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小偷

2021-04-16 11:15朱关良
故事会 2021年8期
关键词:生产队豆子老张

朱关良

故事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一个叫“不大远儿”的生产队里。

这年秋天,王队长领着队员上山背豆子,地里豆子十捆为一码,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到了地方,有个队员眼尖,指着其中一码豆子喊道:“豆子丢了一捆!”

王队长狠狠剜了那个队员一眼:公社派来的工作组正在生产队里蹲点呢,就站在旁边,他这么一嚷嚷,不是给集体抹黑嘛!

没办法,查吧!

王队长带人把生产队翻了个底朝天,没发现啥线索,但工作组不依不饶地追着要结果。王队长一咬牙,换上200瓦的大灯泡,连夜把全队男女召集到队部——今天必须把案子破个明明白白!

王队长开门见山地说:“指望小偷自己站出来是不可能了。既然这样,咱大伙儿投票选举吧,看谁像小偷就投谁一票,谁得票最多谁就是小偷!”

队员们觉得队长这主意既新鲜又扯淡,在下面嘻嘻哈哈地议论起来。

王队长生气了,一拍桌子:“你们居然笑得出来?谁再笑,扣三天工分!”

这下大伙儿严肃起来,对着分到手的纸条冥思苦想,琢磨该写谁的名,谁的名该怎么写——好多人都不认字呢!

张小虎是个活跃分子,看到哪位乡亲犯难了,就主动凑上去,“叽叽喳喳”说两句,然后帮着人家写上名字。

很快,一百多张“选票”收齐了。民兵连长唱票,生产队会计往黑板上画正字。

民兵连长刚读了五张票,王队长就坐不住了:“怎么他娘的都写我的名!”他端过装选票的箱子,迅速把所有的票都看了一遍,气得脸上的肉都哆嗦了:“这是有人想把水搅浑哪!谁出主意写我的名字,谁就是小偷!”

大伙儿把目光“刷”的一下都投到了张小虎身上——刚才就是他撺掇的,队员们也觉得逗逗队长挺好玩儿,就都投了队长的票。现在听王队长这么一说,张小虎还真挺可疑。

王队长直勾勾地盯着张小虎:“不用选了,就是你偷了豆子,你承不承认?”

张小虎犹豫片刻,挺直了腰板道:“不就是一捆豆子嘛,我认了!”

张小虎哪里想到,厄运从此伴随而来:他先被生产队收拾一顿,接着又被工作组拉到四邻八村批斗,刚处半年的女友也立马和他划清了界限……张小虎从人人喜欢的好青年变成了臭狗屎,人人见了他都躲着走。

张小虎如过街老鼠般熬了五年,村里包产到户,他总算解放了,承包了一片没人要的山地,躲开人们的视线。他本身脑子就灵,又肯吃苦,没几年时间,成了村里第一个万元户。

家里有了钱,他爹老张头的腰板儿也硬起来了,第一时间张罗起小虎的婚事来——孩子被耽误这几年,在村里都成老光棍了。

老张头找上了媒婆邢婶。看着老张头手里的一篮子苹果,邢婶咽了口唾沫说道:“咱村拢共就那几个人,和小虎年龄相仿的姑娘,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如我帮你问问赵寡妇?”

“去你的,这不是成心糟践人嘛!小虎再不济也不能娶个寡妇!”老张头气得把篮子往地上一摔,怒冲冲地走了。

邢婶被老张头喷了两句,心里不痛快,晚上纳凉时,忍不住就和老乡们嘚吧起来:“老张家挣了几个臭钱就嘚瑟上了,也不想想他儿子啥身份。小偷,大伙儿选出来的小偷!赵寡妇配他都白瞎了,还在那儿挑三拣四呢!”

邢婶嘴上痛快,不想却惹恼了旁边一个人。谁呀?刚刚当上村小学老师的林杏!

林杏“腾”地站了起来,不高兴地说:“邢婶,小偷可不是大伙儿选出来的,是王队长硬安上的!”

邢婶撇撇嘴:“这是五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你才多大,十五六岁吧?你知道个啥?”

林杏毫不退让:“十五六岁啥不知道?那时我爸还顶着右派的帽子呢,现在不是早就平反了吗?老黄历翻不得!”

邢婶被噎得一愣,悻悻地道:“我说不过你这个老师,有能耐你帮张小虎找个对象!”

林杏脸一红,半天没吱声。

邢婶得理不饶人:“要不是他比你大七八岁,我看倒是可以撮合撮合。”

林杏忽然一挺胸膛:“大七八岁咋了?你去撮合吧,撮合成了给你买猪头!”

乡亲们惊得下巴掉了一地,瞠目结舌地看着她。林杏吃不住劲,一跺脚,转身跑了。

邢婶回过神来,咂咂嘴说:“这丫头疯了吧?听说镇长儿子追她都没吐口,不会是真看上张小虎了吧?就她这条件,她爹也不能同意呀!”冷不防黑影里又站起个人来,在树上磕了磕烟袋:“我同意,你让老张头来提亲吧。”此人正是林杏的父亲,早坐那儿听半天了。

两头赚好的事儿谁不爱干呀,第二天邢婶就到老张家说媒去了。老张头喜笑颜开,张小虎却有些扭捏:“我一直拿她当个小孩儿,这事儿闹得……”

邢婶又去问林杏父亲有啥要求,老林摆摆手:“彩礼一分钱不要,就是婚礼得在老队部举办,由王队长当证婚人。”

很快到了正日子,全村老少都到齐了,王队长先在台上热了热场,忽然神情严肃起来,郑重地说:“在婚礼举行之前,我要先给张小虎同志平反,摘掉他小偷的帽子。当年是我冤枉了他。”

有人高声问道:“那小偷究竟是谁呀?”

王队长摆摆手:“就是一捆豆子的事儿,啥偷不偷的?都怪那时候太穷了……不说了,保密!”

不料林杏猛地上前几步:“要说!不能让小虎哥白白背这些年黑锅,当年那个小偷就是我!”她深吸一口气,说起当年那段往事来。

五年前,林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粮食不够吃,每天饿得头昏眼花。那天她到山上找野果子,路过豆子地时,忍不住剥了一把豆粒,跑到旁边的沟里用火烧着吃,结果非但没吃饱,反而把馋虫勾出来了。于是她抱起一捆豆子来到沟里,准备大吃一顿,结果听到有人来了,赶紧弄灭了火堆,躲在沟里不敢出声。没想到,一捆豆子居然引起了轩然大波,队长把全生产队的人集中起来选小偷,林杏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感觉天都要塌了。最终,张小虎被队长指认成小偷,林杏逃过一劫,心里庆幸不已。

然而,随着林杏一天天长大,看到张小虎受到的委屈,她的心里越来越内疚,每天脑中都是他的影子。那天邢婶说张小虎坏话,她忍不住站了出来,一激动说出了心里话,倒是促成了一段姻缘。

听到这里,王队长拍了拍张小虎的肩膀:“当时我站在前头,所有人的表情都在我眼里装着呢,能看不到小杏啥反应吗?我真为难呀!老林顶着个右派的帽子,要是孩子再被安上个小偷的罪名,还让这家人咋活呀!你撺掇大伙儿投票都写我的名,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也怪我肚量小,腦子一热,就把黑锅安到你头上了……”

王队长说着说着,眼里闪出了泪花,张小虎忙说:“这事儿早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吗?”

王队长抹了抹眼睛,转向大伙儿说:“事后我再一琢磨,就知道小虎也发现小杏不对劲了,搞这一出是在替她打掩护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帮他平反,没想到他为了小杏,一直不让我说……今天趁着大喜的日子,我给小虎鞠个躬,道个歉!”

张小虎笑着伸手搀他:“别,今天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看到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张小虎,台下几个光棍不约而同地碰了碰杯:“这么好的黑锅,咱咋没捞着背呢!”

(发稿编辑:赵嫒佳)

(题图、插图:孙小片)

猜你喜欢
生产队豆子老张
浅析生产队政治夜校对农民的影响
塬上千阳(外一篇)
一袋玉米
各付各的
意想不到的效果
给乞丐发工资
小豆子力气大
开心豆子 等
酒鬼老张
把好豆种换给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