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的刀锋(短篇小说)

2021-03-24 11:16崔立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武士鬼子杏花

崔立

1

夜色苍茫。

王武在一片齐人高的野草之间醒来时,这个七尺大男人,眼眶已经红了,但没有泪水。王武一向是不淌泪的。很小的时候,爹就说,咱男人可以流血,但绝对不可以流泪,懂不?那个时候,王武是听不懂的,但迫于爹那双极具威慑力的眼神,王武还是点着头,说,爹,我明白了。直至后来,和村里的伙伴们打架,哪怕是被打趴下了,其他被打的孩子都哭得稀里哗啦,就王武,愣是皱着眉头,高昂着头,一滴眼泪都没有。

几个小时前,王武还在自家的院子里,美美地想着下个月娶媳妇的事儿。新媳妇是不远处赵庄的年轻姑娘,叫杏花。杏花很美,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脸上微微绽出的酒窝,更美了。

看到王武一个人傻笑的样子,娘笑着说,儿子,是想媳妇了吗?瞧把你给乐的。王武不好意思地说,娘,我想正事呢。娘说,你说,啥正事?王武说不出来了。娘又笑了,说,傻儿子,想媳妇,这也是正事啊。娘还说,儿子,杏花我看着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记得,好好的待人家。王武说,娘,您放心吧……

正说着话,猛的一阵急促而响亮的枪声,还有一阵紧着一阵的呼喊声惨叫声,鬼子来了,杀人啦!快跑啊!爹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关上院门,一脸惊恐颤着声地说,儿他娘,小武,日本鬼子来杀人了,咱们,咱们快往后山跑!娘进屋,要去收拾东西。爹真是想哭的表情,说,他娘,这都啥时候了,还想着那些东西,赶紧跑,逃过一条人命,这比什么都强啊!说话间,枪声和惨叫声越来越近了。

王武家的后院,就是一座山。山名叫虎狼山。山中据说有虎也有狼,但在这比虎狼更凶残的人面兽心的刽子手面前,这真正的虎狼又算得了什么呢?

打开后院的门,王武走在前,爹娘跟在后面,跑过一大片菜地,再淌过一条大河,就是后山茂密的丛林间了。

王武跑得快,沒几步,就穿过了菜地,到了河边。转过头,爹,娘,还在后面跑着。

枪声,已近在耳边。甚至,还隐约能听见一个大喊的声音:八格!前几个月,王武进过一次县城,看到过这种声音的主人,凶神恶煞般,一张随时会吃人不吐骨头的脸。这种声音,足以让人胆寒。

王武焦急地喊了声,爹,娘,你们快一点啊!王武转过身,要去搀爹娘。

枪声在耳边清晰地响起。

娘应身倒在了菜地里。

几个荷枪实弹,穿着一身黄衣服像蝗虫一般的日本鬼子已探出了头,眼睛里似冒着冷冽的光。

爹在娘的不远处,爹的脸上满是伤悲。

爹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喊,儿子,快跑啊!别管我们了!

王武看了一眼爹。王武停住脚步,想说,爹,我就是死了,也一定要把您和娘带走。

枪声再次响起。

爹也应声倒在了菜地里。

王武怒吼一声,爹!

这一刻,王武的脑子里竟然出乎意料地清晰,心里只想到了两个字:报仇!王武不再犹豫,一头跳进了河里。河水冷到刺骨,更刺骨的,却是王武心头的痛。有枪声,打在河面上,王武赶紧一个潜水,将自己沉到了河里。王武有多少岁,他在这条河里玩了就有多少年。王武摸索着,在河里慢慢地游动,往下游慢慢地游。王武强自掩住内心的痛,他只想快一点,快一点离开这里。

“在下游的某一处,王武慢慢探出了头,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天边有些红,像血一样的。”

王武上了对面的岸。再往上,就是密林了。

枪声突然又急骤地响起,击中了旁边的树上。王武来不及反应什么,赶紧撒开腿,直往密林深处跑,不顾一切地跑。

枪声已远。

在一处齐人高的野草从中,王武跑不动了,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下就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2

王武醒来时,身上的衣服,早已干了。天将黑未黑,王武瘫软在地,想起了爹娘,心头就痛。猛地,王武想起了杏花,那个恨不得马上娶回家的姑娘!王武瞬时就站起了身,尽管身上疼痛却已经顾不上了。王武想,杏花,爹没了,娘也没了,我再不能没有你了……

去赵庄的路,也像被血雨腥风侵袭过。不时的,路边能看到倒伏在地上的乡亲。这条通往赵庄的路,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血腥味,还有无比紧张的风。

风是紧的,王武微微感受到一丝凉意。

走到赵庄,已经是下半夜了。

下半夜的赵庄,一片黑色的冷寂。冷寂到王武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没有光,只能借助于夜色的苍白,王武摸索着到了赵庄的门口。王武看到一个人倒在那里,匍匐着,像是沉浸在深度的睡眠中。但显然,他已经无法醒来了。

夜色下,赵庄的院落之间,不时有人倒在地上,各种姿势都有。王武的鼻子酸酸的。

终于到了熟悉的院落前,院落的门虚掩着,王武的心越揪越紧。甚至,在快要走近院子时,王武想过要逃跑,逃得远远地,跑得远远地,他并不想知道什么结果,他有点不敢接受这样的结果!

院子里,没有杏花。

院子里,洒下一道月光。月光亮亮的,王武的心沉沉的,随时像是要掉落下来。

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王武看到了杏花,杏花在向他微笑。杏花说,武哥,你终于来啦?王武说,花儿,我来了,你没事吧?杏花说,武哥,我好着呢。王武说,花儿,让我看看你,你真美,像这天上的月亮一样。

此刻,杏花没有说话。

此刻,杏花静静地躺在地上,手伸展着,像一个凝固着的木制的雕塑。杏花美丽的身子在月光下闪着圣洁的光芒。

王武找了一件衣服,将衣服轻轻盖在杏花身上。王武说,花儿,没有比你更美的女人了。王武说,花儿,你是我最美丽的新娘……

王武还是没有哭,手攥得紧紧的,痛!

掩埋了杏花。

掩埋了爹,还有娘。

王武身上多了一把刀。刀是爹去集市买的。爹一直想让王武做屠夫,说屠夫这活儿看起来粗,但可以吃饱。王武不愿,但拧不过爹。王武拿着刀,宰杀了家里的一只鸡。刀很锋利,王武将鸡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动作别提有多自如了。爹在旁看着,不知是在看这把锋利的刀,还是在看王武,说,好,好。爹赞许地点头。

那个时候,阳光正好,娘在院子里缝合被单,娘说,我就觉得杏花这姑娘好呢,做俺家媳妇合适。

杏花是姨娘介绍的。

姨娘说,武儿,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姑娘,要不?

王武懵懂地表情,有一会没反应过来,要吗?还是不要?王武傻傻地没吭声。直至娘在旁乐了,说,他姨娘,你就给他介绍吧,这娃儿不好意思说!

直至杏花到了王武跟前。

杏花的脸周正,清秀,一头扎着小辫子的乌黑头发,苗条的身材,嘴角微抿,略显羞涩。

王武看了眼杏花,眼睛收不回来了。

杏花的脸,不由自主地就红了,像一枚火红的大苹果。王武发现了什么,慌忙将自己的眼睛移开。

姨妈在旁看着,乐呵呵地笑。

后来,杏花问王武,武哥,你那天看什么呢?

王武说,看你呢。

杏花说,看我干什么?

王武说,好看呢。

杏花说,比我好看的姑娘多了。

王武说,我就觉得你好看,好看好看……

一想到这,王武的心头,像是被扎了一把刀,一把冰凉凉的刀,就这么刺到了身体的深处。

王武的手上也有把刀。

一把用来报仇的刀!

3

王武去了县城。他要报仇的鬼子们,都在县城。

又是一片漆黑的夜,王武在县城的青石板路上小心地行走。县城这里戒备极其森严,时不时的,就有三五个排成整齐队列的日本巡逻兵背着枪“踢踢踏踏”地走过。

王武有些累了。或者说,也是走路走得乏了。还有心里的悲痛,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

过一个拐角处时,是灯光过于黯淡了,还是王武走路开了小差,就有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撞了上来,一下子把王武撞出了好几步远。是一个日本武士的装束,显然,武士还喝了不少的酒,喷着酒气,骂骂咧咧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武士还用他那双因喝过酒而通红的眼睛,恼怒地瞪视王武。王武心头也有一团火,手不自觉地握住了胸口的刀。有几个日本巡逻兵迈着“踢踢踏踏”的脚步,从旁侧走过。王武将心头的火压了压,又将拿住刀的手松开了,冰冷的刀贴在胸口处,有点凉。

王武还是选择走开了。

王武跑出了好几十步,才回过头看了眼武士。武士已经转身,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像一只笨重的大熊,继续在淡淡的夜色中行走。

王武心里一动,不由得悄然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这十几米外的武士的背影,王武想到了爹娘,也想到了杏花,那些惨死在日本人枪口下的父老乡亲。他们都是无辜的,王武不明白,这些日本人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他们还是人吗?不是!他们是魔鬼。他们一个个的都是魔鬼!只有魔鬼才会做出那种惨绝人寰的行为。

而眼前的这个日本武士,无疑也是魔鬼中的一员。这个是醉了的魔鬼。王武要杀了这个魔鬼!

王武跟着武士走了好长一段路。

武士走了一段,在一处屋子旁靠了一会,是走累了吧?武士伏在那里,歇了好一会。王武躲着,也躲了好一会。

期间,武士还撞到了一个拣垃圾的老头。老头背着两大袋的垃圾,没看清前面的路,武士也没看到前面的老头。武士的头就撞上一袋垃圾。武士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一脚踢飞了一袋垃圾。被踢开的垃圾像被开膛破肚的国人一样,被扬了一地,老头是想逃跑的,但他根本跑不过冲上来的武士。武士狠狠地踢了老头好几脚。老头被踢翻在地,抱着另一袋的垃圾,嘴里呻吟着,似是被踢得不轻。

武士像是发泄过了,嘴里发出呵呵呵地得意笑声。

武士继续往前走,走得摇摇晃晃,嘴里还哼起歌,叽哩哇啦,鸟语一般。

终于,武士走进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小弄堂。

身后的王武悄然凑近了武士。武士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头猛地转过去,就看到了王武。王武已经掏出了刀,那把锋利的在夜色中闪着寒光的刀,风一样地扎进了武士的前胸。这一点来说,王武做屠夫的潜质是完全发挥出来了。武士还没来得及说出话儿,王武迅即地拔出了刀,又风一样地扎进了武士的身体里。

胖得像一头猪的武士,摇摇晃晃、安安静静地倒在了地上。

4

一大早,王武躲在巷子尾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警笛大作,无数个荷枪持弹的日本人疯了样地呼啸跑过,去的,正是王武杀死武士的方向。王武心头微微一紧,胸口的刀,还在那里,像一团点燃的火。

王武悄然站起了身。

要赶紧跑了!王武刚走了没几步,身后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了一下,冷冷的声音:不许动!

王武就不动了。

身后是一个络腮胡男人,个儿很高,也很壮实,这一点,王武从余光中可以看到,他也估算过,哪怕对方没有枪,自己也不一定是对手。甚至,对方似乎知道自己身上有刀,还有意地朝他的胸口看了一眼,眼神中有那么几分意味深长。

乖乖的,跟我走吧!络腮胡男人又沉声说道。

王武点点头。也是几分钟后想到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是日本人。不然,他完全不必费那么大周折,只要大吼一声,就会有好几队的日本巡逻兵奔过来,轻易地把王武制服,甚至拿起手中的枪,朝他开上一长串的子弹。爹娘就是这样倒在这帮刽子手枪下的!

王武跟随着络腮胡男人去了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在一个院子前,络腮胡男人轻叩了三下门,这更像是个暗号。开门的是一个有些年纪的男人,一脸警觉。王武被推进了院子,络腮胡还朝院子外的两侧看了一眼,再退回院子,并轻轻地关上了门。

和王武猜测的一样,在里面的一个房间内坐着几个人,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男子正说着话,听到他们进来,就停了话语,看向络腮胡男人,眼睛又聚焦在王武脸上。

络腮胡男人像是他们的头,笑了笑,说,不要紧张,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亲手杀了醉酒的日本武士的男人。像是在夸王武,转而又说,当然,杀人杀得有点没头脑,都没想好退路,就这么武断又冲动的把人给杀了,想过后果吗?想过给其他无辜老百姓造成的傷害吗?……

我,我要报仇!王武的脸憋得通红,是因为被络腮胡男人说得气急,还是因为激动,总之,声音都有点颤抖了,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今天被你们带到这,要杀要剐随你们!

边上的年轻女子突然笑了,有点像是阴沉沉的天空里,猛地跳出了一串彩虹般绚丽多姿。也确实,年轻女子很美丽,比杏花还美。如果说杏花的美,是农村,带着土味的美。那眼前的年轻女子,就是高贵的美了。一看就是从大地方来的人。

果然,那个年轻女子说,我叫邱雪,他叫孙达成,另外两位也是我们的同志刘永雷和赵启化。我们是来到这个诸城县城的八路军情报员。这个叫邱雪的女子指了指络腮胡子和另外两个男子。场面也因为邱雪的笑意而变得轻松了许多。

八路军?王武没完全听明白,这是个什么队伍。他倒是从没听说过呀。

邱雪似乎看出了王武的疑惑,忙给王武介绍,八路军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也是为保护老百姓,与日本侵略者对抗的一支武装力量,目前我們的新一团就在附近,准备拿下诸城县城的鬼子,但因为部队不了解县城里面的情况,所以派我们几个人进来侦察,以把情报反馈给队伍。对了,孙达成同志就是我们侦察排的排长。

邱雪又指了指络腮胡的男人。

那你们,是真的打鬼子吗?过了一会儿,王武问。

当然,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打鬼子,解放县城的。孙达成很坚定地点头。

那我,可以加入你们吗?王武问。

说着话,王武眼圈又红了,这么一个二十郎当岁的男孩子,苦撑了这么久,对着眼前的几个人,他把爹娘,杏花,还有好几个村的乡亲被屠杀的事都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说到后面,有点哽咽,强忍着还是没哭。

半晌,孙达成说,你可以加入。不过,我们是有纪律的,一切都要听从指挥,不能像昨天那么乱来了。

孙达成又说,记住,你的刀,要用在刀刃上!

5

王武跟随孙达成,执行的第一个任务,是去见一个人。那个人住在县城的一个靠近日本驻军的大院子里。

县城长长的青石板路上,孙达成和王武徐徐地往前走,不远处有一队日本巡逻兵排着队列高昂着头走过去,眼睛还不时地往这边瞄了一眼。王武的眼睛不自觉地要看向他们,被孙达成重重地揪了一下手,轻声说,不要看,自然一点。王武点点头,赶紧把眼光给收了回来。

这一条走到大院子的路,足足走了有七八分钟。

在那个大院子的门口,孙达成敲了三下门,没有回应,顺势地又敲了三下,就听到里面的一个声音,谁呀?

孙达成说,是郭队长吗?我是郭老太爷让我过来的。

那个声音说,你等等。

门栓抽动打开的声音,吱吱嘎嘎地往两侧开了,一个戴着伪军军装的大胖子跃然在面前,你们是?大胖子看到他们俩,刚要反应什么,孙达成高大的身子早已上去,一只手很轻松地拢住了大胖子的肩膀,另一只手上的硬物也顶在了他的后背,低声说,不要动,跟我进去。大胖子只好跟随着往院子里面去。王武也跟在后面,往院子外探了一眼,确定没有别人看见后,轻轻地关上了院门,赶紧跟了进去。

屋子里,孙达成坐着,大胖子蹲着,头像鸡啄米般地摇晃,说,英雄,不,好汉,我不是坏人,我给日本人做事情,我也是被逼无奈呀,求求您一定放过我,皇军,不,鬼子就离这不远,您看您要是走,我绝对不会叫出声,我就当你们没来过……

孙达成冷冷一笑,说,郭队长,我们今天不装了,好不好?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只要你吼一声,立马会有十几个甚至更多的日本兵冲进来,但我也有十足的把握,在他们冲进来之前,我手上的枪已经在你脑袋上开了一朵花,即便不小心打歪了,也不要紧,看到门口的这位兄弟没有,他是个卖肉的,身上的那把刀宰掉你是绰绰有余的。你可要想好了!

王武站在旁侧,眼睛扫过来,那冷凛的眼神,看得大胖子不寒而栗。

大胖子的身子明显抖了下,说,好汉,您看,您要我做些什么,我都可以做,求您留我一条狗命。

孙达成说,我只想知道,下一步,鬼子和你们伪军准备攻击哪里,大概什么时间,会有多少人?

大胖子摇了摇头,说,这个,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皇军,不,鬼子都还没安排呢!

孙达成说,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孙达成的眼睛盯视着他的眼睛,大胖子的眼睛明显有了躲闪,说,我,我……

孙达成说,要不要说,你自己想,我可以不开枪,因为开枪会惊动鬼子,但那位兄弟的刀,只要掩住你的口鼻,从你肚子那里入手,因为那里是最柔软的,保证能悄无声息地要了你的狗命。

孙达成还说,别忘了,你是永德村郭老太爷的儿子,你也是个中国人。

大胖子说,我,我……

大胖子的汗在往外冒,似乎是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很快,又似下了决心,说,好汉,我,我和你说。

大胖子靠近了孙达成,嘴巴蠕动,悄悄地说了些什么。孙达成听着点了点头,说,你确定你没骗我?大胖子说,好汉,我真没骗你。孙达成看了大胖子一眼,眼神至少停留了有十秒钟,说,好,我姑且信你,若是你让我知道你骗了我,我一定还会来的。

大胖子讪笑着,说,你放心吧,我真的没有骗您。

孙达成起身,说,那今天就这样,我们走了。孙达成走出了屋子,王武没有动,眼神朝着大胖子看。王武又想到了爹娘,想到了杏花和那些死去的乡亲们,和日本兵一起来村里的,还有那些伪军,他们都是刽子手!王武摸了摸那把刀,他,他要报仇!

孙达成叫了声,王武。又说,咱们走吧。王武看了孙达成一眼,没动。孙达成又说了句,走吧!

王武又回头瞅了一眼大胖子,跟着孙达成往院门的方向走。

临要打开院门时,孙达成转身说了句,郭队长,别忘了,你也是一个中国人,请善待我们的中国老百姓。大胖子愣愣地站在那里,忙不迭地点头。

路上,孙达成对王武说,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不杀这个为虎作伥的伪军队长?因为这个情报,如果日本人发现他们的伪军队长被杀了,他们一定也能猜到情报被泄露了。王武说,那他不会去给日本人汇报吗?他把情报告诉了你。孙达成说,当然不会,如果他去说了,那日本人也会把他给杀了,对这种轻易透露情报的人,日本人也绝对不会姑息的。

6

任务的艰巨性和困难性是无以复加的,一天,王武刚吃完早饭走到院子里,孙达成从屋子里出来,说,刚好刘永雷和赵启化出城执行其他任务,王武,待会你跟我和邱雪出去一趟。又说,带上你的刀。王武愣了一下,说,好。这还是第一次,孙达成这么认真的提醒他带刀。

他们走出院子,穿过了一条小巷。孙达成和邱雪走在前面,王武跟在后面,步履都是匆匆的。王武没有问去哪里,当然,也不需要问。孙达成是个老侦察员了,他很清楚应该干什么。年轻的王武早已佩服他了,只要是做有利于他报仇的事,他都是无比乐意做的。

不知不觉,他们到了一處烟花之地。所谓的烟花之地,即青楼。王武没去过,刚站在门口,有浓妆艳抹的女人迎过来,他的脸就不自觉地红了,并且往后退了几步。王武有点明白了,怪不得邱雪要乔装打扮为一个男人的装束。

孙达成转身,对王武悄然耳语,你在旁侧的过道里接应我们,我们出来后,到时可能要分三路回到院子里去。王武点点头,说,好。

孙达成和邱雪上去了,进了楼门。王武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有几分怯意的同时,也有些好奇与期盼,这烟花楼宇中到底有些什么?据说这里面的女人是专门伺候上楼的男人的,那又是怎么伺候呢?关于这一点,有一天隔壁邻居鲁叔和他们几个半大小伙说过,还说得是足够的声情并茂,鲁叔说,那里的女人可都漂亮了,你一走进去,她们就会像蛇一样贴进来,搂着你的身子,唤着你,拉着你,靠近着你……鲁叔说得正兴起,刚好杏花远远地从村口过来了,王武赶紧去迎了上去。王武也想杏花像蛇一样贴进来,搂着他的身子,唤着他,拉着他,靠近着他。但王武不敢。王武站在杏花跟前,呵呵呵地笑个不停,杏花就拍了拍他的鼻子,害羞地说,傻样!

王武还在想着的时候,孙达成他们已经进去有一会儿了。刚刚还在头上的太阳,这会儿不知去哪里了,整个天际都像是暗了下来。过道里走来走去的人,都是匆匆忙忙的,其中也有人径直地走向了烟花之地,门口就有浓妆淡抹的女人迎了上去。

孙队长他们,不知道顺利吗?

王武的眼睛瞟向了烟花楼,正对着他的二楼三楼紧闭着的窗。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们还没有下来,王武的手心已经有了汗。是不是今天的任务比较难完成?按照事先的约定,时间越长,任务完成的越艰难,有可能,对方已经在这里设下圈套,孙队长和邱雪已经被捕了!毕竟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孙达成之前就说,如果他们迟迟不出来,王武就马上回去,把他们出事的事情传达给其他同志,并且赶紧撤离那个院子!王武攥紧了藏在胸口的刀,他想过要冲进去。咬咬牙,他还是忍住了,万一里面有埋伏,自己不也一起被抓了吗?那谁又回去报信呢?他想着,再等等,再等等。

不远处,竟然有此起彼伏的整齐脚步声传来,这一听就是日本巡逻兵,听声音,他们跑得很快,要不了几秒就能跑过来了。

我……

王武心里想着,大不了就冲进去了!弄不好是孙队长他们真出事了,比起孙队长他们,自己的这点小命算什么,杀一个够本,多杀一个就是赚了!

王武在往前移动时,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王武瞬时就要拔出刀砍上去,转身一看竟是孙达成。孙达成低声说,我已经让邱雪先走了,赶紧撤!王武心里一阵欢喜,点头。

两人再分两个方向,悄然地往院子的方向而去。

7

这一天,孙达成回来时,面色凝重,连邱雪递过来的水杯也没接,说,鬼子秘密对我新一团三营驻地的村子,开展了一次扫荡,三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们有好几十个战士牺牲了,还有好多乡亲也……

孙达成的眼圈有点红了。

那怎么办?邱雪的眉头也紧锁在一起。

孙达成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让咱们的新一团早一点解决县城的鬼子——又说,上次,我手绘的鬼子的主要布防图和兵员部署,已完成了一大半。时间上很紧张了,如果我们可以将这布防图和兵员部署了解得更加清晰些,我们同志的牺牲就可以更少一些。所以,我现在命令——

今晚10点,刘永雷,赵启化,负责去把鬼子在西南角的军火库给我炸掉,一来可以炸毁他们的弹药储备,另一方面也把鬼子给引过去——

同一时间,我和王武,去鬼子的指挥部偷布防图和兵员清单,只要军火库一炸,一大半的鬼子都会赶过去,我们就有机会了——

邱雪留守在这里,我和王武,无论是谁把情报送回来,你都要想办法送出去,新一团要攻打进来,全靠你了——

邱雪说,排长,让我和你一起去鬼子指挥部吧,我有经验,让王武留守——

王武说,不不,还是我去吧。

孙达成说,不说了,执行命令吧!

孙达成的声音那么有力,似乎还有些沉重。在场每个人的眼眶,那一刻都红了。谁都明白,这次的任务意味着什么。

夜幕下,孙达成他们将兵分两路,往不同的方向而去。临出门前,邱雪说,小心!这两个字,是对孙达成说的,也是对每个人说的。王武摸了下那把刀。今晚,也许这把刀要唱主角了。报仇!王武暗暗地咬了一下牙关。

路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了,他们尽量走得小心,以不引起日本巡逻兵的注意。

终于,他们到了离鬼子指挥部隔了两条巷子的一处墙角处。天上星星点点,孙达成有一会没说话,似乎在思忖着什么。

焦急等待了半晌,离此有些距离的西南方向的军火库突然爆炸声四起,伴随着的是火光冲天,像要把大半边天空都给照亮了。急骤的警报声顿然响起,轰隆轰隆地想要把天都要给拆了。鬼子指挥部那里的声音响起,车辆声,无数人跑步的声音,由远至近,又由近至远,去的应该就是军火库的方向了。

孙达成沉声说,我现在过去,你在外面接应我。王武说,不,我也进去。孙达成说,执行命令!王武没有办法,看了孙达成一眼,只好点头。

别看孙达成身高体壮的,但整个人的身形还是挺灵活的。很快,他就消失在一片漆黑中。夜的漫长等待中,王武又想到了杏花,杏花的浅笑盈盈,杏花的美丽大眼睛,杏花的长长小辫子,若不是这次的变故,杏花就成了王武的媳妇,像娘说的,王武一定会对杏花好的,只要有一口吃的,就一定饿不着杏花。还有爹娘,杏花在,那是多么让王武满足而又期盼的好日子。

正想着,不远处鬼子指挥部骤响的枪声,惊起了王武的一身冷汗,要糟!孙队长不会被发现了吧?枪声四起,还有一排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王武已经掏出了刀,刀在夜色中还闪着银白色的光。

一个穿蝗虫服的日本兵以飞快的速度到了眼前,王武刚要把刀砍上去,一个沉沉的声音,是我。竟然是孙达成。孙达成将手上的一份东西塞在王武手上,说,赶紧走,把布防图和兵员部署带给邱雪,拜托了!王武说,一起走吧。孙达成说,一起走就走不掉了,你快走,我掩护你!说话的时候,好多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还有各种呼喊声,孙达成一把推开了王武,指给他看前行的方向,拿起枪,就朝着来人的方向“砰砰”地开上两枪。

王武咬咬牙,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孙达成。王武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跑,夜的风声在耳边响起,还有那些杂乱的枪声,越来越远,直到什么也听不见了。王武的鼻子里酸酸的,想要哭。

院子已经到了跟前,王武刚拍了下门,门就开了。邱雪就站在门内。进了院子,又进了屋,邱雪看了眼王武,说,孙队长呢?王武颤声说,孙队长让我把东西带回来交给你,他,他掩护我……邱雪眼里汪出了泪。还没说上几句话,似乎,有脚步声传来,虽然已经尽量放轻了,但因为夜的静谧,这样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的被放大了。

王武已经拿出了刀,说,你快走,我掩护你!这一刻,王武感觉自己就像孙达成附体,身上突然也充满了勇气和力量。邱雪说,不,我们一起后院走!院子门有被轻轻推动的声音。王武说,快走吧,不然我们都走不了了。邱雪点点头,将王武刚刚给的东西背着,打开院后门,匆匆离开了。

院子门在轻轻的吱嘎声中打开了,有脚步声徐徐靠近,近到了屋子门口,清晰地看到几个人的影子像贴在窗口,王武冷笑了下。门被狠狠撞开的同时,等候多时的王武早已挥舞起手上的刀,刀风一样的在一个黑影的脖颈处轻轻划了一刀,应声倒下。又一个黑影扑过来时,王武的刀再次飞快地划过了他的脖子。

枪声响起。

王武手上的刀,又像长了翅膀似的扑向了那个开枪的黑影。杀了一个够本,杀了两个三个是赚了。王武缓缓地倒在地上,他看到了爹娘,也看到了杏花,还看到孙达成他们,都在朝他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王武还看见邱雪把东西送到了新一团,新一团对縣城发起了猛攻,日本鬼子被打得片甲不留。

王武缓缓地、轻轻地闭上眼睛,眼角流下满足的泪水。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武士鬼子杏花
杏花语
北陂杏花
剑龙是武士吗
白杏花
“武士”挡道
剑龙是武士吗?
鬼子们的敬礼
我输了
亡羊补牢
怀念杏花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