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拉扬的天平

2021-01-16 02:58袁哲生
意林原创版 2021年12期
关键词:拉马铜板市集

袁哲生

人生的遭遇经常是无关公平的,基于这个单纯的生命公式,小说家应该如何安排笔下人物的命运呢?他应该存心为善地济弱扶倾,务使所有苦难皆得抚慰?或是,他必须对自己的认知诚实,当这个世界不尽完善,处处残缺时,就原原本本地把它的诸般样貌與不平在他笔下呈现出来?

我们来看看国际驰名的印度小说家纳拉扬(r.K.narayan)怎么处理这个“作者必须做抉择”的课题。

纳拉扬的短篇小说《那嘎》(收录在《国际文坛九家》,郑树森编,范文美译)讲的是一对印度弄蛇人父子的故事。这对父子住在公园墙边盖在一棵大罗望子树下的小茅草屋里,他们的营生之道,就是每天带着蛇篮里的眼镜蛇那嘎到市集上去表演弄蛇,赚一点铜板勉强糊口。有一天,这对父子终于交到了一点好运,他们家的罗望子树上跑来一只猴子,猴子跳上跳下,男孩拿糖给它吃,一旁的父亲看在眼里,灵机一动,把小猴子抓来饿了十五天,用尽威逼利诱,把它训练成一个可以表演赚钱的工具。之后,这只取名为拉马的猴子大受欢迎,“小学生一看到它,就高兴得高声喊叫。家主人招它入屋,欢愉哭闹的小孩。它表演出色,为主人赚取金钱,也为自己赚来花生米……他们远走四方,在各个市集表演。偶尔,还有钱上馆子享用一顿午餐。晚上,男孩的父亲会一个人出去,对他说:‘你待在家里,我胃痛,去买点药回来。’半夜,才摇摇晃晃回来”。其实,父亲是跑到妓院去了。

有一天早上,男孩醒来,父亲已经带着妓女走了,猴子也不见了,“他往木屋里张望,看到蛇篮安好地放在角落里,盖子上还有些铜板。他数了数,共有八十佩斯,高兴得很”。男孩也学父亲到市集上吹笛舞蛇,可是到处被人轰,赚来的铜板少得可怜,“日子一周一周,一月一月过去。他长高了,可蛇愈来愈迟缓,肌肉愈来愈松垮,盘在那儿,几乎动也不动。男孩始终没有忘怀那猴子。他父亲偷走了他的猴子,这个打击,比什么都来得严重”。

男孩未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纳拉扬如果让父亲带走蛇篮,留下活蹦乱跳的猴子给男孩,那么这个命运天平的两端就可以得到旗鼓相当的平衡了。

可是纳拉扬并没有这样好心地安排,他让无力谋生的男孩分到了一条赚不到钱的眼镜蛇那嘎,而非摇钱树猴子拉马。

纳拉扬终于还是没有讨好世俗正义的天平,他让男孩和蛇在天平的一端轻盈可怜地浮了上来——用小说家的加减乘除法运算出来的。

猜你喜欢
拉马铜板市集
古味市集
杭州童谣:一只鸡
市集
拉马福萨能“重建”非国大吗
拉马福萨会是新任非国大主席吗
揖美手作市集与艺术节
工钱最多是多少
11枚铜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