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禁(小小说)

2021-03-24 11:16刘正权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吴先生大伟小雨

刘正权

酸水从胃里往喉咙口窜,眼看就要突破禁区,陈晓丽使劲长吸一口气,把酸水強行压回胃。

可能用力过猛,下身竟有了暖意。

晚饭后洗澡时才发现,暖意的出处,是尿失禁了。

陈晓丽把内裤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检阅再三,除了尿渍,她找不到可以替代的词语,不是白带,不是别的分泌物。

对一个儿子都成了家的女人来说,这点生理常识,是必知的。

还有一点必知的生理常识,陈晓丽很想绕过去。

为此,陈晓丽破例在洗完澡后又穿戴整齐,出门。

儿子吴大伟追着后面喊了一声,妈,带两斤女巫指回来。

儿媳丁小雨怀孕三个多月,害口,特别喜欢吃这种进口的葡萄。害口是小城方言,妊娠反应的意思。

陈晓丽不喜欢女巫指这种葡萄,她喜欢美人指,吃的理由呢,有婆婆跟媳妇比着吃葡萄的吗。

买了两斤女巫指,陈晓丽没来由觉得胃里酸水四处奔涌,牙一咬给自己买了斤美人指,吃了几颗,酸水得以平复,陈晓丽才绕道进了药店,买了早孕试纸。

她疑心胃里泛酸跟那个事有关。

根据日子推算,陈晓丽不敢抱侥幸心理。

吴大伟的爸爸在外地工作,一周回来一次,哪怕是应付,床上那点乐子也不好草草了事。

第二天取了晨尿做实验,三分钟后,试纸上的两道紫红色条带很醒目地钻进陈晓丽眼帘,陈晓丽哭笑不得了。

虽说大家都嚷嚷着二胎开放,赶上了好时代,可陈晓丽从来没觉得好时代跟自己有关。她都作好当婆婆的准备了,猝不及防要放下身段当妈妈,滑天下之大稽不是?

带着苦笑,陈晓丽拨通丈夫吴志雄电话,我有了!

有了什么?还没睡到自然醒的吴志雄面对没头没脑的这三个字,预期反应跟陈晓丽想象中大相径庭。

委屈刷地从脚底的涌泉穴窜到头顶百会穴,啪!陈晓丽挂了电话。

当年怀吴大伟时可不是这样。

陈晓丽清晰记得,她刚电话里告诉吴志雄我有了时,吴志雄就在那边狂叫了一声,媳妇你好伟大,跟着更伟大的是,吴志雄骑着自行车跑遍小城买了两斤酸葡萄赶到陈晓丽单位,葡萄还没大上市,青涩得不能入口。

看着陈晓丽被葡萄酸得直咧嘴,吴志雄一脸的疑惑,怀孕不是要吃酸吗?

陈晓丽嗔道,还没到害口时节呢。

此一时彼一时,陈晓丽眼下硬是有了害口的感觉,她这是心理上的害口,期冀被人重视的一种生理反应。

丈夫鞭长莫及不要紧,陈晓丽还有儿子,吴大伟对她一向可贴心了。母子之间什么好消息都是第一时间分享的。

一念及此,陈晓丽迫不及待去敲吴大伟的房门,门敲得很急很重,直到丁小雨不满的声音传出来,陈晓丽才有如醍醐灌顶般想起,儿子躺在另一个女人怀里了。

她竟一厢情愿的以为,儿子永远属于她的。

莫非,这个孩子的到来,是为了填补她一度空缺的怀抱?

门开了,儿子眼神写满怨怒,妈你怎么回事啊。

陈晓丽赶紧收缩一下小腹,一副做贼心虚的神情,小腹那,根本不会有变化的。母子连心,陈晓丽的动作到底引起吴大伟的关注,妈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

气色这么差,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自己的事,自己晓得!

自己的事,自己晓得,是小城秘而不宣的一句话,女人怀孕不舒服,叫自己的事自己晓得。

丁小雨正在自己的事自己晓得这个当口,吴大伟立马听出陈晓丽话里的隐语,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妈妈一眼,这叫什么事吗?缩回房间去了。

这叫什么事吗,难不成陈晓丽跟丈夫做那个事犯天下之大不韪了?

还真是天下之大不韪,陈晓丽的天下,除了儿子媳妇,就是丈夫。

起床后,媳妇没给陈晓丽好脸,儿子呢,好脸坏脸都没有,整个一思考者石膏雕像。

妈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吃完饭,儿子带媳妇去医院做例行孕检时说。

好的,好的!陈晓丽心里暖了一下,总归是儿子,晓得妈妈也应该孕检,享受一下准孕妇待遇。

丁小雨做完B超,陈晓丽被叫进另外一个诊室,医生直接指了指里面的手术台,说,躺上去!

陈晓丽刚躺上去,就听见器械声响,陈晓丽吓一跳,说你们做什么?

医生说人流啊。脸色苍白的陈晓丽哗地爬起来,谁告诉你我要做人流?

外面那个吴先生啊!

吴先生,陈晓丽心里堵了一下,她很想看看这个擅自给妈妈作主的吴先生此刻的表情,偏偏,看不见。

陈晓丽身上又是一暖,这一次,尿没失禁,是眼泪,决了堤。

医生不耐烦了,哪那么娇气啊,不疼的,吴先生给办的是无痛人流,像蚂蚁咬了一口那么轻。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吴先生大伟小雨
神奇的边界线:一不留神就出国
卧薪尝胆
二桃杀三士
第三十一个蛋
介子推守志
不会说话
本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