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色朋友

2021-02-22 07:19:25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朱辉

如果给朋友划分档次,许多人会将“酒肉朋友”归入最低档,认为门槛最低,彼此逢场作戏而已。这种认识有时会让人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比如近日上了热搜的东莞男子李某,他送同席一位醉酒男回家,由于不知道醉酒男现在的住处,只能将他送到原住处附近,之后便驾车离开了。岂料次日,醉酒男自杀身亡。李某因此被法院判决承担5%的责任,需要赔偿七万余元。

没有电话联系家属,没有将醉酒男送至目前的住所,这两点是醉酒男家属向李某索赔的理由。之所以没有,多半因为李某对醉酒男现状知之甚少。或许他们曾经很熟,但已是过去式。当前状态下不熟的人坐在一起喝酒,一旦出事很容易惹上官司。比如同桌有人中了风,其他人往往很难自证清白,洗脱法律责任。

本着对他人也是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我参加同学聚会之类的活动,都会随身携带糖尿病诊断报告,并在开席之前公示。多年未见,大家都是曾经熟悉的陌生人,某些重大个人情况最好友情提示。如今人们法律意识都不弱,公示之后就没人劝我喝酒了。

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是朋友的最高境界。时至今日,互相不很熟的人之间,倒最适合“君子之交”,喝喝茶或咖啡更安全。所谓“酒肉朋友”反而门槛甚高,除非对人家身体状况、家庭情况了如指掌,否则不宜贸然推杯换盏。

“点赞之交”常被用于形容交情浅薄,似乎和“酒肉朋友”档次差不多。然而如今我每天都在“微信运动”上与人相互点赞,我点赞的那些人都曾是我的好友,由于大家都忙,彼此几年难见一面。

迪士尼动画片《寻梦环游记》里说,一个人去世并不是真正意义的死亡,当世上已经没有人记得他时,他才会魂飞魄散真正死去。朋友之间久未联系,渐渐会彼此淡忘,最后彻底想不起来。那时对于自己,对方就像在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我们每天互相点赞,能让彼此记住那些熟悉的名字,偶尔逮到机会,会想着见上一面。“点赞之交”并不都很庸俗,它是维持友情最简便、务实的方法。

现在许多人996、007,用于社交的时间越来越少,然而朋友却诡异的越来越多。“某某,我朋友!”常有人将这样的句式挂在嘴边,其实所谓朋友往往素未谋面,只在微信里聊过几句。过去在朋友和陌生人之间,有一个过渡状态叫“熟人”。近些年“熟人”被取消了编制,直接并入了朋友序列。何以如此?或许源于某种社交焦虑。朋友多了路好走,大家都担心自己社交不太成功,于是擴编朋友,心理上给自己壮胆。

“朋友一生一起走”,歌词里的憧憬并不容易实现。想要有一两个朋友最终能陪自己走完此生,除了需要付出真心,还得具有与朋友相处的智慧。

【原载《联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