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气

2021-03-24 11:27马建忠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爷俩礼金孙子

马建忠

编者按:

金山杂志社主编长什么样?

高乎?矮乎?胖乎?瘦乎?

这个我不告诉你,不过可以剧透一下,你翻开本期的“小说微拍”,扒扒演员,用点劲,猜猜主编出演了哪个角色。

第一个猜中者,奖励一本《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获奖作品选》(以邮件收到时间为准)。

竞猜邮箱:jszzs08@126.com,请在标题注明“猜猜猜”。

老人跟医生说出院。医生说:“您的身体还没彻底康复,有待观察,再说您是离休,医疗费全部报销。老人说:“我这岁数,还能完好如初吗?机器部件老化了,就是老化了,人也一样。咱们国家医疗资源这么紧张,还是把病房留给更年轻一些的人吧,况且过几天我孙子办喜事,我得去沾沾喜气。”

汽车驶入滨海大道,海浪的追逐声格外亲切。海边长大的老人看见海心情就无比舒畅,想起孙子的婚事,心里就有些亢奋。

老人住院半年多,家里的事情都是通过几个孩子探望时从他们嘴里获悉的。老人知道谁家娶媳妇都是件操心费力的事,当初他三个儿子结婚,差点扒了他一层皮,那年代都在自己家里办席,找厨子,搭大棚,借左邻右舍的房子用……

老人最惦记孙子,这孩子从小就有血性,是块做军人的料。果然,高考全市榜眼的孙子填报了军校。当时家里都反对,这年头谁还当兵,能有啥出息,就你这成绩考全国前五的名校都没什么问题。唯有老人嗓音洪亮地说:“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军人保家卫国,哪来的老百姓安居乐业,好男儿就得到部队锤炼锤炼,我觉得这件事要听一下孩子自己的意愿。”孙子也真争气,在军校里各项成绩名列前茅,大三那年还光荣地入了党。

老人没有直接回自己家,而是兴致勃勃地去了儿子家。他到单元门口便闻到喜庆气息,红色彩灯萦绕在阳台上,窗户擦得比过大年还明亮。老人的记忆仿佛回到若干年前。有不少陌生的脸孔出入单元门,他判断这些人是来贺喜的,中国是礼仪之邦,人情往来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老人付完出租车费走上楼。一进门,儿子背对着门坐在桌旁翻看礼单,左手一侧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

老人脸色开始晴转多云,他急速走上前,拉開皮包,里面摞着一沓沓的礼金。

“爸,您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从医院出来了?”儿子站起身。

老人耷拉个脸没吱声。

“爸,谁惹您了,大喜的日子,咋不高兴?”

老人阴着脸,说:“这些都是你收的礼金?”

“对呀!我跟您孙子收的礼金大部分都在这儿。”

老人啪的一拍桌子,问:“你是共产党员吗?”

儿子有些莫名其妙地说:“我入党都30年了。”

“亏您还是个有30年党龄的中层干部,你的党性觉悟都丢哪去了?”老人越说越气愤。

“您这是从何说起?”儿子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人涨红脸激动地说:“我这么着急从医院出来,就是担心你们爷俩犯错误,我从医院报纸上看到了中央八项规定……”

“爸,这些都是亲戚朋友之间正常的礼尚往来,不存在敛财。”

“那也不行,现在党员婚丧嫁娶是有纪律的,必须遵守。”老人义正辞严。

儿子似乎明白了,他急忙说:“爸,您先别着急,听我解释,我跟您大孙子熟知婚丧嫁娶条文,我们不办婚宴了,只是跟亲家一起吃顿饭。”

“那你怎么收这么多礼金?”

“之前,同事朋友家婚丧嫁娶我也正常随了一些礼,人家非要还人情,我们也没办法拒绝。”

“你这是变相给自己找理由。”老人怒火中烧。

“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我跟您孙子商量了,既然不好拒绝,就把这些钱收下用到有意义的地方。我的微信群中有个负责精准扶贫的朋友,他扶贫的地方有很多孩子上不起学,我们爷俩就把这些礼金用在‘一帮一帮扶资助孩子读书上面,资助人写随礼人的名字……”

老人听着,眉头逐渐舒展开来。顿时,屋里弥漫出洋洋喜气。

猜你喜欢
爷俩礼金孙子
丧事礼金是遗产吗
《父与子》漫画连载
孙子壵
孙子列传
伴娘胸挂二维码收礼金
我不听
孙子垚
孙子垚
变味儿的“礼尚往来”
最佳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