斗智不见烽烟

那两天,罗福祥夜不能寐,田静也跟着长吁短叹。直到1月11日警察来电话说案子破了,小偷被抓,罗福祥又惊又喜。看来儿子是清白的了!

当天下午,罗福祥主动向妻子提出:“快放学了,我们去接他吧。”在校门口,看见儿子东张西望,他赶紧摁了一下喇叭,可罗奕轩一看是父亲,扭头就走。

罗福祥赶紧下车去追:“儿子,小偷被抓了,我和你妈赶着来告诉你,是爸爸不对,我不应该没有证据冤枉你。”罗奕轩冷哼一声:“哟,我说呢,破案了,如果不破,我是不是总得背着这个锅呢?”

田静连忙劝道:“别这么说,儿子,你爸心里有多气你就是有多担心你,丢的东西我们不在乎,你没干坏事才是千金不换。”罗奕轩拗不过上了车,但还是一言不发,车里一片沉默。

周六上午,罗福祥和田静去了刑警大队。路上,他说:“这次还丢了一件东西,最值钱的,但我没说。”田静眼睛瞪起来:“什么?你也没什么大件啊?”停顿一下,她马上想起来,“噢,沉香木是不是?天哪,一千多万啊!”罗福祥点点头,这块沉香木,是两年前自己从一个收藏家手里买的。这次被偷,他确实不敢声张。快年底了,正是生意敏感期,这事传出去,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到了警局,警官小刘告诉他们小偷是惯犯,从邻居家阳台潜入,偷了东西后从正门出去,昨天又作案被抓个现形。说完,他开始核对被盗物品。一个首饰盒、两幅山水画、一个翡翠白菜、二十五本货币珍藏版纪念册。清点完这些,罗福祥和田静异口同声地问:“没了吗?”小刘正准备让两位签字,眉头一皱:“怎么,缺什么吗?”田静沉不住气:“还有一块沉香木,比较珍贵,我们当时不想公开,所以报失的时候没有说,但案子破了它却不见了。”

小刘眼神扫过罗福祥:“沉香木有多珍贵?”罗福祥只好实话实说:“沉香木的价格是以克计,好的每克几千元,我那块有5斤多,值1000多万,因为不规则,保险柜放不下,就一直在我办公桌下面。”

小刘吓了一跳:“1000万?这金额太大,怎么不早说,你们先回去吧。”两人心事重重回了家。

1月13日礼拜天,难得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饭,罗奕轩还是闷头不搭理父母。罗福祥看得冒火,却也毫无办法。这时警官小刘打来电话。小刘说,窃贼供述装沉香木的盒子很精致,可一看是块黑乎乎的木头,挺失望的,后来又翻出那么多人民币和外币纪念册,加上画和翡翠白菜,就统统抱走了。从家里出去后,他嫌木头沉,直接扔门口的垃圾桶了。

小刘说,警方会继续跟进,不过也建议罗福祥自己聯系人去找一找。放下电话,罗福祥把情况告诉田静:“四天前的垃圾桶早就被清运了,不过咱们全市就一个垃圾处理厂,所有的城市垃圾都集中在那儿,我得去看看。”他开车出了城,来到市郊垃圾厂。工作人员告诉他自己是环保能源公司的,全市垃圾运来后都会集中在一个很大的垃圾坑内,进行7天的发酵,然后进炉焚烧。4天前的尚未处理,如果确认被回收,应该在垃圾坑内。

这个工作人员带罗福祥进入厂房,垃圾坑高30多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能存储1000吨垃圾,坑内密闭,外面闻不到一丝异味。他说坑内有有害气体,找东西得人工,且必须戴防毒面具,工作量大,人工费挺高。看到巨大的垃圾坑,罗福祥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情况紧急,必须雇人寻找。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两点钟,16个来帮忙的人已到位。罗福祥拿着沉香木的图片给他们辨识。看着工人进去,他在外面忐忑徘徊。

3点半,罗福祥的电话响起,是妻子田静。“福祥,快回来,沉香木有消息了,不在垃圾厂。”“什么?那在哪里?”“被一个收废品的老头捡走了,他不承认,你赶紧回来,还得报警。”妻子急切地说。

罗福祥挂了电话,让工人暂停,急速往回赶,同时通知警官小刘,让他去家里一趟。等他开车到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小刘没费什么劲,收废品的老人就承认捡了个带香味的木头,同意上交,罗福祥和小刘一起上老人家取了回来。

丢失的沉香木就这样失而复得。小刘笑着对罗福祥说:“回家好好犒劳犒劳你那宝贝儿子,小伙子有头脑,以后考警官学校吧!”

走过风波父子言和,小小儿子也有大智慧

罗福祥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这事跟儿子扯上了关系?刚一进屋,就听客厅一阵笑声。田静满脸放光:“快来,让儿子好好给你讲讲他是怎么破案的!”罗奕轩被胜利的喜悦萦绕,也不再对父亲摆脸。

原来,罗福祥早上走后,罗奕轩从妈妈口中得知沉香木被小偷扔进垃圾桶的消息。他下楼考察了一番,想到沉香木挺古朴,还有淡淡的香味,会不会被人捡走呢?很快,他注意到,有个拿布兜的老奶奶在翻垃圾桶。罗奕轩就和她打听,老奶奶摇头说没见过。罗奕轩特意强调那个木头对他家很重要,奶奶很和善:“不义之财我不要,我真的没见过,捡垃圾的不只我一个,你可以再问问。”

就这样,罗奕轩守株待兔,在小区垃圾桶旁待了一上午,先后问了好几个人,直到遇到一个老头。当时,老头推个小推车,车里装了几张压扁的纸盒子,罗奕轩问他的时候,对方明显愣了一下,说话也结巴了:“带香味的木头,没、没见过。”

罗奕轩见他目光躲闪,起了疑心,可是又没有证据。他去超市买东西,和老板聊起了这事。没想到,老板马上说:“这个老头我有印象,他偷过超市的东西,所以一看他来我就盯着。”老板说,那天挺冷,自己看到老头弯腰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后腰都露出来了,但还是没拿出来。后来,老头把垃圾桶放倒,爬进去才拿出来,看上去东西很沉。

老板说:“我还寻思是石头,后来想想,石头值得费这个劲,有病吧?现在想来应该是那个木头。”

罗奕轩激动坏了,跟老板抱怨:“我刚才问他,他还不承认呢。”老板笑了,往后一指:“没事,我后面门有摄像头,一会我帮你找。”老板还告诉罗奕轩,下午要继续等,因为老头下午一两点钟还来一趟。

果然,下午一点半,老头出现了。可是,当罗奕轩和老板拿着证据找他要沉香木时,他死活不给,说是自己捡的,没偷没抢。罗奕轩只好找了妈妈,再后来警察来了,老头出于害怕终于承认。

看着儿子神采飞扬的脸,罗福祥忽然觉得,这个自己看不中的臭小子长大了。那天晚上,爷俩聊了好久。罗奕轩坦承了自己的固执,但不认为这是一个缺点,他说不管对还是错,总要证明了才能懂得其中的道理,罗福祥深以为然。聊起爱好,罗奕轩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世界级游戏比赛、侦探推理小说,还有博学多才的历史老师,与平时判若两人。

第一次听到儿子愿意跟自己说这么多心里话,罗福祥高兴得跟喝醉了似的。

那天谈话后,罗福祥反思很久。儿子从小到大虽顽劣,但基本没大的偏差。家里条件好,他对钱没概念,过年压岁钱都是成千上万地收,银行卡里就有二十万,以前也没怎么花钱,所以给游戏充了七万,是自己没管控好他的经济。至于集邮年册,都是自己给他的。这些年,不少开业庆典会赠送年册,自己不爱好,就扔给儿子玩。儿子曾请示过是否可自由支配,自己是同意的,所以儿子倒卖集邮册也不算作无良。

再想想自己,这些年忙于工作,基本没有跟儿子好好坐下来说说话。家里失窃,就把儿子当成了贼,这样的爹,不也是寒了孩子的心吗?第二天,罗福祥跟儿子道了歉:“小子,家里被偷这个事,爸爸错怪你了。你长大了,今后有权利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罗奕轩露出两颗大门牙,冲着父亲来了一拳:“爸,你早说这话,咱俩还吵什么架啊!”

罗福祥回屋和田静交代,以后不要监视罗奕轩学习,给他充分的尊重和自由,妻子不以为然。

暑假一过,罗奕轩升上高三,田静的焦虑明显增加,终于在一天晚上儿子关门打游戏时爆发了。罗福祥劝走田静,儿子主动坐了过来。“爸,你知道我什么科目最好吗?是地理和历史,我从初中就这两科好,可是我几乎都没怎么学,都是玩《大航海时代》《文明》这两款游戏才爱上了它们。后来我还看了《上下五千年》、世界史还有一些关于考古和二战的书,这两科每次考试我都扣不了几分。我知道高三应该用功,可这样的游戏我真喜欢,玩一会儿不困了我就去学,你信我吗?”罗福祥笑着点点头。

2020年春节,一家三口去了乡下的别墅,疫情让全家人对生活有了更深的反思,懂得了什么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2020年高考,罗奕轩考出了有史以来最好成绩,550分。

2020年9月,罗奕轩收到一所211大学的历史专业的录取通知书,他迎来了自己的新时代!

编辑/王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