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处的恩人

2021-02-22 07:19:25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刘世芬

在北京参加一个作家聚会,一对作家夫妻,讲他们的儿子和儿媳,都在做一种不宜外道的工作,他们用暗处的付出,保卫着国土和千家万户的安宁。

空军节、海军节期间,看了几期央视《开讲啦》,那么多英雄,站在明处保卫着疆土,他们的牺牲和付出,一览无余。可是,还有多少提供各种护佑的人,是在暗处呢?他们默默保护着我们,误解、谩骂也是常事,有的直至死去,直至入土多年,依然在“暗处”。

一直难忘《颜回偷食》的故事。颜回随孔子周游列国,一行人忍饥挨饿走来,六七天没有吃饭了。颜回终于在几户人家找来一些米,拿回煮饭。就在米饭快熟的时候,孔子走进厨房,恰好看到这样一幕:颜回掀起锅盖,抓起一把米饭塞到嘴里……孔子默默地离开了。他虽装作没看见,也没质问颜回,但颜回不先敬先生,而是自己“偷吃”的印象,算是“先入为主”了。

当众人聚齐准备开饭,颜回将饭食先献给孔子,孔子才说:“我想,我们应该把这锅没有动过的白米饭,先敬献祖先。”颜回立刻拒绝:“不行!这锅饭我刚才已经吃了一口,不能用作祭祀!”

孔子看着颜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颜回说:“因为刚才煮饭的时候,房梁上掉了一些灰尘在锅里,我觉得沾了灰的白饭扔掉可惜,于是就抓起來吃了。”

孔子听闻,内心五味杂陈,他对众弟子说:“平时,我最信任的就是颜回,可是今天见到他抓饭先吃,还是会怀疑他。可见我们的内心是难以稳定和确定的。你们要牢记这件事,不要随意用自己的看法去度量别人。要了解一个人,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

是的,眼见未必为实。颜回默默地吃掉带灰尘的米饭,并未四处张扬自己的“高风亮节”,他只是想把洁净的米饭送给老师和众人。如果孔子不问,他永远都不会说出自己“吃灰”的真相,而众人也永远不会知道这段暗处的付出。

去年末,我在北京办事,从农展馆附近赶到北京西站,事先已订好九时半的高铁。然而,几个人吃着饭说着话,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赶到西站的时间就变得异常紧张,我顿时慌乱起来。朋友急中生智把我送到就近的一个地铁口,而这个地铁口到西站至少要换乘三次,而这样的换乘我根本不熟悉。我知道,必须上演一场“生死时速”了。恰在这时,我在慌乱中上错了方向。于是,在下一站立即下车,赶紧上反方向的车。

看到我的焦急,一个提着行李箱的女孩问清我的发车时间,从容地说:“跟着我吧,没事,肯定能赶上车。”她说她回河南信阳,跟我的车发车时间相近。我紧紧跟牢她,一路狂奔。看她从容不迫,不停安慰我,我也渐渐安静下来。终于到北京西站,我第一个跨出车门,出门就是一个向上的步行楼梯,来不及寻找电梯和扶梯——回头看一下,那女孩早被人群挤得没了踪影。终于上了车,坐定之后,我只能在心里说了声“谢谢”。谢谢这位“暗处”的平凡的恩人。虽然我们再遇的几率就像火星撞上地球,但我的感恩将永留心中。

关于暗处的恩人,还有哪个能比得上那个过路人呢——一个行路人因为太疲惫,躺在路边睡着了。不久,一条毒蛇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爬向那个沉睡的路人。眼看熟睡的路人就要死在蛇吻之下,这时,一个过路人看到了。他打死了那条毒蛇后,没有惊醒行路人的好梦,就悄悄走开了。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行路人”。其实,我们的一生,也是生活在别人的恩泽之中,但永远不会知道安然熟睡时发生的一切。

暗处,有陷阱,有暗流,也有恩泽,有暖意。所以王朔告诉他的女儿:这个世界有很多残酷的地方,但依然值得去拥抱。

【原载《今晚报》】

插图 / 暗中帮助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