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一瓣

2021-01-14 10:38:50 作文与考试·初中版 2021年3期

书香一瓣

无论是引人目光的参天大树,还是无人知道的路边小草,生命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大树有大树的欢喜,小草有小草的欣悦。活向开心的那一面,小草和大树便有了同样的存在意义。仿佛旭日和朝霞,因为光明的那一面,所以才充满活力、灿烂无比。大树离天空更近一些,小草离春天更近一些,正能量没有分别。好生活,就是遇到什么食物就吃什么食物,遇到什么酒就喝什么酒,遇到什么人就跟什么人一起吃。太刻意、太精致的生活,往往就像一根绳子,让人总有一种被捆绑的感觉。生活是生命的工具,顺手好用就好啊。

你很笃定的东西,往往不一定;你并没怎么指望的,反而可能给你惊喜。这就是人心,跟我们想象的样子并不相同。

——林清平《不计得失,即是寻常》

小编碎碎念

寻常的日子虽然缺了一些浪漫与新鲜,却也多了一份踏实与温暖。保持一个好的心情,平和地对待周围的人与事,不斤斤计较,不患得患失,这样的生活,真好。

书香一瓣

形成一块上好的沉香,通常需几十年的时间。那些绝世的佳品因其树脂含量高,有时要历经数百年的时间。以往,沉香是天意的产品。那些含有沉香的母树,寿数到了,倒伏在地,经风吹雨淋之后,能够腐烂的木质都消失了,剩余的不朽之材,就是含脂的沉香了。有的母树倒伏后沉浸于沼泽,被水中的微生物分解,再被人从沼泽中捞起来,被称为“水沉”。如果母树一个跟斗栽进了土层中,深埋于土内,被土中的微生物分解后腐朽,残剩的未腐部分被称为“土沉”。还有一种是把活树人工砍伐下来,置于地上,经白蚁蛀食,那剩余的沉香,称为“蚁沉”。还有一种是在活树身上砍伐采摘沉香,称为“活沉”。

——毕淑敏《巴尔干的铜钥匙》

小编碎碎念

不管何种方式,要想形成沉香,树都要先受伤。或山火扑袭、野兽攀爬,或雨雹撕砸、虫蛀蚁噬……树如人,灾难会摧毁一个人,也会成就一块沉香,关键看你有没有一颗坚强的心。

书香一瓣

这棵老槐,打我记事起,它就在门前站着,似乎一直没见长,便是那么的粗,那么的高。我们做孩子的,是日日夜夜恋着它,在那里荡秋千,抓石头,踢毽子,快活得要死。与我们同乐的便是那鸟儿了,一到天黑,漫空的黑点,陡然间就全落了进去,神妙般的不见了。我们觉得十分有趣,猜想它一定是鸟儿的家,它们惊惧那夜的黑暗,去得到家的安全,去享受家的温暖了呢。或者,它竟是一块站在天地之间的磁石,无所不括地将空中的生灵都吸去了,要留给黑暗的,只是那个漠漠的天的空白?冬天,世上什么都光秃秃的了,老槐也变得赤裸,鸟儿却来报答了它,落得满枝满梢。立时,一个鸟儿,是一片树叶;一片树叶,是一个鸣叫的音符。

——贾平凹《万物有灵》

小编碎碎念

老槐树的存在,

不仅让孩子们得到了极大的快乐,也成为了鸟儿的家园。即便到了冬季,孩子们也不曾感受到落寞,有大树的日夜陪伴,有鸟儿的不离不弃,日子就变得暖暖和和的。

书香一瓣

可是胜利真的那么好吗?如果仔细辨析,将发现胜利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它也会让人过于松弛、恍惚,或许引起沾沾自喜和骄傲的情绪。胜利让人在飘飘然的不安中,心绪多少变得芜杂。所谓“让胜利冲昏了头脑”,讲的就是胜利之负面。

失败也并非一无是处。发现失败不那么可怕,甚至还有非常美好的一面,是需要慢慢感悟的。这更是人的一种能力。失败让人迅速安定下来,在几乎一无所有的境况中冷静许久。这冷静超出了其他任何时刻,简直是无条件的、纯粹的。个人的独处力增强了,思想的判断力也变大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笃定在淡淡的惆怅中来临,让人忍住叹息。又一次没有了奢望,于是又一次相信了自己。

——张炜《他们为何而来》

小编碎碎念

胜利虽好,但也会

给人带来骄傲的情绪,失败虽让人沮丧,但也能让人痛定思痛,奋勇前行。凡事都有两面性,理性地看待问题,你会发现,失败有时候也很美好。

经典片段

我搭乘小蒸汽船从汉堡前往伦敦。与我同行的还有一位乘客,她是一只小小的母猴,是汉堡的商人赠送给他英国搭档的礼物。她被一根细链条拴在甲板的座位旁,不停地动来动去,努力想到更远的距离,一边走动一边发出伤鸟一般的哀鸣。每当我路过的时候,她總会伸出那只黑色的小小的冰凉的手,然后用充满哀怨的眼神望着我,就像一个被囚禁的人类一样,那眼睛盛满期待。我的心忽然柔软了一下,我握住她的手,于是她就不再躁动哀鸣了,温顺地安静下来。

我微笑起来,又有了另外一种感觉:我们是同一个母亲的孩子,我很高兴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能把我当成哥哥一样依偎着,因为信任而得到了安慰。

——【俄】屠格涅夫《在每一双动物的眼睛里》

小编碎碎念

很小的一个细节,却非常能打动人心。人也好,小猴子也好,生命之间原本就是平等的,相互依存的。

经典片段

任何事物都存在正负两面。给你的心灵加上过滤器之后,会让所有正面的要素被过滤掉,只留下负面的要素。就像一滴墨水染黑一杯清水一般,一件消极的事情会让事物整体变得黑暗起来,再也没有光明可言。因此,“心灵过滤”又被称作“心灵太阳镜、心灵有色眼镜”。

比如你在工作中提交的策划案,大多数人都给予了好评,可是你却久久不能忘怀某个人的批评意见,感觉整个策划案都被否定,因此烦躁不安。你需要更加关注赞扬的声音。这样的心灵过滤,会使任何事情都变得一片黑暗,人的心情自然容易低落。

——【日】清水荣司《心灵过滤》

小编碎碎念

所谓过滤,就是把有些东西筛选掉,把另一些东西留下来。心灵也需要过滤,把那些消极的、阻碍你前行的思维方式去掉,把积极的东西留下,这样你的生活才能充满阳光和智慧。

经典片段

看他把我画得多美:迷失在森林里,在树木、枝丫、草丛里的样子。我在等待,微风开始吹拂;树叶摇颤,一片挨着一片。枝条也在轻轻摆动。我有点担心。这位画家的笔触怎么能表现如此深远的意境?枝条在风中上下起伏,花开花落,森林仿佛在波浪般蔓延,整个世界都颤抖起来。我们听到森林的涛声,那是世界的悲叹。这位艺术家通过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描绘,耐心地再现了世界的悲叹。即使此刻坐在这片被风吹拂过的森林里的是我,你也能感受到我孤独的颤抖。如果再靠近些观察,你就会发现,那种感觉如此古老,独自坐在森林中,那感觉如同世界一般古老。

——【土耳其】奥尔罕·帕慕克《别样的色彩》

小编碎碎念

由一幅画联想到眼前的景色,由眼前的景色感悟到世界的悲叹。向来情感的描写离不开景物的衬托,这样的方式能把人物的情感展现得更立体,也更饱满。

经典片段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不是气象学家,不用知道云彩如何形成或气流里有什么成分,但我却可以用我的眼采集天边的流云,放在心里细品那份最抽象的唯美;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动物学家,我不清楚鸟到底靠什么飞翔,我只知道阳光下那对神奇的羽翼,常常让我感应到蓝天白云之间有天使飞过的痕迹;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植物学家,我至今都不太明了光合作用的原理,只是会近乎固执地钟情于那最简单的绿,坚信再小的林子里也会有可爱的精灵;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地质学家,用不着去精密地推算海浪需要多少年将一块岩石变成神女的模样,而我会超越时空地想象,黑夜里上帝是怎样用无形的手在别具匠心地雕琢。

——【波兰】辛波丝卡《我们何其幸运》

小编碎碎念

越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诗人便越感到幸运。在诗人看来,只有以一颗至纯至真的赤子心来面对世界,才能觉察到它真正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