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行(组诗)

2021-03-24 10:47刘益善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风沙白杨消逝

刘益善

張家口

历史的一道重门

自古兵家必争

连绵不绝的山脉

雄奇险峻的壕城

嚼碎过王朝的骸骨

宫廷的腐败荒淫

壮士的血缨

汇进马蹄践迸的火星

从寂静山林

贫瘠的乡村红色土地

洪流般的解放之伍哟

爆响了沉重的炮声

最后一个王朝缺口了

张家口开放了崭新里程

革命、共和国、人民政权

张家口,一道钢铁的门

岿然!永固!长镇

桑干河上

太阳曾经照在桑干河上

我从您这里读到

桑干河,北方的河

春风里淙淙流响

暴风雨来了,河水

卷起了大波,滚翻着浊浪

桑干河,您流向了何方

在荒野里消逝

在苍茫里消逝

太阳仍旧照在桑干河上

河面闪耀着鳞鳞金光

您从那深处流来了

灌溉着荒原、渴地

流进一代人的胸膛

逶迤之诗

古长城,逶迤的诗

峭拔,险奇,豪壮

龙旗卷朔风

残阳映着刀光

塞笳胡角频吹

军柝敲着冷月与营帐

血肉筑成的诗行

古长城逶迤在边关

崇岭,中国的胸膛

辨识青色砖块上的文字

读着一个民族的伟大

是骄傲?是创举

万里山河的脊梁

烽火台

褐黄色的泥土、砖石

古长城碟畔遗忘的堡垒

血肉、泪水浇拌

遥远漠北的眼睛

苍老而高举的胳臂

烽火燃起来了

狼烟在高天抖颤着

恐怖,苍凉,紧急……

消失了,那个时代过去

久远了,有些颓败的古城

烽火台成为遗迹

眼睛还睁着,清亮

胳臂还举着,有力

我望见毗连的营房

和那雄壮的军旅

高原印象

我从遥远的南方来

那里虽然已进入秋天

却没有秋的容颜

平野上仍腾跃着绿色火焰

我兴冲冲来到塞北

第一次顶着这苍色远天

高原用裸露的胸脯欢迎

风沙友好地撩拨我的双眼

田野上的绿色庄稼呢

蝈蝈是不是过早地冬眠

土圆仓像排立的墩鼓

遗给我的是黄蒙蒙的一片

这里的阳光也变得温柔

和主人的豪放相反

主人邀我吃大块羊肉

阳光抛洒我软绵绵的光线

啊,塞外,啊,高原

是不是你巍立在风沙前沿

才有南方的一片锦绣

才有我故乡的丰饶温暖

塞外矮杨树

你和白杨本是一个家族

却和白杨有各异的风度

他高大挺拔仰天哗笑

你粗壮墩实簇居起舞

伏立着你等待风沙的到来

太高大会把目标暴露

你是高原绿色的斗士

护卫着羊牛、庄稼、房屋

那厮杀是酷烈的啊

漠野上冷落、萧条、光秃

只有你用身躯、枝叶拼挡

长年的战斗,使你干粗枝突

无边风沙中的旗帜

风沙里屹立一个勇敢的民族

世世代代繁衍生长

在漠天里绘一幅壮丽蓝图

歌唱塞外的矮杨树哟

我将一腔热情向你倾注

白杨的潇洒美在外表

你的顽强美在心灵深处

漠地

曾有过蓝天下翻滚着碧浪

碧浪中星星花散发着芬芳

白云在碧浪里嬉戏欢跳

千百种虫儿在草地上演奏乐章

那是春天,现在是深秋

繁华的岁月似被人遗忘

一个褪尽红颜的老妇

听任漠风高唱着苍凉

漠地,寂寞中度日

他有过奉献,有过青春

却没有消沉,没有悲哀

他不需要别人怜悯的目光

在寒冷里他没有发抖

还将那枯黄的鬓发高扬

有种子,有根深藏在心里

热血在地底下滚烫

他在沉寂中等待

他在肃杀中盼望

还会来的,那逝去的春

那人欢马笑,那春深草长

旅途远寄

旅途是遥远遥远的

穿过静默的山,而水

轻轻流动如你的絮语

漫长的戈壁滩,阳光

反射给我闪烁的记忆

怎么会寂寞呢我的心灵?

周围就是生活

何况我还有泰戈尔的诗

及你的不会消逝的赠言

心室已经满载,满载

朋友的热情,旅途的感受

一如这拥挤的列车,货架上

高垒的式样无穷的旅包

却有一间门扉紧闭

珍藏着站台上你的叮嘱

钥匙在你手中,等待着

我等待着你亲自开启!

开了,夜来香

我们聚会的季节

绿洲,新城,温煦的风

傍晚,浓郁的友谊

脚步踏动诗的节奏

街心花园漾起

一片彩色的微笑

夜来香举起蓓蕾

花瓣缓缓展开

裸露一颗黄金的心

干渴曾经扼杀春天

坚强的种子在大漠

播下,就要生长

汗水与热血浇灌

我看到你的花了

而果实滴落甜蜜的音韵

当我作别的时候

我将拾一捧喷香的精英

走向我的故乡

责任编辑:邱红根

猜你喜欢
风沙白杨消逝
逝水
废园
一个追拍马拉松的人(小小说)
白杨
时间的年轮
沙枣花
都怪祖先
消逝的打麦场
消逝的打麦场
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