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西北

2021-03-24 11:27刘建超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寒鸦西北语言

刘建超

朱雅娟,甘肃省作协会员,出版小小说集《琉璃灯》《神箭手》《笑容盛开如花朵》《和树一齐长大》等。数百篇(次)被《青年博览》《小小说选刊》《格言》《特别关注》《杂文月刊》等报刊转载,多篇作品选入权威选本。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得者。

遥望西北,遥望陇南,遥望朱雅娟。俯瞰中华地图,大西北似乎就剩下朱雅娟,执着顽强地守候在小小说的家园,一个新兴文体的实践者真诚守候在大漠荒烟的最西端。

屡次参加小小说的聚会,每每都是见到朱雅娟背着简单的行囊,匆匆来,匆匆去,不卑不亢,不急不缓。相逢真诚一笑,相别挥手再见。朱雅娟如同一匹桀骜不驯、顽强拼搏、稳健机智、锲而不舍的西北狼,孤僻地担当着小小说创作的一份责任,承担着一种信念。忽然,我心中就产生了一种感动,产生了一种敬佩,为小小说,为独自守望的小小说作家朱雅娟。

遥望朱雅娟。读朱雅娟的小小说,最先读出的是不可名状的寥廓孤单。朱雅娟似乎更愿意在悠悠漫长的历史间穿行,她更善于同古人倾诉,她似乎偏好于用怀疑的目光在虚拟的现实里营造梦幻般的交谈。

她总是在颠覆人们熟悉的传说定论,用自己的思维架构重新演绎千古绝唱、万载名篇。她试图用自己的艺术手法和想象去还原历朝历代的人性本源。她的探索是孤独的,她的许多作品也同样弥漫着苍凉的孤单。《冰泉湖》开篇写道:“一群寒鸦飞过,又一群寒鸦飞过。”可视的场景,便把读者带入了张可久《蟾宫曲·九日》的诗境之中:回首天涯,一抹斜阳,数点寒鸦。在孤静的寰宇中,走来了孤独的苦行僧惠生。志向远大而终不为人所知,看似拿得起却总是放不下,即便 “湖面平平”却 “暗浪滔滔”,终生只能面对一汪湖水,无奈又心有不甘;《神箭手》里的天纵虽然练得武艺高强,心中无剑,为师父雪恨清理门户,也落得兄弟情义了绝,浪迹江湖无伴;《花落情》中霍生一生都在苦苦追寻梦想中的才情淑女,但是留在手中的只有那些皱巴巴的纸笺,失去了才知道失去,得不到的才最值得挂念,悔恨终身已晚;《绿绮琴》里的绝代古琴,也只有被堵塞了“龙池”“凤沼”音孔才得以束之高阁安然无恙,一旦重现叮咚,司马相如留传下来的绿绮琴也只落得曲终人散琴不见的凄惨。佛门之人是孤单的,江湖之人是孤单的,尘世俗家是孤单的,有或无生命迹象的物件也是孤单的……

朱雅娟啊,缘何让笔端人在时间的纵轴线上真实与虚幻并置,历史与现实交融相伴,奇诡陆离亦真亦幻,世事间徘徊百转,缘何让读它的人也欲罢不能牵肠挂肚,纠结不安?

遥望朱雅娟。朱雅娟是孤傲的,她真诚直率坦然,从不崇尚权威,从不随波逐流,做人做事彰显个人主见。开会也好,网游也罢,对事对文直言不讳,侠气肝胆,她的作品里也按捺不住地顯露着其孤傲的个性情感。苏大学士的经典名作《江城子》写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他是重情重义的真豪杰,还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朱雅娟用她调侃的笔调、嘲讽的语气,揭批苏大学子广纳美女,又视其掌中玩物,心仪的女子在他的眼中竟然不如朋友的一匹白马的伪善面目,为世间忘情的女子哭魂喊冤。对名人的疑惑、对颠覆的果敢,再读起“不思量,自难忘”,不知还会不会像从前一样激起心中的波澜。

遥望朱雅娟。最不担心的就是朱雅娟多彩的语言。小说是语言的艺术,而艺术的语言是有个性有生命有灵性的。朱雅娟可以根据小说故事的不同内容而选择不同的叙述语境,这种不仅仅是驾驭语言而是可以玩语言的本领,在女作者中还颇为鲜见。朱雅娟善于把诗词里的通感修辞手法运用到小说的叙事之中,增加了语言的情趣,丰富了语言的形象,创造了语言的奇妙性,给人以美的阅读快感。

“冬日慵懒的阳光照射在冰泉湖冰面上”(《冰泉湖》);

“惠生闭着的眼睛渗出了两滴大而凉的泪珠”(《冰泉湖》);

“但皱巴巴的纸就像霍生皱巴巴的心情一样”(《落花情》);

“文君的手指会偶尔碰响夜风中战栗的琴弦”(《卓文君的夜》);

“她(莲花灯)是那样单薄、拘谨跟羞涩啊”(《莲花灯》)。

这样的带着极强的通感意思的词句在朱雅娟的妙文里时常出现,读这样的句子,呈现在读者面前的不再是平白静止的画面,而是散发着动感,跳跃着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多彩多姿的绚丽斑斓。

遥望朱雅娟。听朋友说,西北狼的态度很单纯,那就是对成功坚定不移地向往期盼。在西北狼的生命中,没有什么可以替代锲而不舍的精神。朱雅娟就是具备了这种精神的才女。她可以把小说写得很好,她可以把工作打理得很棒,朱雅娟是个不惧困难不畏挫折努力追求完美的女中侠客,任何羁绊都阻止不了她稳健自信的上升空间。

遥望西北,遥望陇南,遥望朱雅娟。

朱雅娟不孤单,敲起键盘,她就融入自己的世界,在远古与现实中随意穿梭,与文中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潇洒周旋;朱雅娟不孤单,背起行囊,一路走来,无论走向哪里,哪里都有小小说的兄弟姐妹真诚相伴。

遥望朱雅娟。

猜你喜欢
寒鸦西北语言
缠海鞭杆—西北棍
寒鸦与乌鸦
寒鸦和鸽子
争鸟王的寒鸦
赞美夕阳红
我有我语言
狭路相逢
语言的将来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你对肢体语言了解多少
有趣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