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一刀(小小说)

2021-03-24 11:16白龙涛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屠宰场屠户牲畜

白龙涛

任金魁五岁上就跟着父亲杀猪宰牛,耳濡目染,言传身教,尽得父亲真传;配上一副好身板儿,杀猪宰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刀了结牲畜性命,是张家店方圆百里屠宰行的领军人物,乡人谓之任一刀。

豫东乡下,逢上谁家婚丧嫁娶寿诞添丁,都要杀猪宰牛,宴请亲朋。接到请柬后,任一刀将牛耳刀磨得精光闪亮、削铁如泥;尔后祭刀,他把刀摆在当堂中央,点上香炉,“嘭嘭”四个响头,起身,拿红绸把刀包了,在妻子金秀温软的目光中去了。

请家早已候在门口了,众星捧月般将任一刀拥向待宰的牲畜,便有一海碗温酒端了上来。他一仰脖,酒碗便亮了底儿,脸色由黧黑酿成紫红,透着一股子热气。真是奇了,刚才还桀骜不驯的牲畜见了任一刀,只有颤抖的份了。任一刀运气凝神,一双细眼越睁越大,朗声道:“牲畜牲畜你别怪,你是人间一道菜。”随即将红绸向空中抛去,口衔尖刀,出其不意地捉住一条猪腿,右脚一勾,快速将猪掀翻在地,一刀捅其要害。转眼间,牲畜轰然倒地,连挣扎的份儿都没了。这时,那红绸刚好落至眉前,他一把接了,包了刀,站在场中,面不改色,气不发喘。人群一片寂静,继而掌声雷动,喝彩一片。

任一刀只在本镇做营生,超出这个范围,请家的开刀礼再高,他也决不会抢同行生意;任一刀收开刀礼不定价格,富户多收,穷家少收或免收,但有一样东西任一刀必取——猪耳朵。金秀爱吃猪耳朵,只要金秀爱吃,任一刀就会向请家讨要,甚至开刀礼分文不取。

金秀是任一刀的女人。每次外出营生,金秀就站在村口用温软的目光送他,有时喝酒晚归,金秀便站在黄昏的村口呼唤——当家的啊,归来吃饭哪……声音甜腻腻的像裹了蜜,甜遍了整个张家店。这时,任一刀便故意躲起来,一任金秀甜腻腻的声音在心里流淌。

任一刀的家是方圆百里的屠户们歇脚的地方。每有客人来,金秀烧水做饭,加衣添被,伺候得熨帖周到。酒酣耳热之际,客人总要醋意十足地骂:“你狗日的任一刀真他娘的有福!”任一刀嘿嘿地笑着,一脸的幸福。

乡里开办了屠宰场,禁止私人开宰,屠户们就偷着干营生。

丁家庄丁守金最近几年贩羊皮发了财,大儿子结婚,自然要办得体面气派,五头猪一头牛,开刀礼五百!任一刀想带着屠户们接私活补贴家用,但金秀要生孩子,是需要照顾的。金秀摸着隆起的肚子说:“我生孩子时,不准你离开我半步,我怕。”任一刀涎着脸说:“女人生娃是不准爷们儿进的。”金秀扑哧一声,笑得泪光闪闪,嗔道:“憨货!”

任一刀在院子里踱了几圈狠了狠心,去了。没有金秀温软的目光,任一刀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像丢了魂儿。

当任一刀提着十只猪耳朵心急火燎地赶回家,得知金秀因送诊耽误,失血过多而去时,一下子瘫倒在地,魂丢了,再也无法寻回了。

金秀是任一刀的女人,是张家店难找的好女人,应该走的体体面面。任一刀牵来五头猪一头牛。开宰那天,方圆百里的百名屠户一个不落全来了,二尺白绫额前系,个个面色沉郁凄然。

任一刀坐在灵棚前,耳朵贴在棺材上静静地听,听金秀唤他回家吃饭哩,他已经两天粒米未进了。

院子里的争吵声越来越大,任一刀站起来,踉跄来到院里,眼被夕阳刺了一下。张屠户与田屠户已经交上了手,搅起院子里的一层浮土。任一刀咳了一声,两位便住了手,大伙儿静静地看着他。任一刀把刀从怀里掏出来,人群里有人吆喝:“刀!刀!”众人把刀全掏了出来,个个眼里充满了血光。任一刀说:“闪开”,人群一下子乱了,包刀红绸飘满了天,又缓缓飘落,纷纷扬扬像下着一场红色的雪。人群向牲畜拥去。任一刀吼道:“站住!”秋风飒飒吹来,任一刀身子晃了一下,順着众人闪开的道儿走到牲畜前。残阳如血,翻滚奔涌!任一刀的胸脯剧烈地起伏,脸色如酱。“牲畜牲畜你别怕,你是人间一道菜!”众人齐喝,响天震地!任一刀嘴角抿着一丝笑,把红绸向空中抛去……杀完五头猪,血腥混杂着土腥,在院子里弥漫。任一刀望着那头牛,干涸的眼里挤出两滴浑浊的眼泪。“嘣”的一声,他手里的刀断作两截,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里缓缓流出。任一刀解开牛缰绳,牵上牛走了。

走的时候,任一刀望了一眼头顶上的槐树,刚才抛上去的红绸已被树枝牢牢挂住。

第二天,乡办屠宰场招工,屠户们都报了名。

两个月后,任一刀的牛生下一只牛犊,他和他的牛再也未踏进屠宰场半步。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屠宰场屠户牲畜
《狼》的寄托
东莞:生猪定点屠宰场整合取得成效 9镇生猪定点屠宰场关停
“牛魔王”
失去自由的地方—牢
张屠户
法国议会建议屠宰场装监控防虐待
哥斯达黎加屠宰场用动物内脏、粪便发电
冬季牲畜的饲养管理和疾病防治
为什么给牲畜喂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