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后,“大头娃娃”卷土重来?

2021-02-22 07:19:25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杜都督

四个月大的“柚子”体重已经二十斤了,和同月龄的孩子相比,她已经超重了快六斤,身上的肉像米其林轮胎一样聚成团状,脸圆的像漫画里的小孩,眼睛挤成一条缝,可爱,但有些过于浮肿。

“柚子”爸妈不是没有担心过,但医生没有检查出问题,他们便以为是自己过度喂养导致孩子太胖。直到“柚子”五个月大时,他们终于去了一趟南京,这次医生没有說一切正常,而是要“柚子”住院检查,折腾良久之后,他们得到了一个难以接受的消息:孩子的胖是受激素影响的,罪魁祸首,可能是某种含有激素的药膏。这时“柚子”已经二十二斤,她两个月没有长身高,额头上还布满不正常的黑色绒毛,在视频里哭得声嘶力竭。

被“益芙灵”毁掉的孩子们

从2020年11月3日去南京看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在微博博主的帮助下,这则关于“柚子”的“婴儿用抑菌霜后成大头娃娃”的视频,终于炸上了微博热搜。

“柚子”妈妈说,在女儿就诊的医院里,已经出现过好几个症状类似的婴儿,护士一见孩子,就怀疑父母给她涂的东西有问题。

在不正常的激素干预下,“柚子”的脸上浮肿、面部多毛,发育迟缓。现在,孩子的呼吸系统没有发育完全,她不仅胖且脖子短,有“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死亡”的危险,还有性早熟的危险。

“柚子”爸妈表示他们一直母乳喂养,自忖没有用过任何“药膏”,如果要说给孩子涂抹的东西有问题,那大概指的就是一种家里常用的,叫“益芙灵”的多效特护抑菌霜。

因为小月龄的孩子常患湿疹,婴儿霜是宝爸宝妈常用必备物品。根据博主的展示来看,这款叫“益芙灵”的抑菌霜和同品牌下的产品一样,一直打着“中草药”的幌子,号称自己“0激素”,在说明书里也写着“可用于日常护理”。

博主买了新的“益芙灵”婴儿霜,和“柚子”常用的那瓶一起做了检测,结果发现,这种婴儿霜里,有一种叫氯倍他索丙酸酯的激素,含量高达30毫克/每千克,超标严重。要知道,即使是成年人使用的护肤品,零点几毫克的激素含量已经到达红线;而现在,数百倍的激素含量,竟然被添加进了婴儿霜里,还没有任何警示。

更可怕的是,这种婴儿霜还有称霸母婴店的苗头,成为婴孩皮肤问题的“不二之选”。

可是商家自诩无虞,他们拿出了一张“0添加0激素”的公告,威胁“柚子”爸妈,如果继续乱说,就要以法律手段兵戎相见,一副硬气之态。

事情发酵后,涉事地区的市场监管局已经召回产品,事情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仅仅两个月,原本健康可爱的“柚子”现在面目全非,发育迟缓身体受损,还吃尽了苦头。好在“柚子”已经发现了激素和面霜的问题,现在停用还为时不晚。而在隐秘的角落里,像“柚子”一样的孩子还有多少?

神药?毒药?

宝宝霜中强激素害人的事情,早就不止这一次了。

三年前就有一例因为日常涂抹紫草膏,最终导致孩子满月脸、发育迟缓的案例出现。和“益芙灵”一样,它同样号称“0激素0添加”,在购买的时候没有人告知使用说明;而那令人贪恋的“立竿见影”的药效,同样也是激素的作用。

湿疹一直是婴孩的重要皮肤问题,根据一项调查显示,某儿科医院的门诊量约两千人,其中因为湿疹就诊的孩子占60%,其中80%都是婴幼儿。

在某宝上搜索相关产品,排在前面的各种面霜膏体,无一不写着“一天止痒”“睡一觉就好”“一瓶多效”快速见效的承诺,配上孩子从痛苦到白净的面容,来展示自己药到病除的神力,吸引消费者下单。为了打消消费者的顾虑,他们往往会打着“中草药”“无添加”的幌子;而为了获得立竿见影的“神药”效果,产品里面自然要加激素。

类似的新闻屡见不鲜。在2008年前后,市面上曾经出现过一种叫“苗岭洁肤霜”的神药,号称“一用就灵”,无论婴儿身上是湿疹是奶藓,这个药涂上以后,症状立刻会减轻。然而,一停药,症状就会复发。最终,贵州师范大学分析发现,这种打着苗岭旗号,号称“含有五倍子、拳参、皂角刺等二十五味纯天然野生药材”的无添加“神药”,其实里面含有强激素“丙酸氯倍他索”。虽短时间内有止痒功效,但长期使用可能会使皮肤变性甚至坏死。

后来,虽然“苗岭洁肤霜”被国家卫生部门勒令停产,但是这种所谓救人、实则害人的“神药”,却一直在市面上流窜。

湿疹药膏,暴利催生的乱象

但事实上,真正害人的,并不是这种所谓的“中草药膏”,而是源自于产品批号里,一个不起眼的字:消。

“消”代表消毒品,它不是药品,不能治病,无需临床试验,更没有调节人体生理功能的作用,和可以治疗疾病的“国药准字号”有本质区别。因为只是“消毒用品”,按照国家规定,这些药膏的广告中不许承诺有疗效——而且,它们本身也不具有疗效。

不光是“柚子”常用的“益芙灵”,现在市面上大多数奇药软膏都是“消”字号,为了不让消费者有所察觉,他们往往将批准文号藏得极深。而且,这些药膏往往会在包装上含混不清,给人可以“治病”的心理暗示。

没资格当药品,却堂而皇之出现在药店货架上;没有治病功能,却成了母婴店员口中的“神药”,这就是“消字号”的现状。

国内“消字号”产品市场之乱,是很多人想不到的。和动辄五至十年的药品临床实验周期相比,“消字号”产品的审批程序非常简单,往往一个月就能拿到生产批号,甚至可以在网上就能找到代办的门路。

拿到批号找个工厂,普通凡士林加上立竿见影的激素,立刻就能化身“治病神药”。如果还能想到再加上“无添加”的包装,再套一个“中草药”的壳子,那恭喜你,你已经拥有了打开财富之门的钥匙。

原材料几块钱的膏体,此时已经身价百倍。当年翻车的“杏璞霜”成本仅在几块钱,最终上市却能卖到将近三百块的高价,可见这种游走在灰色边缘的“消字号”产品,着实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另一方面,由于不是药品,有关部门对这些产品的监管力度相对较弱,再加上市面类似药品实在太多,即使今日被查处,明天换个壳子也能照常卷土重来。

2019年,丁香妈妈联合《中国消费者报》做过这样一个测试,他们将八款热门的去湿疹宝宝霜送去权威第三方检测机构,最终发现,八款其中的六款都激素含量超标。

要知道,这些并不是市面上廉价的普通药膏,被查出问题的更是有几百元一瓶、销售量超过十万的“网红”款。

令人忧心的是,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还只是婴幼儿激素药膏的冰山一角。

今天它可以叫“苗岭”,明天可以是面霜,后天还是会因为迅速的疗效成为下一个受人追捧的“神药”,从此反复无休止。

目前,这款“益芙灵”产地所属的福建漳州市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曼德勒说过,在如何对待儿童这方面,最能展示出一个社会的灵魂。希望这样的“大头娃娃”,再也不会出现。

【选自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