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

2021-03-25 06:16张玉兰
小小说月刊 2021年3期
关键词:癖好青丝小美

张玉兰

那年,在德阿产业园的一家公司里,我认识了做秘书的小美。

小美长得并不美,但她的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为她增色不少。因而,小美格外珍惜她的头发,从不去理发店洗头吹头,也不用洗发水,而是用一種叫皂角的植物来洗头,她说,她的老家阿坝那边很多人都用这个洗头。

每次看小美洗头,都感觉那不是在洗头,而是在虔诚地做一场修行。平常我们洗头,十来分钟就搞定了,而她却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感觉她的时间都是用来浪费的。

有时我会说她,花大把的时间来捯饬你的头发,还不如拿来干点别的。

小美却说,父母没给我一个姣好的容貌,先天不足,只有靠后天来补了。

在小美的精心护理下,她的长发披在肩上,就像一面黑色的缎子,又柔又亮。有人偷偷拍来发在公司的微信群里,立即引来大家的热议,有人说,这么漂亮的头发可以去拍广告了,也有人说,这头发比当年那个飘柔广告里的头发都还漂亮……

在产业园里,我和小美都是外乡人。每天晚饭后,无聊的我们就会在产业园里一家一家地数着落户在这里的企业,站在它们的围墙外争论这家是做什么的,那家又是做什么的。

在一家工厂的围墙外,小美对我说,当初她来产业园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里。这里不仅工资高,福利待遇也好,而且还能双休。

我问,那你为什么还辞职不干了呢?

小美说,我倒是很想干下去啊,但厂里有规定,流水线上的工人都要戴帽操作,可我的头发绾起来最大号的帽子都装不下,主管要我剪掉头发,但我不肯,我宁肯不要这工作,也不能把头发给剪了啊,所以我就离开了这里。

我说,你这是何必呢,一个头发有那么重要吗?

小美轻抚着头发说,你不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我的癖好就是把我的头发当宝贝来呵护。你知道古时为什么把头发叫青丝吗?

“青丝”谐音“情思”,哦哦,我知道了,你这头发是为某人而留的吧?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打趣道,“待你长发及腰,我来娶你可好”,咋还没人来把你给娶走呢?哈哈哈……

小美的眼神暗淡了下去,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嘴。正不知如何打破这尴尬氛围时,小美却说,娶不走了,他永远躺在了故乡的山头上。

从小美口中,我知道小美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男友是一名消防员,两人青梅竹马,本打算年底结婚,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男友牺牲了。此后,小美离开了家乡,来到这里重新开始,她说,与其待在故乡看着他的坟头伤悲,还不如出来,呆在世间的某个角落想他。你知道吗?他以前最喜欢拨弄我的头发。

后来,我不再调侃小美有事无事就侍弄她的头发了。眼看着春节快到了,公司也放假了,我和小美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年。小美递给我几只口罩,说,现在武汉那边疫情特别凶,你戴上这个,坐车安全些。

只是没想到,这场疫情来势汹汹,过年后我们没能如约返回,公司通知我们在家等待复工消息。我给小美发微信,问她怎么办,她不回;给她打电话,总是无法接通,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一点消息。

就在我无比担心的时候,收到了小美从湖北寄来的快递。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把我吓傻了,一束乌黑油亮的头发被一根小皮筋捆着放在盒子里,一看就知道是小美的头发。

我不知道小美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容易打通了她的电话,她却是很忙的样子:“快递收到了吧,先给我保管着,复工后给我带到公司去,我现在在湖北做志愿者,有点忙,挂了哈,回头再跟你说。”还没等我问为什么,她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复工后的一个月,小美终于回来了。我使劲儿揉搓她的一头短发,问,怎么就舍得呢?这要下多大的决心啊!

小美笑了,“也没太纠结,就是那边疫情严重,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忙,没时间打理,就剪了。头发剪了,可以再长,但生命没了,不会重来。”

看着小美又黑又瘦的脸,我说,你短发的样子也很美!

猜你喜欢
癖好青丝小美
蜡烛跷跷板
青丝与白线
读书的癖好
人无癖不可交
姻缘眷属,天作之合
龚治元
柳絮
跳水
集萌社
不死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