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儿

2021-04-16 11:15郭孟收
故事会 2021年8期
关键词:角儿班主戏班

郭孟收

梨园行的人都知道,梆子戏讲究高门大嗓的天赋,要祖师爷赏饭才能入行。因此,唱梆子想成角儿着实不易,成为“银达子”那样蜚声梨园界的梆子戏名角儿更是难上加难。

于天贵生了一副高亢嘹亮的好嗓子,更难得的是,学起银达子独创的“达子腔”来也像模像样,他视银达子为偶像,便取了“小达子”这个艺名。兵荒马乱的年月,戏班子大多生意惨淡,但只要“小达子”的水牌挂出来,绝对是座无虚席。因此,于天贵在戏班里被当成个祖宗,就算他喝醉酒误了上台,班主也得处处替他赔笑脸。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角儿呢?

这天,外面来了个自称王老三的人,想在戏班帮两天工,凑个回家的盘缠。班主上下打量这个清瘦的汉子一番,问:“你都会干什么呀?”

王老三答道:“检场、打帘子、拉大幕、打下旗儿,都干过。”竟是一口梨园行话!班主忙道:“照你这么说,还是个啥都能干的‘全活啦?正好,今晚《艳阳楼》缺个龙套,你来得了吗?”王老三点头笑了笑,算是答应了。

“全活難得,不愁混不下去,哪能像他这德行?怕是个骗吃骗喝的吧!”于天贵歪坐在一只木箱子上,拎着酒壶,接过了话茬。王老三见状,正色道:“大衣箱里装的可是吃饭的行头,供奉着老郎神祖师爷的牌位,你怎么能坐在上面!”听了这话,于天贵红着眼珠子,满嘴喷着酒气:“轮得着你个臭要饭的来说三道四?你要是混成了角儿,也能爱坐哪就坐哪!”

王老三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艳阳楼》开演了,于天贵饰演高登。起霸、云手,一招一式干净利索,不时赢得几声喝彩。他跟王老三有一场对手戏,于天贵一抬脚,王老三就地一个滚翻,这一折就算过了。可王老三到了跟前,于天贵却悄悄向前挪了半步,一出腿,脚就奔着王老三的面门去了,要是踢上了,鼻青脸肿不说,戏就演砸了。怎料王老三反应极快,顺势一个后翻,脚尖擦着鼻子就过去了。

观众看得真切,拼命叫好,大家都知道那“好”是给王老三叫的,于天贵越想越气,下台就独自喝起了闷酒。

第二天,戏班开演封箱大戏《辕门斩子》,于天贵却是烂醉如泥。一年到头,可就指着这回露脸呢,这可怎么办啊?班主急得团团转,忽听有人搭腔:“我来吧。”说话的竟是王老三。班主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你?这可不是跑龙套啊!”“救场如救火,我试试吧!”王老三说完就化装去了。班主把心一横,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其他人也纷纷回过神,忙活了起来。

开场锣鼓一响,装扮齐整的王老三“出将”登台:“杨延景怒冲冠,不孝奴才听父言……”一句唱罢,声振寰宇,全场鸦雀无声,半晌才有人惊呼:“是‘达子腔!”那声音清澈甘甜,仿佛银铃碎玉从天倾泻而下,直敲到人心里面去。人们激动了一阵儿,便只管愣愣地听着,全然忘记了鼓掌和叫好。

戏演完了,于天贵酒也醒了。他望着眼前这位儒雅俊逸的长者,似有所觉:“莫非??您就是银、银……”

王老三摆了摆手,说道:“本想找个有天分的人,把我这点吃饭的本事传给他,看来还是欠点火候。唱戏嘛,台下做好人,台上才能做好角儿。”

言罢,他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推荐者:芙芙)

(发稿编辑:赵俊斐)

(题图:豆薇)

猜你喜欢
角儿班主戏班
角儿爷
百年前,京剧“粉丝”是如何捧角儿的
百年前,京剧“粉丝”是如何捧角儿的
内蒙古中西部地区移民音乐的民间存在形式研究
现代文化视野下二人台艺术的多元传承模式
登堂入室
老区民间木偶戏班现状调查与研究
反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