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芒熟了(小小说)

2021-03-24 11:16吴万夫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麦芒作品集笔芯

吴万夫

唐小渡应聘到《金蚂蚁》杂志社做编辑时,麦芒已从主编的位子上退休多年。此前,麦芒曾经给唐小渡发过小说专辑与评论;作为回报,唐小渡也掏钱买过他的作品集。这种投桃报李的事,相信在不少作家与编辑身上都曾经发生过,时过境迁,大家自然而然很快就会淡忘了彼此。

唐小渡真正对麦芒的认识与了解,是从他到了《金蚂蚁》杂志社之后。退休后的麦芒仍然笔耕不辍,隔三岔五将信件送到杂志社收发室,顺便领上一沓信封与稿纸什么的。在网络化时代,麦芒仍然坚持传统方式写稿投稿,着实令唐小渡心生敬佩。对此,办公室主任侯乙却是满脸刷上鄙夷不屑的神色,嘴一撇:“麦芒就是个爱贪占小便宜的人,如今退休已多年了,工资都拿到五六千,竟然还将私人信件拿到单位寄!”

侯乙还向唐小渡披露了麦芒爱贪占小便宜的具体细节:其他同事领一支签字笔芯差不多能用一个月,而麦芒每个月至少都要领两次。“多领一支笔芯干什么呀?拿回家呗!一支笔芯也就几毛钱,就这他都看中了!”素来与麦芒不睦的侯乙愤愤地说。针对麦芒的行径,侯乙还专门想了一个孬点子:凡是来办公室领取笔芯的,必须拿用完了的旧笔芯换取新笔芯。侯乙想,这下麦芒总该有所收敛吧!谁知以后的每个月,麦芒仍然要领两次新笔芯。侯乙开始没在意,偶然的一天,他从旧笔芯上看出了端倪。

那天,侯乙拿着麦芒递上来的两个旧笔芯,放在眼前转动了几下,又将新笔芯与旧笔芯比较一番,结果发现两个笔芯长短、粗细不一。侯乙把两个旧笔芯很不客气地塞给麦芒,说:“麦主编,你的旧笔芯与新笔芯型号不对,这两个旧笔芯不是我们单位购买的!”麦芒当场被闹个大红脸,捧着两支旧笔芯,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麦芒原有的形象,蓦地在唐小渡心目中一落千丈。

后来的几次饭局,进一步加深了唐小渡对麦芒的不好印象。在此期间,麦芒给唐小渡推荐了一个叫卫云涛的投稿作者。卫云涛是当地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民警,业余时间喜欢写小小说。或许是警察职业铸就了卫云涛的忠诚度,虽然他每次投给唐小渡的作品到了主编那里都被毙了,但他依然锲而不舍地给唐小渡投稿。如果换了别人屡投不中,早已转向寻找其他关系了,但卫云涛偏偏“一条道走到黑”,始终坚持只将稿子投给他一人。这让唐小渡很是感动,更加认可他的人品。

文坛也是江湖,是江湖都少不了圈子,这就免不了饭局。卫云涛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每年春节过后,他都会雷打不动地约上麦芒、唐小渡两个人聚一下。每次在饭桌上,麦芒都要自吹自擂一番,自诩桃李满天下,滔滔不绝地讲述经他手培养了多少作家,哪个著名作家当初是在他的鼎力推荐下,其处女作才得以在《金蚂蚁》杂志上发出来,从而在全国一炮走红。唐小渡认为,麦芒过度地拔高了自己,创作纯粹是个人爱好,一个人能否成为作家,凭借的是天赋与后天努力,岂能是靠某个人培养出来的?编辑不过就是个修修补补的小裁缝而已,千万不要把自己真当成了一棵葱。

麦芒的每次自夸,都让唐小渡有些生厌了,但在嘴上又不得不对他说着恭维的话。唐小渡有时也恨自己,这就是小文人的虚伪,虚伪的小文人能不累吗?本来,唐小渡也多次想过要拒绝这类饭局,但他又实在不忍心驳了卫云涛的面子。

今年春节过后,按照惯例,卫云涛又约上麦芒与唐小渡小聚。不过,这次在饭桌上,口若悬河的麦芒很快转移了话题。麦芒对卫云涛说:“今天挺赶巧呀,我早晨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卫云涛问:“麦老师打电话有事?”

麦芒说:“以前借你的钱,我本想通过微信转给你,又担心微信转账不安全,想打电话咨询你一下。”

卫云涛笑道:“麦老师最近发财了?”

麦芒轻声回应:“谈不上发财,已欠好久了。”

卫云涛倒是爽快:“不急着还,麦老师。——留下买补品吧!”

麦芒含糊其辞:“你要是不急用,我就再缓缓……”

从他们的对话里,唐小渡没听出麦芒有丝毫还款的诚意。接下来,麦芒又向卫云涛与唐小渡分享了他以前出版作品集时遇到的三件“幸事”——

第一件事,他与某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双方约定,开机印刷前付70%书款,剩下的30%待印刷后結清。结果出版社意外发生火灾,导致部分合同焚毁,所以对方在无合同凭证的情况下,自动放弃了让他支付余款的诉求。

第二件事,他的另一部作品集是朋友帮忙出版的,属于半卖半送性质,免了书号费,只让他掏印刷费。朋友是出版社社长,答应他先印书后付款。结果却发生一起刑事案件,朋友在窃贼入室行窃过程中惨遭杀害,他又省下了一笔费用……

第三件事,他新近出版的作品集是在蓝天印刷厂印刷的,老板此前曾与他有过业务往来,两人算是老相识。那天到车间提书时,他以手头拮据为由,缓交五千元,答应过段时间再结清余款。结果没过多久,老板猝然患脑中风失去记忆,他所欠的钱也就不了了之。

“我出版三本书,却花了极少的钱,主要是我运气好……”麦芒眉飞色舞地讲完这三件幸运的事,还哈哈地笑了起来。

唐小渡的脊梁沟在笑声里冒出了一股股冷汗。面前这个满头银发、年过七旬的老人,在他眼里不仅是陌生,还令他有些恐惧。唐小渡原想到,随着年岁的增长,人老了会更慈祥、更和善,可眼前的麦芒更锋利刺人!那顿饭,唐小渡如鲠在喉,完全败坏了胃口,同时他也暗下决心,今后再不参加这样的饭局了。

吃罢饭辞别过麦芒,卫云涛不经意地向唐小渡说起几年前,麦芒因家人生病半夜向他借钱的事。具体借了多少钱,卫云涛没有说,唐小渡也不便问,估计不会是个小数目。唐小渡没有接卫云涛的话茬儿,而是向他问及心中的另一个不解:“麦主编一直以老师自居,他向每个人介绍你时,都说你是他的学生。——麦主编是不是真的在学校当过老师,教过你呀?”

身为警察的卫云涛不乏率真之处,连连摆着手道:“没有没有,麦主编没做过老师,也没教过我。麦老师在《金蚂蚁》杂志做主编时,曾经办过一次写作函授班,我也报名了。很遗憾的是,单位随后派我外出参加业务培训,我只好主动放弃了那次函授学习的机会。虽然麦老师没给我看过一篇稿子,但他从此认下了我这个学生……”

唐小渡突然有一个预感,麦芒欠卫云涛的钱,怕是要被他带到棺材里去,永远不会还给他了。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麦芒作品集笔芯
转一转,日期早知道
绍兴市柯桥区稽东镇中心幼儿园应美辰教师指导作品集
麦芒上的风景
麦芒
张健书法作品集
可摇动出笔芯的自动铅笔
人间的事
岁末盘点人人都出作品集 展望来年个个都有新希望
五月的童话
胰岛素针头重复使用不可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