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烟

2020-12-31 07:26:21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0年11期

伍中正

吴玉田是吴村的村主任。

2017年秋天的下午,吴玉田要去广福家。在路上,他接到女人的电话,女人在电话里说,回了娘家,晚上不回来。

吴玉田说,知道了。他挂断电话,就径直去了广福家。

广福儿子很争气,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过两天要走。吴玉田非要表示一点心意,给广福500块钱。

广福不依,坚决不收钱。广福说,今后,一定让娃好好念书,不辜负吴主任。吴玉田听了这话,心里感觉很暖和。

吴玉田的房子不大,也不高。远看近看,看不出房子的气派来。他回到家,天还没黑。

无论是出去前,还是回来后,吴玉田都要看看自家的窗台,实际上他是要看看那些盆里的花。他很看重窗台,窗台上,摆了些养着花草的小盆,有两盆,还安静地开着花。

窗台上躺着两条烟。

吴玉田觉得奇了怪了。谁送的?他一时想不出是谁送来的。

难道是高大爷?

高大爷是村里的老人,七十出头,鹤发童颜,不愿跟儿子儿媳住在城里,倒是喜欢吴村。他喜欢吴村的老屋,一住就是很多年。

那年开春后,高大爷心情好,出门散步,在田埂上一腳没站稳,摔着腿了。吴玉田看见了,赶紧叫人叫车把他送到乡卫生院。躺在病床上,高大爷打电话给儿子,说什么也要他回来感谢吴玉田。

高大爷的腿伤一好,吴玉田就把他接回村里。他跟高大爷挑明,这事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儿子赶回来谢自己。两人笑笑后,还用手拉钩,高大爷才点头答应。

不是高大爷!吴玉田得出结论。在广福家,吴玉田跟高大爷在一起,高大爷还给广福送了一个红包,广福也没要。

难道是杨春香?

杨春香是村里精准识别出来的贫困户。男人过世三年了,家里两个女儿,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两个女儿学习成绩都好。每每开学,让谁读不让谁读,杨春香有过艰难地抉择,也暗暗哭过。

杨春香在镇中学的工作是吴玉田介绍的。吴玉田那天在校长办公室跟校长说了一箩筐的好话。他又去找了镇长,跟镇长说杨春香的家庭情况。最后,镇长跟校长才同意让杨春香在镇中学食堂工作。

杨春香的工作稳定后,她提过两瓶酒谢吴玉田。吴玉田跟她说,这事都是校领导和镇领导给的机会,要感谢只能感谢扶贫好政策,千万不要谢他吴玉田。

两瓶酒,吴玉田让杨春香提了回去。

不是杨春香!吴玉田肯定。下午,在广福家,他看见杨春香和她大女儿。广福儿子还给她的大女儿送了六本学习资料。

难道是赵年成?

赵年成是庄里小有名气的包头。他身边有二十多个木工,专门在城里的建筑工地装模。有一年,赵年成跟比他实力大数倍的老板接了一单活。每月,老板只给赵年成和木工生活费。赵年成开始乐意,后来不乐意了。二十多个木工装了半年模,工人半年的工资,老板就是不给,赵年成不愿干了。工资拖欠着,木工们心里窝着气,赵年成窝的气更多。

年关将至,赵年成找到了吴玉田。吴玉田把这事当了一回事。他给市政府写了一封信。没想到,那封信转到了市长手里。

那封信真管用。很快,赵年成在老板手里把装模木工半年的工资全部拿到了。

赵年成给吴玉田封了一个红包,说什么也要感谢他。

那个红包,吴玉田没接。吴玉田说,赵年成,一个村住着的,说啥感谢不感谢。以后,你带着村里的木工好好干,让他们都挣到钱!赵年成连连点头。

不是赵年成!吴玉田断定。赵年成上个月就带着工程队去了湖北武汉的一个建筑工地,也没见他回来。

两条烟会是谁放的呢?吴玉田决定第二天就去镇纪委,反映两条烟的事。

第二天早上,吴玉田接到女人的电话。

女人说,昨天,回了娘家,给爹买的两条烟搁在窗台上,走得急,忘带了。

烟是你买的?吴玉田问。

我买的!女人回一句。

确定是你买的?吴玉田再问。

我买的!女人再回一句。

我还当是谁送的,真是为难我了。话到嘴边,吴玉田没说出口,就轻轻挂了电话。

责任编辑/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