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冬

2021-03-24 11:27百定安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木船诗坛轮船

编者按:

百定安的诗写是智性的,每一个词的出现都带有他的理性思考与生命体验。同时,他丰富的想象与厚实的知识积淀的融合,也是准确而浑然的。这些要素共同构成了他的诗歌优秀品质的重要部分。王法是诗坛老将,诗歌语言老练、板实又不乏灵动,诗艺与情怀兼备,他的诗里常有悲天悯人的大爱,从一草一木甚至一只蚂蚁身上,都能得以体现。邵秀萍的诗重意象,这是由其难得的诗歌天赋、奇诡的想象与全方位勾连的能力共同作用的结果。手法上常有超现实的嫁接能力的展示,从而让她的诗生出更加硕大、丰满的诗意之果。吕煊是口语叙事的痴迷者,他的诗多是通过日常细节的记录融入思考、联想产生诗意,明理或者抒情都是节制的。管一的诗沉稳、内敛、纯净,对于平常事物的别样思考,对于诗写切入点的刁钻选择,对于质朴词藻的新鲜组合,都是这个外表看似木讷的诗人,留给当今诗坛一大批回味无穷的佳作的基础。黄劲松的诗充满怀旧情感,气息饱满,联想丰盈。其他几位《金山》第二届“新时代”诗歌高级写作班学员的作品,也已具备了好诗质地,值得品读。

越    冬

冬日草頭皆白。如同

一群缩微的中年人

蹲在地上

举头

随风摇摆

拔出一棵。还好,根须上

有白血渗出

这下放心了,它们

并没有死。它们只是

在等着如何再活出个样子

大  海  图

一个人,戴宽檐破帽,在堤外

墙上画一幅大海图

他的影子斜过来,模仿他

手中的笔被仿成一只匕首

他画出

层层叠叠的波浪

浪花无声翻卷,类似某种

空洞的激情。我承认

艺术与真实的差异

譬如堤外,大海的浪花

冲锋即退却

破碎即圆满

但从来不同于歪帽子男人

笔下的那种

一炸开便凝固

不见沙子

也不见泡沫

船    长

一艘轮船,刀片一样

切开大海

这时,埃琳娜正坐在低矮的

木窗下缝纫

她的手中捏着

两片粗布

轮船靠岸的时间

应是傍晚

太阳缓缓下沉

海面有血色鳞片

空中有三只白鸥

废弃木船

在空中,在水上,在不踏实的

思想里

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惶恐

这种感觉,每一年总有几次

像捞在网中不停拍打的鱼

还是有欲望啊!还是做不了

岸边废弃的那条木船

被一生的海涛打得早已不成样子

在江边已退无可退

仍高举桅杆

无声地站在波浪的最前线

我不能再去描述一匹马了

它的眼神

它的鬃毛纷披

这天才的    忧郁主义者

当它埋首吃草

仿佛一个垂暮之人

反复咀嚼着

自己的一生

仿佛那是世界上最后的    一匹马

被所有的草原遗忘

我不敢再去描述一匹马了

在它忧伤的脸上

我看见我的眼泪

正从混浊的马眼    流淌出来

这棵拴过马的树

只结果子

没有果子可结

就结痂,就结

心事

就把叶子一片一片

刮成鸟

田园诗人

一只蛐蛐走到了稻叶的顶端

一阵风带来

多么危险的摇晃

我看不出它的眼神

是否充满惊惧

但事实是这样的——

它镇定地站着,顺着风

跟叶子一起摇晃

风就那么回事

吹一阵就走了

猜你喜欢
木船诗坛轮船
一艘大轮船开来了
友谊的小木船
祝贺彭城女子诗社成立(新韵)
小木船
老来学艺
国际诗坛
小木船
木船友情不等式
走迷宫
海鸥为什么追着轮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