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拉盟友抗中”遭质疑

2021-02-19 06:14
环球时报 2021-02-19
关键词:印太盟友外长

●本报驻美国、印度、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林日 胡博峰 青木 ●本报记者 邢晓婧 ●柳玉鹏 陈欣

在大选中誓要通过与盟友建立“统一战线”对抗中国的拜登政府,这两天频频出招。北京时间18日晚,美国以重启“四方安全对话”,迈出与盟友协调对华政策的第一步。特朗普政府曾试图将“四方安全对话”打造成“印太小北约”。摒弃了特朗普大多数政策的拜登政府,不但继承了这一对话机制,还在积极推动对话升级,举行“四方安全对话”首次领导人会议。19日,拜登将一天两次向西方盟友发声——参加七国集团(G7)线上峰会,以及通过视频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演讲。但就连“美国之音”也泼冷水说,完全恢复美国的领导地位并不容易,挡在拜登面前的有中国在全球体系中的经济体量,以及其他国家对美中关系的权衡。德国雷根斯堡大学中国专家萨斯基亚·希伯则更犀利地指出,如果欧洲与美国在各个领域组成联盟,就意味着“退出国际舞台”。18日在回应“美国将强化四边机制联盟”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方希望有关国家之间的合作是开放、包容、共赢的,能够有利于世界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成为积极向善的力量,而不是有所企图、针对特定国家。“这才能得到支持。”

每一场活动都谈中国?

重启“四方安全对话”的消息由美国宣布,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为此起了个大早,于华盛顿当地时间18日早7时开始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印度外长苏杰生和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举行闭门视频会谈。

18日晚些时候,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介绍此次会谈时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他说,部长们讨论了应对疫情和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四方合作,以及打击虚假信息、海上安全、缅甸局势等议题。四方重申致力于每年至少举行一次部长级会谈,并定期举行高层和工作级会议,就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加强合作,包括支持航行自由和领土完整。日本共同社则称,四国外长在电话中“围绕中国展开磋商”。《日本经济新闻》说,此次会议旨在维持特朗普执政期间构筑的框架,针对中国的海洋行动商讨共同对策。

“四方安全对话”于2007年在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大力推动下启动,他的想法是拉盟友一同抗衡中国崛起。《今日日本》评论说,这个组织日益被视为平衡经济和军事实力增强的中国的一种努力。此次外长会谈是拜登政府上台以来该机制首次启动。拜登此前说,与盟国密切合作将是他应对中国的关键策略,美国的目标是“在竞争中胜过”北京。

2019年,“四方安全对话”在纽约举行第一次外长会,去年10月又在东京第二次碰头。美国前不久放风提议举行“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首次线上峰会,让这一次的外长会格外受到关注。《日本时报》称,在中国地区影响力日益增长的背景下,“四方安全对话”成员国正努力安排领导人首次会晤。有消息人士告诉该报,拜登政府似乎急于重建对这一集团的重视,就像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所说的那样,“四方安全对话”是“美国在印太构建实质性政策的基础”。

“美国之音”评论说,四方外长会谈显示,拜登政府会延续前政府在应对中国“安全威胁”时采用的一些策略和方法,特别是联合包括印度在内的地区盟友和伙伴的力量,共同抗击中国的挑战。香港《南华早报》称,“四方安全对话”是拜登政府决心继承特朗普政府的为数不多的政策之一。随着拜登政府寻求增强这一机制,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四方安全对话”有可能发展成抗衡中国在亚太影响力的“迷你北约”。

这两天,美国将密集推进与盟友协调对华政策的尝试。在结束“四方安全对话”后,布林肯将紧锣密鼓地与法国、德国外长和英国外交大臣进行单独视频会谈,讨论包括对中国态度在内的一系列议题。更受关注的,是七国集团(G7)的视频峰会。“美国之音”称,这是拜登作为美国总统参加的首个多边会谈。在这次后特朗普时代的峰会上,美国能否巩固盟友一起与中国打交道是拜登首秀的看点。

19日,拜登还将通过视频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称,这次会议以“跨大西洋合作的复兴,应对全球挑战”为主题,除了探讨如何加强和更新跨大西洋联盟,以及这个联盟最迫切需要合作的领域,讨论应对中国崛起的战略也是一个重点。

联合盟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在谈到G7视频峰会时,美国企业研究所战略研究员施米特声称,这次会议很可能开启西方民主国家联手遏制中国的开端。然而就连不少西方媒体也认为,这种预测过于乐观。

《纽约时报》18日称,拜登与美国盟友联系更加紧密,以对中国施压的计划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1月离职前不久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政府的高级贸易官员莱特希泽将欧盟去年年底与北京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称为此类合作将很难实现的“首个证据”。

美国政治新闻网则给出更多佐证。报道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直强调要捍卫更加“多边”的世界秩序,并称他们正寻求与中方接触,而不是形成潜在危险的新冷战集团。一些欧盟成员国也对拜登呼吁建立反对北京的民主联盟提出异议。与此同时,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慕尼黑水星报》则提到,匈牙利正在布鲁塞尔之外与北京合作制定疫苗接种计划。德国WEB新闻网站评论称,拜登希望与盟友组成多个联盟来应对中国的挑战,包括“四方安全对话”,以及正在讨论中的“六眼联盟”“科技12国联盟”“民主联盟”和“经济联盟”。但正如中国问题专家萨斯基亚·希伯所说,现实是,我们在所有重要问题上都需要中国——环境与气候、经济与贸易,也不要忘记军备控制。德国前副总理兼外长加布里尔对德国《商报》说,将中国与欧洲“脱钩”是不可取的,欧洲经济取决于“运作中的全球化”,当然也包括最大的市场中国。

拜登所看重的“四方安全对话”,也未必能如愿成为对抗中国的同盟。法新社报道称,在拜登上任与印度总理莫迪首次通话后,印方在声明中并未如白宫一样提到“四方安全对话”一词,而是以“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一笔带过,引发外界对该机制前景的猜测。印度呼吁建立一个“自由、开放和包容的印太”,这与美国强调的“通过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虽然只有些许不同,但仍增加了一抹微妙色彩。印度《德干先驱报》评论说,特朗普政府此前试图将“四方安全对话”固化并使其转型为印太地区的“小北约”,但由于其他国家没有做好“与美国一道公开对抗中国的准备”,导致这一构想最终流产。现在,莫迪政府希望在对“四方安全对话”前景作出进一步回应前,先了解拜登的印太战略是什么。

阻碍美国重获全球领导力的,是美国自己

虽然着力联合盟友对抗中国影响力,但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强调中美之间存在合作空间。不过,美国激烈的党派斗争和国内反华氛围,让“拜登政府制定对华政策面临巨大挑战”。18日,对此进行分析报道的《纽约时报》称,在当下的华盛顿,任何与北京的关系都被视为绝对有害。包括共和党议员在内的政治对手已经开始仔细审查拜登顾问们的声明,准备猛烈抨击任何旨在推翻特朗普对华惩罚措施的努力,包括关税和技术出口禁令。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评论说,虽然拜登政府提供了重启美中关系的可能性,但美国国内根深蒂固的政治两极分化将占据其注意力,给美中关系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国内两极分化和经济低迷的侵蚀将让拜登政府发现,它很难采取打造美国全球领导力所必需的国际贸易、发展和外交政策,也无法超越由西方民主国家组成的狭窄俱乐部。

在拜登政府权衡对华政策之际,美国全国商会17日发布名为《理解美中脱钩》的报告,对美中关系日益紧张可能给美国企业带来的严重后果发出警告(详细报道见本报第三版)。联合发布这一报告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创始人荣大聂说,拜登政府在制定对华政策时,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政治或意识形态,也需要仔细权衡其政策对产业的成本。“很明显,此时此刻,政治是第一位的,没有哪个领导人或有志成为领导人的人想在对中国强硬的问题上落于人后。但如果不同时考虑商业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就无法为美国利益服务。”▲

猜你喜欢
印太盟友外长
中国东盟友谊歌
美版“印太战略”越来越现形了
印太战略:深化与勾连
一个“印太”,各自表述
警惕印太战略“实心化”
英媒称中越外长会被取消
是对手,更是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