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收得多了,便习以为常了

2021-02-22 07:19:25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江舟 洪纬

2019年8月16日,海南省三亚市人大党组成员蓝某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海南省監察委办案人员带走了。消息传出,舆论哗然……当时,蓝某全的官方简历上还是一片辉煌: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候选人。曾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等职。

彼时——他在三亚算得上“红人”

2009年7月,蓝某全春风得意,仕途一帆风顺,年仅四十六岁的他因工作表现突出,被提拔到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担任党组书记、局长。初次担任重要岗位“一把手”,成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也成了他腐化堕落、权钱交易、步入腐败之路的起点。

2010年7月,蓝某全作为“铁锤行动”的指挥者,他干劲十足,冲锋在拆违打违一线。但慢慢地他有些飘飘然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很多人找他说情,“那时候自己在三亚算得上是‘红人。”

三亚湘亚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亚公司”)的刘老板经人介绍结识了蓝某全,一天在酒桌上,刘老板开门见山地恳求承揽拆违建工程。蓝某全说:“不少人托关系找我,我们要开会研究后再定。”

“蓝局长你就一百个放心,我们公司拆违建工程经验丰富,设备齐全,人手足。再说我这个人能做事,也懂做人,绝不会让局长失望。”刘老板的一番表白,让蓝某全心中有了底。之后,蓝某全将三亚市河东区五项违建工程及凤凰路等违建工程先后交给刘老板来做。没忘了兑现承诺的刘老板,约好与蓝某全在三亚一家大酒店的包厢见面,将事先备好的十万元现金给了蓝某全。

蓝某全收下平生以来第一笔巨额好处费,自我安慰了一番,很快平静下来。过了些时日,蓝某全想起了刘老板,他觉得此人并非等闲之辈,他既说一不二,又在社会上颇有“神通”,与这样的人交往靠得住。接下来,蓝某全将三亚市大部分拆违工程和部分应急工程都交给了刘老板来做。

2009年至2012年,蓝某全利用担任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帮助湘亚公司承揽拆迁工程,先后六次收受刘老板好处费三百四十万元。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的政府拆迁工程都属于应急项目,不需要招投标,他当局长有权力决定将拆迁工程给湘亚公司。后来,当蓝某全听说湘亚公司资金周转出现困难,他便将收受的三百四十万元中的一百二十万元退给了刘老板。

“惯性”——收好处费成理所当然的事

蓝某全在三亚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园林环卫管理局、政府副市长任职的十年间,可谓大权独揽,小权也不分散。尤其工程之事,他一人说了算。

2013年初,三亚市海虹路拓宽改造绿化、育新路景观提升、育秀路道路绿化和三亚市绕城高速凤凰路出口道路绿化提升工程,已经审批,即将开工。嗅觉灵敏的个体商人杨某,很快找到了时任三亚市园林环卫管理局局长的蓝某全,请求商谈承揽这些园林景观项目,并参加工程招标。

蓝某全觉得杨某挺有诚意,同意将这些工程给他挂靠的公司来做。为确保杨某挂靠的公司中标,蓝某全随即向招标代理公司打招呼,明确要求将育新路景观提升、海虹路拓宽改造绿化、三亚市绕城高速凤凰出口道路绿化和育秀路道路绿化提升等四个工程,指定给杨某挂靠的公司承揽。

杨某心里清楚,工程到手后还有一连串的难题要靠蓝局长解决,比如工程拨款、工程验收结算等。为使全部工程顺利完工,杨某还是靠老办法:用金钱铺路。2013年与2014年春节前,在三亚市水蛟村蓝某全老家,杨某分别送给蓝某全六十万元、一百万元。

2010年7月,海南利丰物流开发管理有限公司与南新投资有限公司在三亚南新农场合作开发“南新物流中心”项目的消息走漏,当地村民纷纷在该项目用地上大规模抢建违法建筑,拆违的重任自然又落到了蓝某全的肩上,但这次蓝某全迟迟没有行动。心急如焚的海南利丰物流开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庄某找到蓝某全,请求抓紧拆违工作,以便项目早日开工。为表诚意,2012年5月庄某在三亚市临春河路一家茶店包厢邀请蓝某全喝茶,先后两次送给蓝某全好处费四十万元和八十万元。很快,蓝某全组织拆违公司对违建进行大规模拆除。

在蓝某全的受贿生涯中,仅帮人承揽园林、景观工程及拆违建工程中,便收了二百八十万元人民币和一百万元港币。那阵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把收受好处费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形成了可怕的‘惯性。”

报恩——在姐姐家水缸藏了两百万元

其实,蓝某全受贿的行为早已进入了纪检监察机关的视线。2019年8月,蓝某全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海南省纪委监察委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3月,他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蓝某全说,他爱打麻将,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便投其所好,专门挑选一些隐蔽场所供其打麻将,陪打者则是一些有求于他的商人老板,麻将桌上,他总是赢多输少。商人刘某是蓝某全的“牌友”之一,不仅在牌桌上“输”给蓝某全不少钱,就连平时吃饭娱乐蓝某全也少不了让刘某买单。一次,刘某在海口办事,蓝某全让他在一个半小时内从海口赶回三亚帮他买单。刘某对蓝某全的言听计从换来的是源源不断的拆迁项目,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一公司老板在接受办案人员询问时说,他的公司曾多次向综合行政执法局申请拆除公司项目用地上的违建,这本是执法局的正常工作,但蓝某全总是以工作忙推托,有时还会旁敲侧击说“下面的兄弟都很辛苦”,“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他这么说不过是想要好处费罢了。”

对自己帮助过的人,蓝某全也逐渐觉得吃点喝点拿点都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他与人吃吃喝喝从不避讳,对他人送来的名烟名酒、名表名包、定制西服等照单全收,逢年过节收受红包礼金更成了家常便饭。不仅如此,蓝某全还将二百万元现金藏匿在其姐姐家的水缸里。办案人员找到这些钱时,部分现金已经发霉。蓝某全说,从小是姐姐供他读书,这二百万元原本是打算用来给姐姐家盖房子的,以报答姐姐的恩情。

2009年至2019年,蓝某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违法建筑处置、临时建筑许可、广告牌位审批等方面为湘亚公司等二十家公司及个人提供帮助或者承诺为其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及个人送给的好处费一千四百四十八万元人民币、一百万元港币和一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共计一千五百四十一万一千一百万余元。

【原载《检察日报》有删改】

插图 / 好处费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