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从政路”十分艰辛

2021-02-23 04:18:49 环球时报 2021-02-23
关键词:社会党旋风从政

陈洋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2月16日的总务会上表示,在干部会议中女性议员可以旁听,但不能发言。二阶俊博这一言论不仅招致社会舆论的强烈批评,而且再次凸显日本女性从政之难。

1868年明治维新后,西方自由民主思想进入日本,使妇女运动开始在日本扩散,但日本女性真正获得参政权还是在二战后。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投降,由美国主导的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开始按照非军事化和民主化原则对日本进行改造。其中,赋予女性参政权便是GHQ当时向日本政府发出的5项改革指令之一。1945年12月,日本政府颁布修改后的《众议院议员选举法》,规定男女公民平等地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由此,日本女性终于获得了参政权。

1946年4月10日,在新法施行后,日本举行战后首次众议院选举。鉴于日本女性获得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所以这次选举也是日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全民普选”。据日本政府统计,日本全国当天约有1380万女性参加投票。在这次选举中,共有82名女性参与竞选,最终39人当选众议员。日本共同社当时这样描述女性参与投票的场景:因为是首次获得投票权,所以女性的投票热情十分高涨,在东京都四谷的投票点,能看到很多妇女穿着木屐、背着孩子认真地行使自己的权力。

伴随着女性议员的出现,日本也由此开启了战后女性参与政治的历史。不过,从战后首批女性议员到首位女性内阁大臣的诞生,花了14年。1960年7月19日,以“宽容与忍耐”为口号的池田勇人政权成立。由于前首相岸信介在任期间强行通过《日美安保条约》,致使民众对自民党政权强烈不满,所以池田上任后既需要收拾乱局,也需要改善自民党在日本社会的形象。在这样的背景下,时年69岁的中山雅入阁担任厚生劳动大臣,成为日本首位女性内阁大臣。中山雅在任时间仅有短短的5个月,但在此期间,她积极致力于让单亲家庭儿童获得补助金的法制化进程,可以说以女性身份为日本社会的发展进步做出了贡献。

虽然二战之后日本女性获得了参政权,社会地位不断提升,但日本参众两院女性议员比例长期低迷也是不争的事实。1946年,日本众议院选举诞生39名女性议员,占比仅为8.4%。从那时到1996年,日本众议院女性议员的比例一直保持在1%到2%之间。

从1946年至今,日本女性的从政之路虽面临诸多挑战,但也不乏高光时刻,比如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土井旋风”。1986年7月,日本国会参众两院同时举行选举,自民党在选举中夺得空前胜利,而作为最大在野党的社会党(1996年改组为社民党)却遭遇惨败。为此,社会党委员长石桥政嗣引咎辞职,而当时该党副委员长土井多贺子被推选为新任委员长,土井由此成为日本历史上首位女性党首。此后,在1989年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在选前被爆出多个丑闻,且社会党与公明党等在野党保持良好合作,结果使得社会党取得历史性胜利,共有22名女性议员当选。社会党当时之所以能够赢得大选,最重要原因在于土井多贺子在日本的超高人气,因此当时日媒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土井旋风”(也被称作“麦当娜旋风”,因为土井在大选期间曾说推选的女性候选人“都像麦当娜一样富有魅力”)。

在1990年的众议院选举中,“土井旋风”持续强劲。土井领导下的社会党在这次选举中取得长足进步,共获得136个席位。除了在日本掀起“土井旋风”外,土井多贺子还曾担任过日本众议院议长,也是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性众议院议长。

在土井之后,日本于2000年诞生史上首位女性知事太田房江(大阪府知事),2004年诞生史上首位女性参议院议长扇千景等。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日本女性参政地位的不断提高。不过,相较于其他发达国家,日本女性议员的比例仍然处于低水准。根据各国议会联盟的统计数据,截至今年1月,在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两院制下院或一院制议会中,日本女性议员的比例为9.9%,位列166位。在刚刚诞生首位女副总统的美国,女性众议员比例为27.3%,位列68位。在G7成员国中,日本女性众议员的比例垫底。

从1946年到现在,日本社会对女性从政者的认可确实是在不断提高,但日本国会中女性议员的比例、社会对女性从政者的刻板成见,也意味着日本女性的从政之路依然充满坎坷与阻碍。▲

猜你喜欢
社会党旋风从政
遏制公职人员从政职务犯罪的法律思考
宋祁生平考
西班牙社会党胜选后考虑独立执政 但并不急于决定
中共一大召开前社会主义思潮与激进政党创建的历史考察(1911—1921年)
脑力急旋风
脑力急旋风
法国社会党四分五裂境遇凄凉
脑力急旋风
脑力急旋风
西班牙社会党17名高层提出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