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与耄耋

2021-03-24 11:27赵康琪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东乡石拱桥耄耋

赵康琪

编者按:

岁月如歌,往事如烟。

其实,青葱的记忆并没有走远,那黑板报上的小诗、那林间惊起的麻雀、那摇曳的银杏树,在记忆的岸边时隐时现,令人着迷。

东乡人走不远,走再远梦里萦绕的也是东乡的山、东乡的水、东乡的老街……

临江的古镇,有你少时的母校

课堂上你悄悄写诗,在黑板报上

第一次发布羞涩但真挚的情感

痴迷于《说岳全传》《杨家将》

在圌山将麻雀视为仇敌捕捉

沧桑过后,山林间那些麻雀惊恐

乱飞的鸣叫,一直在你凝聚良知

与思索的笔端萦绕,深入在

一群汉字的结构和笔画中,挥之不去

此刻,我从校园那株古银杏下想象

你还是那时的少年,曾经的

青葱,在记忆里抵御岁月的剥蚀

连那个最美女生的清纯容颜

至今未被你刻上一丝皱纹

通江洪溪上的石拱桥,连接

校门前的青石板小路,每周一

清晨,你从浪拍江岸的意境里

奔走十八里而来,瘦弱的身影恰好

被石拱桥举向高处,一回回与跃出

江涛的朝阳重叠,母校视角情深

学子生命的光亮,照至耄耋

桥早已拆除,你积攒的足音像桨声

划过自己身体内的险滩、暗礁、旋涡

甚至暴风雨。我将你的一期期《诗友》

当作溯流而上的棹歌,犹如

倾听柳子厚“欸乃一聲山水绿”

猜你喜欢
东乡石拱桥耄耋
东乡记忆
一个我从未抵达过的地方——东乡
读出民族自豪感来
东乡记忆
爱画画儿的你,叮当等你来哟
致敬钟南山老人
在《老东乡》里感受宜文化
咏耄耋夫妻
家乡的石拱桥
诗书画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