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杀口

2021-03-25 17:06袁作军
小小说月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土丘树丛大腿

袁作军

民国时期的丁村危机四伏,最令人胆寒的是青杀口。村民们讳莫如深。从来不信邪的丁石磙,十八岁被抓壮丁之前,一直都没有搞清楚,青杀口究竟有什么可怕。他偷偷去走了几趟,根本没事嘛。

一马平川的丁村地盘上,北边三里不知道怎么就有土丘一座,高不过十丈,广不过百亩,东西两边是断头的小河。古时候这里是个乱坟岗。土丘上杂树丛生,野花繁茂。过土丘,继续向北,十五里地就到热闹的邹集街上了。丁村人宁可向东弯转多走十多里,从东村、左家湾、小湖滩,辗转去邹集,也不敢轻易走青杀口。

日军投降后,丁石磙偷了长官的一把手枪,就开小差回家了。但他念念不忘青杀口:“那里究竟有什么呢?”

老人们支支吾吾不肯说。逼急了,丁石磙的老爹就喝道:“那里有狼精!”

丁石磙呵呵一笑:“‘南京?还北京呢!哪儿来的狼?”

老爹就挽起褲管,露出大腿。大腿根上到屁股上赫然一个碗口大的伤疤,阴森森的。老爹说:“这就是那狼精咬的。我是跑得快才捡了一条命。那里至少被咬死过十来个人,吃得只剩下骨头。年轻时我血气方刚,也不信有狼精,结果……”

老爹告诉丁石磙,上土丘有一道几十丈的大斜坡,狼精专找推车的人咬。车载重物,推到坡上,身体负重,拼力推行,又不能放下来。这个时候,狼精飞快地冲过来,咬人的大腿……

丁石磙说:“怎么不放下车子,打它呀?”

老爹说那么陡的斜坡,一旦放手,车子倒退,也是要把人撞死撞伤。再说呢,那狼已经成精了,打不死。

村里的老学究告诉丁石磙,确实有一种凶狠的湖狼,不过现在渐渐绝迹了。

丁石磙做好了防护,推着车子就去了青杀口。他推着几袋子稻草却故作吃力地缓步上坡。到了中段,果然,一头背部黄毛,肚下白毛的湖狼,钻出树丛,快如闪电,飞奔过来。丁石磙果断地把车子往旁边一掀,早已打开保险的手枪“砰砰”就是两枪。那湖狼倒地一个翻滚,回头一闪就不见了,滴了一路的血珠子。

丁石磙回村召集了百十个青年人,要去打狼。老人们厉声制止:“去不得!那狼成精了的!”

丁石磙说:“我有枪!”

年轻人们一声怒吼,持棒挥刀杀进了青杀口。那只受伤的狼逃出树丛,又被围追堵截,最后跳到河里,打算泅水过河。丁石磙跟着一跃而下,一个猛子追上湖狼,硬生生拽住其后腿,沉入水底。狼淹死了。拖上岸,丁石磙又朝它开了几枪:“就这点道行!哈哈哈……”

为了永绝后患,丁石磙建议村民把青杀口土丘上的杂树乱草伐掉,改造成良田。村民们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要,不要。那里清朝的时候过阴兵,出僵尸,现在出狼精,煞气太重。”

丁石磙笑道:“你们都不要,那就活该我发财了!”

丁石磙花钱请工,斩草除根。很快,青杀口土丘就成了百十亩良田。村民们背地里议论:“这个二愣子不知死活,有他哭的时候!”

没几年,土改工作队来了。丁石磙成分就被划成了地主,天天捆绳子,挨批斗。

村民们暗自庆幸,还好没上丁石磙的贼船。不过没几天,据说上级军首长来了特别手令:不得为难丁石磙同志……

村民们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疑惑地嘀咕:难道说丁石磙给共产党游击队种军粮的事,是真的?

猜你喜欢
土丘树丛大腿
登铜雀台
大地的影子
后山黄昏
蝴蝶(8)
黄土丘上,谁家的水滴碎流年
趣图
夏夜追踪
吃肉长肉
男人的大腿
让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