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梅

2021-02-21 22:41:05 作文新天地(初中版) 2021年2期

向澜姗

庚子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席卷大江南北,媒体每天不断地更新疫情,听得人心惊胆战。

无法返校,宅家上网课,本就心情烦闷,更不愿让频繁的播报充斥耳膜,遂在小区里晃荡。

风,微冷。晦暗的天如一张网,兜走了我的快乐,也网住了生命的跃动。银杏树上,那曾经灿烂着我双眼的金叶已消失殆尽,只剩下空荡荡的枝条,无力地在风中摇摆着;花坛中,那曾经绿得漾起涟漪的三叶草也瑟缩地打着卷儿: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仿佛都被疫情吞噬了。

风,渐寒。我打了个寒战,将衣领拢高了些。想起自己此時的生活,白天自学,晚上上网课,今天是昨天的复制品,而明天又将是今天的复制品,不正如眼前之景,了无生机让人厌倦吗?思及此,不禁一声长叹。

走过拐角。抬头,瞥见一枝梅傲然挺立,远远看去,宛若点点雪痕,仿佛哪位画家在水墨画上肆意泼洒的白墨,空灵而又透明。凑近细看,花瓣向两边微张,到末端向中间靠拢,形成下圆上尖的瓣状,它由内而外透出点点淡红,似江南女子洁白脸颊上透出的红晕,美得令人心醉。丝丝香气随风入鼻,素淡雅致,如同一杯香茗,忽远忽近地挑逗着,让我寻不到源头,却又拨动我的心弦。深吸一口气,那淡香便滋润着我的肺腑,久久不曾消散。它不如桂花那般浓郁而甜腻,却夹杂着竹叶的清新,让人更愿意浸润其中。也许正是如此,梅,为历代诗人所敬仰,无怪乎林逋津津于“梅妻鹤子”之称。此时站在梅树下,我才真正领悟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韵,身心也仿佛被梅香洗礼了一般,酣然舒畅。

风,冷冽。花枝被风吹得左右欹斜,依然迎风挺立。数朵花瓣随风起舞,而后悄无声息地飘落,投入尘土的怀抱,安然而又平和。正担心这枝梅将就此凋谢,不经意间发现一朵花破茧而出,全然不顾自己也许会被剥落成一片一片,迎风开放。

一树梅就这样静静地开在几乎无人问津的拐角,不惧冬日凛冽的寒风,不管是否有人驻足观赏,依然开得烂漫,为自己,也为他人,绽放绝世的美丽。

我伫立在这一树梅前,静静地。若是坐在教室里,埋首于XYZ中,我不会有如此震撼的时刻。走出校园,从庚子梅的身上,我看到了生命的活力,它在猛烈的风中,在凄清的街道上,开得更美;我见证了生命的韧性,无论风有多猛天有多寒,它依然凌寒绽放。

庚子梅如此,人亦如此。在可怕的疫情面前,无惧是最好的良药;在枯燥的宅家时光,面对是最佳的调整。

风,渐止。

【陈老师评】

本文以庚子年这一疫情时期遇见一树傲岸的寒梅为线索,颇具匠心。文中浓墨重彩地描写“凌寒独自开”的梅,绘出了两个场景:风渐寒,梅花傲然绽放,晕开淡香;风冷冽,梅或随风飘落,投入尘土,或破茧而出,迎风开放。作者通过不同的侧面,由梅的花色、姿态、香气等细细描绘,突显梅的精神品质。除了写梅,作者还将风微冷时银杏树和三叶草的缺乏生机与梅的傲然绽放作比对,烘托“梅”的活力与坚韧。文末卒章显志,由梅悟人,得出“在可怕的疫情面前,无惧是最好的良药;在枯燥的宅家时光,面对是最佳的调整”的哲思,中心突出,主题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