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志在打造电动汽车产业枢纽

2021-01-06 07:17:56 环球时报 2021-01-06

本报驻印尼特派记者 张杰 本报特约记者 任重

过去一年,虽然整个汽车产业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但电动汽车却在全球逆势发展。不少知名品牌纷纷加紧布局,特斯拉、蔚来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股价飙升。对于这一切,手握重要造车资源的东南亚国家印度尼西亚自然不会忽视。从采矿到电池再到造车,印尼志在将自己打造成东盟地区的电动汽车产业枢纽。这也为在相关领域起步较早的中资企业提供了各种合作机会。

从采矿到回收一条龙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全球减少碳排放的潮流下,汽车产业将由燃油汽车向纯电动汽车转型,印尼政府提出到2025年纯电动汽车占到汽车销量20%的目标。

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主席巴赫利尔在去年底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印尼已与韩国LG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就一项98亿美元的电动汽车电池投资协议签署谅解备忘录。巴赫利尔称,该交易包括对整个电动汽车供应链的投资,将使得印尼成为首个成功整合电池行业的国家,“我们签署了一份从上游到下游建设一体化电池工厂的谅解备忘录。从采矿场、冶炼厂、电池生产、汽车制造到回收设施都将建在印尼。”

据《日本经济新闻》介绍,印尼志在打造的电动汽车供应链始于其拥有的丰富镍储量。根据该国能源与矿产资源部估计,印尼镍储量超过5000万吨,居全球前列。而镍是三元电池中的关键正极材料之一。去年10月,该国国有矿业公司印尼矿业公司以约3.7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巴西淡水河谷集团印尼分公司20%的股份,而后者正是印尼最大的镍生产商。

价值链上的另一关键环节就是锂离子电池行业。路透社报道称,除了LG,印尼海洋与投资统筹部去年底

表示,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计划在该国投资50亿美元兴建一家锂电池厂,有望于2024年开始生产最新型电池。在电动汽车生产终端,韩国现代汽车对印尼展现出兴趣。该公司2019年底宣布将在印尼建造汽车生产厂,并主攻电动汽车领域。此外,印尼还打算与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建立合作关系。

佐科期盼产业升级

印尼发展电动汽车产业拥有诸多优势。首先,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人口超过2.6亿,劳动力资源丰富,成本低廉;其次,印尼人均汽车拥有量相对较低,市场开发潜力巨大;再次,印尼镍红土矿储量丰富,且已经与其他电动汽车需求量较高的国家建立了优惠贸易关系。

不过,在2020年以前,印尼镍矿的开采和外贸只是让矿场主和外贸商发了财,这并不符合该国总统佐科的期望。在他眼中,印尼应当发挥原材料产地的优势,促进产业升级,发展原材料相关的下游产业,并最终促进国计民生。为此,他不惜宣布自2020年1月开始印尼镍矿不再出口的禁令,并在2020年底强力通过了《综合就业法案》,以简化投资手续,便利外籍劳工赴印尼工作,吸引外资投资印尼。《日经亚洲评论》称,印尼政府降低了低排放汽车的税收,并计划逐步让电动汽车成为政府官员用车。印尼政府还放宽购买电动汽车的贷款规定,并继续推动建设更多充电站。

政府执行力有待考验

然而,《日经亚洲评论》称,在中期内,印尼这个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不太可能拥有庞大的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印尼矿业公司预计,该国2022年电动汽车的需求为1.75万辆。相比之下,中国2020年电动汽车保有量达到335万辆。惠誉公司分析师认为,政府的激励措施仍然不够,与传统汽车相比,电动汽车价格居高不下,“这将把印尼绝大多数人口挤出潜在的电动汽车市场”。

韩国《中央日报》则提到,现代与印尼政府签署的协议内容中仅写道“考虑”在印尼生产电动汽车。现代汽车之所以最终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印尼电动汽车的特别消费税为0%,而混合动力汽车特别消费税也只有2%,两者之间的税率差距只有2个百分点,导致成本更高的电动汽车只能以更贵的价格销售。现代汽车曾要求印尼政府提高电动汽车相对于混合动力汽车的购车补贴,但对方以影响税收为由,没有做出改变。现代汽车最终决定改在当地生产燃油汽车。

《日本经济新闻》称,瞄准汽车产业的结构变化,全世界陆续出现加快动力电池开发和生产的动向。在东南亚,泰国政府也设立了投资优惠制度。如果是新开始生产整车,最长免除该业务8年的法人税。为了促进电池的国内生产,还针对原材料进口设置了为期2年的90%减税措施。在竞争激烈的纯电动汽车市场,为了不使计划沦为“画饼”,印尼政府的执行能力受到考验。

不过,有意赴印尼投资电动汽车相关产业的中资企业还需注意,佐科为首的印尼中央政府吸引外资的良苦用心并未获得所有印尼国民的理解。当初佐科强推《综合就业法案》,就遭到印尼国内劳工组织等民间团体的反对。一些地方政府和民间组织常视外来投资为“碗中鱼肉”,并认为外来劳工抢夺了本属于当地人的工作机会。这些需要引起中资企业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