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旧记

2021-03-24 11:27黄劲松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镇江时光

黄劲松

粮  校  记

春天位于高潮时段

到来者脚步轻松

怀揣着桃花和梨花    以及更远处

青山的几个坡度    岁月要回到

比桃子与李子更为青涩的阶段

他们的口中噙住词语的芳香

台阶还在    拾级而上

到来者有一群语言的标的    在高歌

在走过雪花的堆积中

展示人生与美

当他们沿着古旧的阶梯登上高楼

就会看到星空下的青春

那夏日还未苍老

故人未逝    门边的菜园起落着鸟群

一群人在回忆粮食与空间

那高处的石头上

安坐的灵魂    或许他们在此刻拥有

更为青翠的表达    沿着高大的树木

歌颂着蓝天   所谓故人或故事

也都是他们经过时所相握的手

道路连着远方    正在走过的人

举起右手    学着偶像的节奏

南  山  记

我们沿着粮校的山径往南

就能看到电视塔高高地耸起

在星空下    我们经常谈起它

周围洁白的墙和山坡上神秘的屋子

如同我们蓬勃的性腺    它每天

发射着无形的磁波    覆盖着

在山林中寄居的城市

再往東是昭明太子读书台

我曾经安放词语和鸟群的地方

在一个星期日的下午    我独自

在高大的亭子中安坐    聆听

古代的泉水和琴音在心中扩散

仿佛有成群的书籍在我眼前

时光一样流过

我成了学富五车的人

成了一座雕塑的伴侣    它已经

矗立在南山上

代表一个时代的记录

再往南    在山坡作三次下降后

我们来到竹林禅寺    幽闭的竹子

多么像我们贫穷的青春在生长着

透过夕阳下的古寺    我们阅读

石碑上的文字

从鸟足一样的形状中

辨认各个朝代降落的速度

直至月亮诡秘地爬上山顶

往北再向西    黄七公路

飞扬着薄薄的沙尘    遮挡着夜空

见证的速度    我们追赶着

前面的人群

期待有一张美丽的脸庞

打开莽撞的黄昏    或许还有诗句

我们重启的跋涉    没有交付任何人

但我们胸中有无数的面孔

穿越着山泉和松风    他们是我们

感动的纪念物    当我们彼此相约

再一次攀登    他们会看到

那些微微飘动的白发比野草还要

蓬勃

锅盖面记

城市的风物在滚烫的沸水中翻腾

我们的锅盖小而迷你    穿越在

市井的风尘中    像微小的经历一样

总有火与雾的影子    它的存在

不仅是食欲的追逐

更是一种绵远之力

城市的山林笼罩着它的香气

我们在历史中打滚与书写

常能够着

一部志书的筋脉    人们在老式的

得意中倾诉民俗    倾诉作为人的

期待和对疼痛之春的膜拜

尽管我们华发早生    与现实的轮子

比赛着速度和力气    但我们回到

一碗面的赠与中    就会听到

钟声与鸟仍然在翩飞    它们抵达

我们的目光    我们的居所

哦    我们选择的平凡生活

已经到来    似美食的久远

解放路记

梧桐一路前行    将两侧低矮的建筑

纳入怀抱中    酒香和肉香

如两个恒定的词语    整条街都被

熏染在饥饿    影剧院的天空里

时而飞过两只鸟    向着金山的方向

一路盘点牌楼的古旧和肴肉的香味

人群从车站涌出

来自各种不同的方言

他们沉浸在旧式的迎接里

给三轮车的

徘徊增添信心    直至健康路

直至大西路    直至三五九医院

他们是行进在古道上的高贵者

谁家的屋檐掉下瓦片    整座城市

都能听到    与苏杭服装上

光的节律不相适应    客厅内

没有人再能听到风声

只有绿皮火车

同安静的时光在摩擦

重围早已形成    环顾左右的人

从街的一边走到另一边

直至夕阳降落

七里甸记

从邮政所往西    一条街翻滚着沙尘

店铺与月光并行着    饺子和酒香

像在预定的时光里约会

人们从政府大楼旁

走过    它的楼层望得到天桥

许多老式的卡车在那里驶过

往北就是黄七路    有现代的厂房

正在崛起    有人在向往它的流水线

——从课本通向现实的一个计划

我看见他们已在推土机旁徘徊

仿佛高樓就存在于他们的目光中

周围都是青山    山间的公路

通往蒋乔    那里有一座最高的山

山下有一个采石场

工人们中的一个

刚娶了七里甸的新娘    她是带着

火车的啸声来到了山脚下

七里甸像镇江的一只脚

或者是鞋子

它的膝盖处是粮校    那微硬的突起

香  醋  记

中山路上的恒顺酱醋厂

常年飘着醋的香味    我们经过时

都猛吸几口    比后来痴迷的酒味

还要浓烈    制醋的工人

在我们的心中是最幸福的人

因为他们能把香味带给他们的爱人

我们每天喝醋    在课间

一群人就能喝掉大半瓶醋

似乎我们的荷尔蒙在它的味道中高涨

走过操场上的女生时    因为醋

我们别有怀抱    别样风情

我们就着醋酗酒

对着山冈上的明月

朗诵诗歌    在子夜到来时

激烈地呕吐

把每一个字都吐在地上

然后列车从枕头边驶过    想象又有

新的香醋运往祖国各地

我们因而自豪

镇江就是一瓶醋    它与蠕动的胃

相依着    寻找着自己的英雄

赴镇江记

我看见微阴的房屋    从窗外驶过

仿佛失踪的年月    追赶着树与道路

给面前的失眠者    赠与速度的道德

列车可以跑得更快    快过南山上

记忆的一只鸟    所掠过的整片天空

甚至石头与盲目    也急速地冲破

时光的围墙

——那些单独的操守

我已学会在人们的时钟中安放甜蜜

在突然失声的岁月里脱离陌生人的

居室

请安于这一刻的等待

请在幸福的风声里

迎接他们与我们悠久的历史

猜你喜欢
镇江时光
遇见镇江
亲子时光
亲子时光
镇江阁
亲子时光
休闲时光
狮子山
漫时光
镜头里的镇江·美美镇江锅盖面
一份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