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和后方的故事

2021-01-07 08:11:40 故事会 2021年1期

前線:一线的艰难、坚守与执着

王燕娇(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上海中冶医院呼吸内科护士长,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执行救治任务):

那天,我穿好防护服刚走进病区,就觉得状态不对。果然,忙了没多久,各种难受就来了:头晕、恶心、胸口发闷、呼吸困难、想吐,我想摘下口罩深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可是不能,病区里哪能摘口罩?我想出去休息一会儿,但这个班一共才八个责任护士,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走了怎么办?我告诉自己:“燕娇,要挺住,你是党员,只能往前冲!”这时,隔壁病房一位护师看到了我的异样,她来自曙光医院,懂中医。她赶快扶我坐下来,帮我按压穴位,十几分钟后,我好多了,便再次走进病房。

又忙了两个多小时,在给一个病人倒小便时,刺鼻的味道直冲肺腑,我“哇”一下子就吐了,口罩、护目镜、防护服上到处都是呕吐物。心慌、窒息,我虚弱地朝隔壁喊了一声:“老师,我不行了!”说着,我就迅速地扶着墙往外走。

我不敢用手去擦那些秽物,走到半污染区,赶快摘口罩、脱防护服,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然后瘫坐在地上。这十几分钟是那么的漫长,我稍稍地缓过来,呆呆地看着长长的、空无一人的半污染区。此时,每个病房里的护士都很忙,没有人能过来看我。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想到了家,想到了孩子,想到了同事们,可是他们都不在身边。我感到孤单,也感到惭愧。这个班,还差两个小时就做完了,可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

韩 莹(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西电医院重症医学科护理师,在武汉市第九人民医院执行救治任务):

患者刘某,55岁,已呼吸衰竭,呼吸机辅助呼吸,突发心率下降,意识不清!看到仪器数字异常,我扑上前,在他耳边大声喊:“刘叔叔,刘叔叔!醒醒,快醒醒!”我用尽全力给他进行胸外按压,紧张,又十分用力,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嘣”的一声,我的防护罩带撑开了!我迟疑了一秒,有点慌,不能放弃!什么也顾不得想了,我竭尽全力按压,想给他最后一丝生的希望。

我握着他的手呼叫他时,感觉到他握了一下我的手,那应该是他活着的最后一点力气了……

看到他心电图上的一条直线时,我浑身无力,差点摔倒。在这该死的疫情面前,我感到了无助。前一秒我们还在为这位叔叔采集血样、做治疗,他还可以微笑,对我伸出大拇指;后一秒,他就和家人阴阳两隔。尽管见惯了ICU里的生离死别,那一瞬间,我还是为生命的脆弱流泪了……

邢 程(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鞍钢总医院血液透析室护士,在武汉雷神山医院执行救治任务):

我在雷神山医院A12病区。有一天,我处置完患者,晚饭结束后,患者肖阿姨隔着窗户让我进去。我问阿姨:“您怎么了?”

肖阿姨笑着说:“我孙女七岁了,很想和你说说话。”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了。我把电话接过来,视频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对着屏幕说:“阿姨,你们辛苦啦,谢谢你们照顾我的奶奶,谢谢你们来到武汉!”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孩子。我虽然戴着护目镜,但已经泪流不止。我对她说:“小可爱,你很棒,在家好好等着奶奶康复回家,我们一起加油!”瞬间,我们不约而同地竖起了大拇指。

钱 莉(通用技术集团环球医疗所属上海中冶医院呼吸内科护士,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执行救治任务):

3个班下来,我已经掌握了窍门,比如明天白班,从头天晚上10点以后,就不能再喝水;早餐只能吃干的,不能喝粥,含水太多,不方便,而且饿得快!有时会觉得特别辛苦,但时间长了,适应了就好!我心里不爱存事儿,头天再难过,睡一觉,第二天也就好了。

我只是一直不敢跟妈妈视频,怕她看见我脸上的勒痕会哭。

后方:防护服十二时辰

杨 健(通用技术集团中国医药下属中国医保项目三部副总经理):

2月5日,早上5:49。

我被手机铃声叫醒,电话是中国医药副总裁王宏新打来的,他说:“小杨,从越南和柬埔寨进口的防护服现在在什么方位?预计什么时间运达武汉?”

我定了定神,回答道:“王总,按照计划,物资已经用三辆集装箱卡车发货,今天从广西入境,下午三点左右可以到达东莞仓库,然后以陆运的方式发往武汉,相关接货、配送的事我们都已经对接好了,您放心吧!”

放下电话,我心神不宁,虽然我只睡了不到4个小时,但此刻竟然睡意全无。11.78万套医用防护服,9万多双防护鞋套,目的地武汉,我知道这批货的重要性,也正因为如此,我在这几天的工作中总是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我赶紧打开微信里专门为这次任务建的群,看看这批货物有无信息更新。我在群里问了几个问题,没想到立即有人回复,看来不少人一宿没睡,或者早早就爬起来了。

事情没有预想的顺利,由于疫情严峻,全国很多地方都实行了封路和交通管制,沿途的关卡检查也比以往严了很多,三辆运输卡车的行进速度比想象的慢。

14:00,我接到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广的电话:“计划有变,武汉那边急需这批物资,工信部要求这批货明天早上必须到达武汉,没得商量,咱们得赶紧想辙。有什么需求,总公司的领导会全力支持。”

我放下电话,赶紧联系运货司机,此刻他们刚刚到达广西玉林,预计晚上10点才能到达东莞仓库。如果我们从东莞仓库转运,最快也得明天晚上才能到达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