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喜是自酿的

2021-04-14 12:04毕淑敏
莫愁·时代人物 2021年4期
关键词:酒曲白霜品酒

毕淑敏

一年夏天,我的一位朋友送来了一大篓优质葡萄,晶莹欲滴,紫霜盖顶。朋友走后,我给品酒师朋友打电话说,我要送他一些上好的葡萄。“给我送葡萄,有点像给渔民送蛤蜊。”他回答。

“但是,我的葡萄太多了,放下去会坏掉,暴殄天物啊!”我真有点急了。

“那你可以把它们酿成葡萄酒。”他说:“酿酒并不难,我把要领教给你,你只需准备一些干净的玻璃容器就行了。”

按照品酒师的指示,我把葡萄洗净晾干,保留了葡萄上的白霜,然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将葡萄一一捏碎。看着猩红的汁液鲜血般淌入干净的玻璃容器中,心中像农妇般祈祷:葡萄啊葡萄,请你快快变成酒……

之后的每一天,我几乎每个小时都去张望酝酿中的葡萄,看它们在粉身碎骨之后如何踏上涅槃之路。

葡萄们开始发泡膨胀,紫色的皮和灰白的籽向上浮动,在表面形成痂皮,臃肿而纷杂,简直和腐朽的垃圾差不多。我向品酒师悲哀地报告,他毫不惊讶地说:“这是发酵的正常过程,酒酵母正在把葡萄中的糖分化为酒精,少安毋躁,慢慢等待。”

在大约十几天的煎熬之后,我终于发现盛放葡萄的容器中,不再向上翻涌气泡,渐渐安静下来,汁液趋向澄清。经过简单过滤之后,居然有了葡萄酒的模样。我有点诚惶诚恐,斟进酒杯的时候有轻微的紧张。之后,我喝到了自己酿出的葡萄酒,清爽甘甜。

我立马向品酒师报喜。他并没有我这般兴奋,只是让我赶快把过滤完的酒汁,用50摄氏度加热蒸一下。温度既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之后,满瓶、密封、低温、避光保存。存储不得超过半年,就得喝完。我问为什么?他说,防止酒变成醋。

我放下电话,思忖的结果是决定背弃老师。我想看到“酝酿”的全过程。一段时间后,酒果真开始发酸。最初是若有若无的轻柔酸气,几天之后,就势不可挡地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醋。

小口喝着自酿的葡萄醋,不知怎的联想到了幸福。幸福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就像如果不经过酿造,葡萄和酒并不等同。对于幸福的把握,需要学习,需要等待,需要时间和努力。很多人以为幸福和外部介入有关系,就像我以为酿酒一定要有酒曲,要有外力的促发。这个外来的介入物,要么是一笔偶然财富,要么是一个天降奇迹,要么是巧遇了一位贵人或是追求到一个爱人,要么是误打误撞莫名其妙的好运……

毋庸讳言,外界当然是有一些益于幸福发酵的颗粒存在,就像需要购买的酒曲。但好運气并不直接等同于幸福。就像葡萄,它本身就携带着野生的酵母菌,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发酵成新的模样。人世间的俗常生活,也蕴藏着天然的幸福因子,白霜般黏结在生活的缝隙中。那就是我们对人世间的善良期望,是我们坚守勤劳的信念,是我们的真诚和友爱。只要有了这些,即使没有外来的助力,一样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幸福,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持之以恒。这就是酝酿幸福的过程。

编辑 钟健 12497681@qq.com

猜你喜欢
酒曲白霜品酒
葡萄上的“白霜”是不是农药
基于方差分析的葡萄酒品酒员评酒问题
基于方差分析的葡萄酒品酒员评酒问题
小兔运南瓜
品酒记
葡萄上的白霜有毒吗
浓香型高温酒曲中蛋白酶产生菌的筛选与鉴定
种曲微生物技术与酒曲改造
食材上的天然白霜究竟是啥东西
青海酒曲的保护与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