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赫兹的鲸

2021-02-21 08:52:31 作文新天地(初中版) 2021年2期

王雨书

1989年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执行潜艇监测任务时,无意中监听到一头52赫兹的鲸的叫声。一般鲸类的叫声是20赫兹左右,这意味着它可能是深海里唯一一头这样的鲸,唱着没有同类理解的歌,呼唤着得不到回应的伙伴。我们不同样如此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着他人无法共鸣的世界、不被理解的行为,正如胡适所言:“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当无用的、有用的信息如八爪鱼一样连接着世人,这个世界早已不缺少人云亦云的附和,亦不缺乏茫然空洞的双眸,却难听到一声振聋发聩的诤言,难寻到一双异于世俗的慧眼。

所谓独立思考,是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决心,是黄庭坚“我欲穿花寻路,复到白云深处”的不驯世俗,更是鲁迅“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的谆谆教诲。独立思考,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都自有精神意义与价值。若无独立思考,鲁迅又如何能让思想如长虹贯日,流光于天地之间;若青年一味盲从,五四运动又如何如惊雷乍起,撕裂开紫禁城近百年的昏暗。

“万人都要将光熄灭,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海子如是说。

诚然,“独立思考”应是每个人前行的航标,但在一个“众人皆醉,世人皆浊”的时代里,“独清”自是要承担一份异于他人的污蔑与风险。当初布鲁诺宣传“日心说”却被燒死于火刑架上。二十世纪,海子更是因对这个世界的极度失望,在山海关结束了自己梦与诗的一生。

但,正如姜冰评海子:“思想的力量往往是思想者本人远去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被这个世界所感知。”独立者,也许受人诘难,也许不知于时代,亦能成为精神不凡、灵魂不灭的一道光柱,在历史的长河中寻找到知音。

正如逆旅,泄水平地,东西南北,各自成行。长路漫漫,与其困囿于他人口舌,不如挑拣大道独行,于心不愧,于行不亏。

愿为一头52赫兹的鲸,任它潮涨潮落,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