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

2021-02-21 22:41:05 作文新天地(初中版) 2021年2期

孙犁

晚上,我又到小鸭家放哨,小鸭听见我来了,就跑出来说:

“纪同志,俺爹来信了!”

母亲也掩饰不住那快乐的心情,把信交给我,并且把灯剔亮,送到我的面前。我在灯明下面,把信看了一遍,这是走了很远的路程的一封信,信封磨破了,信纸也磨去了头,还带着风霜雨露的痕迹……

小鸭嘻嘻笑着,指一指门楼说:

“上面没提他!”

“那时他……”娘像是要安慰门楼,说着脸红了。我明白那意思是,爹走的时候,门楼还在娘肚子里,出远门的人,恐怕是忘记临行时遗留的这块血肉了。

我回到我的岗位上去。想到我的同志们解放了我的家乡,我分外兴奋,对于眼前的敌人,我分外觉得有彻底消灭他们的把握。我轻轻地爬到柳树上面去。

天已经黑了,星星还没出全,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树枝也纹丝不动。只有些干黄的叶子,因为我的震动,轻轻落下来。我把身子靠在那根大干上,把背包架在老鸹巴里,把枪抱紧,望着堤坡那里。

堤坡外面那条汽车路,泛着灰白色,像一条刚刚蜕皮的大蛇。我想起,这八九年,多少敌人从这条路上踏过,多少灾难在这条路上发生,多少人死在这条路的中间和旁边的深沟里。多少次,我们从这条路上赶走了敌人。

这时,屋里吹灭了灯,母亲打发孩子们睡下了,对于紧张的情况,好像并不在意。

这是八九年来一家人最快乐的一个夜晚了,这个夜晚,当母亲的想来是很难入睡。她会想起许多不愿再想也不能不想的事。夜深了,天空飞过一只水鸟,可是天并没有阴。月亮升上来,照亮半个窗户,我听见门楼像大人一样呼呼地憩睡。像是小鸭翻了一个身,说:

“多讨厌呀,人家越睡不着,他越打呼噜!”

“鸭,你还没睡着吗?”母亲问。

“没有呀,怎么也睡不着了!”

“鸭,明天我们给你爹写一封信吧!”

“叫他回来吗?”

“干吗叫他回来?把家里的事情和他学说学说。写上咱新添了三亩地。”

“对!给爹写封信,我老是想不起爹的模样来了!”

“他走的时候你还小。”

“我们给他写封信。娘,我们给他缝一个布信封吧,布信封就磨不破了,我见人家都做一个小布袋。”

“对。鸭,要不是顽军来进攻,你爹也许就家来了。”

“王八老蒋!”

过了一会,小鸭又说:

“娘!我看还是叫爹回来吧,听说陈宝三的大儿子参加了还乡队,要领着人回来夺地哩!”

“不要听他们胡嚷嚷!”母亲说,“有八路军在这里,他们不敢回来。天不早了,快睡吧。”

我不禁心里一震。原来在深深的夜晚,有这么些母亲和孩子,把他们的信心,放在我们身上,把我们当作了保护人。我觉得肩头加上了很重的东西,我摸了摸枪栓。西边远远的一声火车叫,叫得那么凄惨吓人,在堤坡外面的麦地里过宿的一群大雁,惊慌地叫着,向着月亮飞,飞上去又飞回来。接着是轰的一声雷,震得柳树摇动,窗户纸乱响。小鸭大声说:

“好,又炸了老蒋的火车,我叫你来回送兵!”

从此就听不见母女两个的交谈,月亮也落下去。我望一望那明亮的三星,很像一张木犁,它长年在天空游动,密密层层的星星,很像是它翻起的土花、播散的种子。

母子三个睡熟了,听他们的鼻息睡得很香甜,他们的梦境很远也很幸福。我想到战斗在我们家乡的雪地里的同志们,我望着很远的西方。

(节选自《白洋淀纪事》,有改动)

【张老师点读】

这篇小说写“我”到小鸭家放哨,得知小鸭爹来信,一家人无比激动兴奋以至于难以入眠的心情。作者以还乡队准备反扑、小鸭爹在外作战为背景,运用诗化语言,描述白洋淀取得斗争胜利后人民群众生活的显著变化,塑造了小鸭妈和小鸭勇敢、聪明、乐观、奋发的精神面貌。

本文突出的美点是反复写景,三写“月亮”。一写月亮,“天空飞过一只水鸟,可是天并没有阴。月亮升上来,照亮半个窗户”。交代时间,“照亮”写出月色皎洁,连同一只飞过的水鸟,构成美妙静谧的画面,烘托一家人收到信后的快乐。二写月亮,“在堤坡外面的麦地里过宿的一群大雁,惊慌地叫着,向着月亮飞,飞上去又飞回来”。月亮衬大雁的叫声,以声衬静,写出夜之深,而“我”保护人民的决心依然澎湃激荡。三写月亮,结尾“月亮也落下去。我望一望那明亮的三星……”月亮落下,再寫夜之深,母子入眠。月亮又与三星相映成趣,引起读者美妙的遐想。三次写月亮,既是表现时间的推移,又是烘托人物的情感,同时也增添了诗意、抒情的氛围,以及静谧的、安详的、温馨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