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球包菜(短篇小说)

2021-05-07 03:02余述平
江河文学 2021年2期
关键词:包菜镇里

余述平

余三丁从宣传报道表彰会场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大势不妙,陪同来参加会议的镇领导大为光火,黑着脸对他说,回去后要深刻检查。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余三丁一下子呆在了会场,说实话他觉得自己该骂,一年来,他这个临时宣传员居然没有在市报发表一篇新闻稿,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错误,所以他对领导黑自己两眼表示理解。余三丁走神的时候,镇上原先的宣传员也是他的启蒙老师黄德胜过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德胜现在在市报传媒集团新媒体部工作,是市里公认的策划活动高手。黄德胜是镇里的一个传奇,他是写小说的,张口就是故事段子,他一是喜欢吃野味,二是喜欢找女文学青年聊天,余三丁是他的忠实崇拜者。每次老黄吃完野味后都要到女作者那聊天,第二天他上厕所后,整个镇子似乎都能闻到厕所散发出的味。余三丁不动声色,每次都主动拿水管去冲。老黄看在眼里,每次都用拍肩以示亲切。

黄德胜为什么能调到市报工作,主要是他写了一篇轰动全市的报道,早年,这个偏远的山区小镇经常有过路司机反映,一是常常碰上打劫的,二是这里的牛也不讲规矩,拦路不让车走,这里民风剽悍,牛也不甘落后。黄德胜以此为线索,写了一篇大文章,内容就是镇里除了狠抓治安综合治理外,就是训练牛如何守规矩,只在地里干活,不到公路上惹是生非,文章一炮走红,他也荣升市报记者,实现了人生的大逆转。

黄德胜对余三丁说,我今天还有个任务,要不我请你吃饭,别气馁,回去努力。

余三丁说,我们那地方太小了,太小了。

黄德胜有点生气了,说,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是白培养你了,你别忘了,你还没转正呢,你就想想你老师我当年是怎么写那篇牛文章的,悟,使劲悟,一天不行,想两天,两天不行,你想一个月,直到悟出了真道道为止,注意,你这不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你自己。

说完黄德胜又拍了拍余三丁的肩膀就走了。

余三丁当上镇子里的临时宣传报道员,还是得靠了黄德胜的提携。余三丁以前因为在街上天天给一个寡妇念诗而远扬全镇,寡妇没追到手,倒是他双手抱着寡妇想亲的时候,被寡妇反戈一击,他以一个手指骨折为代价草草收场了他未尽的恋爱事业。但他的诗感动了镇里的宣传干事黄德胜,黄德胜把他调到镇上学习宣传报道工作,也算对小镇百年来才出这么一个才子的最好鼓励。

石坪镇是个山区小镇,它像一条蝉蛹蛰伏在由东向西的交通要道上,虽然不能说一泡尿就可丈量完小镇,但换一个前列腺病患者撒尿,估计差不多可以量完。小镇寂寞地生活在不可多得的盆地中,虽不富裕,但清新的空气值得人们留恋。一条国道穿过此地,这里也是西部重点扶持地区,长途司机们也爱在这里停靠休息,吃点野味,休闲屋消遣一下,久而久之,餐饮与休闲变成了产业,而这两项产业极大地拉动了小镇的经济发展,如果硬说他们是镇里的支柱产业也不为过。

小镇没有多少能放上台面的新闻,余三丁常对黄德胜埋怨,小镇太平静了,哪怕一个漂亮姑娘在人群中放个屁都算新闻,都要被人津津乐道好多天。黄德胜说你给老子与时俱进,立足石坪,放眼世界,要把泥鳅想成财鱼那么大,要把茅草想成参天大树,要把餐馆的女服务员想成山口百惠,不对,这日本娘们老了,还是想成年轻一点的,要把脑袋削尖,放下诗歌,立地成佛,把一地鸡毛的小事放大成新闻。但余三丁的脑袋里只有诗,根本放不出新闻的卫星来。倒不是他不勤奋,他也隔三岔五投点豆腐块,也基本上是泥土入海。

回石坪的客车上,余三丁郁闷地把头夹在裤裆里,他不想看到熟人。路很颠簸,他只好抬起头,坐直了。他旁边坐了一个没心没肺有点二百五的女孩,总是像向日葵把脑袋垂在他胸前睡觉。女孩的长发撩拨着余三丁几次想动手,但一想到自己大小也是一个干部,乡里乡亲是不能随便造次的。

后来他鬼使神差地随那个女孩到了酒馆。他点了一个大火锅,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本来余三丁是要喝苞谷酒的,女孩不说话,呡嘴冲他笑,姑娘拿过来五斤装的梅子酒。余三丁热血沸腾,冲姑娘说,就喝这个,不设底限,能喝多少就多少,老板,再来一份竹鼠肉。梅子酒是用杨梅做的,红红的,像血一样好看,让人一下有冲动感。因为甜,也好下口。加上那女孩跟他碰杯,猜拳喝,手挽手交杯喝,甚至喝了穿心酒,喝着喝着余三丁意识开始迷糊了。在准备喝个穿裆酒的时侯,他一头栽倒在女孩的两腿之间。他好久才有知觉,这一顿酒花了两千多块,这在石坪小鎮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余三丁乘着酒劲很想上那个女孩。女孩说我不是干这行的,我不出台,你找隔壁的发廊小姐吧。余三丁知道自己上了女孩当。他身无分文,只好摇摇晃晃地回家。

路上风很大,余三丁感到自己脑袋里装着二三个脑袋,一晃就疼,挺重。后来他走到路边的一片菜地撒尿,还没撒完就倒在菜地睡着了。

没多久他开始做起梦来,梦中有个女人在山林中跑,余三丁在后面追。后来女孩跑不动了,被他放倒在草丛中,草丛中鲜花怒放,蜻蜓飞舞,他用双手抓住女人,紧紧地不放手,感觉两支手都陷进肉里了。他听到女孩喊叫起来,公路上许多人跑了过来……他醒了,睁眼一看,天刚麻麻亮,他的两只手插进了两个浑圆的球包菜里。这时菜地的主人扛着一把锄头过来。余三丁尴尬地爬了起来。转身想跑。那人把锄头拦在他面前,说你给老子说清楚,我这球包菜怎么得罪你了,竟下如此恶毒之重手。

余三丁吭哧吭哧,说误会误会。那人不依,继续教育他,你他妈没事干,摸你老婆的奶去,作孽球包菜干什么。余三丁说我没老婆。那人说镇上发廊女人多的是,舍不得钱还想过瘾呀,滚!余三丁说革命干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我赔损失费。那人用锄头把他一推,快滚,你污辱老子,滚得越远越好。余三丁不忘礼貌双手作揖,转身快步离去。

余三丁回家赶紧洗了一个澡,然后光着身子溜进被子。只留两个眼睛在外面。他把昨天到今天的过程像电影过了一遍。突然灵光乍现,一个重大发现令他欣喜若狂,他光着屁股,趴在桌上,以颤栗之势,写了一篇后来轰动全国的新闻稿。

新闻稿的标题很有号召力,叫《石坪球包菜,改变女人的世界》。他在文章里写道:石坪球包菜,世界独有,营养丰富,不仅含富硒,还包治百病,在防癌,降血脂和增强性功能等方面有特殊效果,更重要它是绝对的妇女之友,女人常吃它,美丽又大方,皮肤光滑,白里透红,人见人爱,它还有个更大的奇效,女人常吃,乳房会神奇变大变坚挺。文章在最后还补充道,石坪球包菜,自古就是稀世贡品中的珍品,专供后宫女人们享用。

余三丁是哼着小调上班去的,五音不全的他自以为唱出了天籁之音,所以在经过街道时,也没降下声调,搞得街上的熟人们起哄,余诗人怎么不吟诗了,唱一个,再唱一个。余三丁并不恼火,而且善意地给熟人频频点头。

到了镇政府的时候,余三丁准备先给领导汇报球包菜新闻报道的事,没等他开口,领导说,现在没空听你扯球蛋,走,到会议室去,镇里出大事了。

会议室里坐满了全镇的干部,会议内容是讨论球包菜严重滞销的问题,去年全国球包菜价格坚挺,镇里于是发动农民们种球包菜,可以说石坪的漫山遍野上种的都是球包菜,但今年全国球包菜形势急转而下,价格是断崖似下跌,镇里想了很多办法,但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很多球包菜烂在地里。

余三丁因是一个编外干部,所以他不好抢先发言,这样会议开到下午,也没拿出什么好办法,大家笼罩在一种悲观情绪中。余三丁几次想发言,他都憋住了,看到大家无计可施,他站了起来,说,我有个办法。

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他。

余三丁开始说他的宣传销售方案来,听完后,大家说,也行,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你把你的新闻稿念念。

余三丁于是念了起来,我文章的题目叫《石坪球包菜,改变世界》。他在文章里写道,石坪球包菜,世界独有,营养丰富,不仅含富硒,还包治百病,在防癌,降血脂和增强性功能等方面有特殊效果,更重要它是绝对的妇女之友,女人常吃它,美丽又大方,皮肤光滑,白里透红,人见人爱……

余三丁念完后,会场响起了掌声。这时有领导打断了大家的掌声,领导说,出发点可以,但还没形成爆发力,我建议请我们镇走出去的策划大师黄德胜回来一起和余三丁谋划,三丁呀,这次全镇的球包菜就靠你们拯救了。

黄德胜回石坪后,他对镇领导说,这次主要还是看余三丁唱戏,我只是提供一下参考。

余三丁听了,很是感动,于是找了一个好酒馆向黄德胜请教。黄德胜看了余三丁写的新闻稿,说,大家的意见是对的,你是列举了球包菜的特点,还不具备独特性,唯一性,你得从历史的、地域的、社会心理的诸多方面来总结我们石坪球包菜的巨大优势。

余三丁听了太受启发了,他当场把那篇文章改了一遍,题目也做了修改。内容是:

石坪球包菜,改变女人的世界

石坪球包菜,世界独有,营养丰富,不仅含富硒,还包治百病,在防癌,降血脂和增强性功能等方面有特殊效果,更重要它是绝对的妇女之友,女人常吃它,美丽又大方,皮肤光滑,白里透红,人见人爱,它还有个更大的奇效,女人常吃,乳房会神奇变大变坚挺……

文章在最后还补充道:石坪球包菜,自古就是稀世贡品中的珍品,专供后宫女人们享用。

黄德胜这次很满意地又拍了拍余三丁的肩膀,说,后生可畏,你出师了,三丁,我会发动全媒体宣传你这篇文章,石坪的球包菜这下有救了。

那篇文章很快被市报在显著位置发表出来,同时还配了编者按。编者按说,石坪是西部一颗没有开发出来的明珠,石坪球包菜像一颗钻石,一直掩埋在历史的灰尘里,是伟大的西部大开发,让人们认识到她的价值。我们要让石坪球包菜走出家乡,走向全国,走向全世界。市各级政府一定要抢抓历史机遇,把推广石坪球包菜列为当前的重中之重。各乡镇和基层要像石坪抓球包菜一样抓好民生工程。发展经济要有独门暗器,让美丽的球包菜造福全世界全人类。

石坪轰动了,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余三丁激动得语无伦次,镇里破天荒到邻省的豪华酒馆里犒劳余三丁,点了蛇肉,麂子肉,镇领导说你这活干得漂亮,动思想了,今天给你恶补大脑,并嘱咐他要把球包菜继续做大做强,一定要搞出全国动静,宣传好石坪球包菜,任重道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好好干,我打报告,把你由临时工转成正式的国家干部。

余三丁仰着脖子一口气灌下一大杯白酒,一杯三两多,他用手拍自己胸膛保证说,我一定以实际行动报答领导对我的栽培,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馬。我一定要把石坪球包菜报道成全国的典范。说完腿一软,倒在桌子底下。同桌的同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扶上车。余三丁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嘴巴里还夹着一块麂子肉。胸膛还有昨天拍胸时留下的手爪印。手爪印形状完美,结实,就像印刷体。

市报和省报很快转载了余三丁的文章,也都配了编者按,并指派记者跟踪报道,扶贫办也表示极力配合和跟进,他们来石坪镇政府开了半天座谈会,余三丁眉飞色舞地介绍石坪球包菜的来头和好处,他还特别描绘了未来的发展前景,那就是把它打造成石坪的支柱产业,让石坪的山山水水都充满球包菜的清香味。

本来记者们是要到田里实地考察的,但余三丁说下午吧,各位记者跑山路辛苦了,先吃个山里土菜。

这些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余三丁把一个个信封发给省里来的记者们,除了通稿外,每个信封还塞一点车马费。通稿,可谓殚精竭虑了余三丁几个通宵,这个通稿以他在现场的亲身经历,把石坪球包菜吹得越来越玄乎。

中餐时,特地上了本地的苞谷烧,酒里加了蜂蜜,入口很好,但杀伤力极强,外地人很少抵挡这三板斧,酒是永远欺生的,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革命道理,它既经济,又口蜜腹剑。没几个回合,省里来的同志们就骨头发软,彻底在宾馆歇息了,实地考察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因为早就定好行程,他们在余三丁的通稿上依葫芦画瓢,发到报社,完成这趟石坪之旅。

省里的跟踪系列报道,立即引起了国家的一些大媒体的重视,电视,报纸,网站等众媒体决定组团到石坪联合采访,一场石坪球包菜的舆论大战即将打响。

但这时候我们的当事人,发动者,也是石坪镇最大的功臣余三丁却病倒了。什么病呢,小镇的医院诊断不出来,症状是四肢无力,低烧不退,眼睛里老有幻觉,闭上眼就美梦缠身,老有一个美艳的女人与他追逐蛇绕,缠绵无休无止。余三丁无法摆脱,人很快像烈日下的叶子无精打采,憔悴下来。

接待全国媒体,这是石坪镇开天辟地第一次。市领导指示,接待工作要搞好,这也是生产力,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抓历史机遇,把接待宣传工作准备得尽善尽美,不能出一丝一毫差错,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抓不住,石坪镇的球包菜就要彻底完蛋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余三丁却病了,却精神恍惚了。起初,镇里人怀疑这小子装病,想让镇里提前解决干部身份问题,但看到余三丁骨瘦如柴的样子就不怀疑什么了。可到底是什么病?镇里人骂了医生,说乡镇医生就素质差,医术平平。医生给他翻白眼,老百姓不高兴了,说你翻什么眼,小心翻出白内瘴。后来医生把骂的人拉到一角落,贴着耳朵小声说,当他面不好说,人有脸,树有皮,他患的是……医生说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那人拍了一下医生的肩说,我找到良方了,你不用开药。

镇里买了一些冬虫夏草,叫一个漂亮女人亲自给余三丁煨汤,一天到晚陪着,亲热地聊天。起初,女人不愿意,但大家都说,石坪的球包菜都等着他来救呀,你目光狭隘呀,余三丁是我们石坪的功臣,他有状况,我们是不是该帮他,是不是要挽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这是造福全镇老百姓的大事呀,亲爱的千万糊涂不得,又不是叫你献身,温柔得恰到好处就行。

女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石坪的历史使命。

这一招真管用啊,余三丁一夜之间就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地上班去了,他病情恢复之快,简直创造了人间奇迹。

镇里召集镇委机关工作人员开会,专题讨论如何接待新闻媒体,领导说这全国媒体不是好玩,随便说来就来的,没有兴奋点,你用七大姑八大姨也请不来他们,镇里要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即使勒紧裤腰带也在所不惜,三丁,你把接待草案念一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

余三丁像打了鸡血,目光炯炯有神地介绍了石坪球包菜的作用、现状和前景,以及接待流程,实地考察,成果展示,食宿安排,文艺晚会等,可以说面面俱到,没有死角,甚至精细到每一个来访人员派一名干部点对点跟踪服务。

有干部说,不就是一个球包菜吗,搞得这么兴师动众,花那么大财力和物力会不会得不偿失。

马上有人站出来反对说,你帮我们把球包菜卖了,我们给你当孙子。

这时有人插话,我们石坪的支柱产业是餐饮和休闲屋。他的话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余三丁草案里设计的迎接方案是沿路都有欢迎横幅和欢迎牌,警车开道,锣鼓队欢迎,甚至動用学生夹道,手持鲜花迎接。有人对此有异议,认为是表面工作,有些做作,虚里叭叽,他们提议说,吹牛逼也要吹得不动声色,恰到好处,宣传牌要做,既然是宣传球包菜,我们就要在菜地旁边的宣传牌上,宣传球包菜的起源,我们石坪球包菜的历史地位,球包菜的好处等,要打足健康牌。

大家都说这个点子好。

余三丁站起来,激动地说,同志们,我又有了一个创意,镇东头有一片球包菜地,长得很大,水灵得很,比大姑娘的那个还大还水灵,采访团来的那天,我们特地安排一些大胸女人在球包菜地劳动,这是活生生的现身说法,一定会出其不意,吸引采访团记者的眼球。

领导拍了一下桌子,说,余三丁,你真是个天才,石坪球包球不出名都不行了,石坪经济不腾飞都不可能了,可以这么设想,吃球包菜,就要想起石坪,石坪招商引资都不是个事了,就这么定了,这个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散会。

到哪里找一大群大胸的妇女呢?余三丁找遍全镇也没找到,他甚至跋山涉水,走村串户,也无一所获,他努力的结果是发现石坪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石坪女人都苗条,苗条得胸脯像个飞机场。他本想把这个情况跟镇里反映一下,看有什么高招,没想到他在路上碰到了那个一起坐客车的姑娘。

那天这姑娘穿得有些暴露,胸脯鼓鼓的,好像要把衣服撑破。余三丁的眼睛一动不动盯在姑娘的大胸脯上,脸也开始喜笑颜开了。那姑娘说你笑什么。余三丁说我想请你吃饭。那姑娘说不怕上当挨宰。余三丁说心甘情愿,真心真意。

余三丁这顿可没喝多,他主要请这姑娘临时客串一把农妇,在球包菜地劳动。

姑娘说我不是本地人,也不会干农活。

余三丁说你不说话,谁知道你不是本地人。

姑娘说我有业务,耽误了,怎么补偿。

余三丁说不就是钱吗,多大一点事,只要你去,给你开高价。

姑娘说那好吧,把我衣服弄脏了,你要赔啊。

余三丁说,没问题,没问题。对了,光你一个大胸还不够呀。

姑娘说,死脑筋,石坪那么多休闲屋,大胸女人多的是,我给你去找,不过说好了,要给出场费的,我呢,也收点中介费。

余三丁犹豫了一下,没回答。

姑娘不高兴了,说,那就算了。

余三丁说,別,别这样,只要能把事情搞成,钱不是问题。

媒体采访团如期而至,镇里问余三丁把事情安排妥了没有。余三丁说,书记放心,万无一失,胸脯个个超标,你要不要亲自检阅一下。领导心领神会说,日后再说,日后再说,你赶快现场调度指挥,免得出了乱子。余三丁说,包在我身上,保证今日出彩。

余三丁在球包菜地里反复给大胸女人讲劳动要领,他说,我到马路上去,你们听到我口令后就拿着锄头锄地,注意,要弯腰劳动,不要站着磨洋工。大胸女人嗲声嗲气地说,听到了,耳朵都被你磨破了,烦不烦呀。

余三丁来到马路上,不一会采访车队就驶了过来,他一声令下,大胸女人就开始弯腰干活了。

跟余三丁预想的一样,极具敏感力和洞察力的记者们都在这停下来,开始拍摄、拍照和采访起来。

球包菜地的景色确实壮观,齐刷刷的大胸女人们,胸部与地里圆滚的球包菜交相辉映,空气中似乎都充满女人的香味。记者忘情地拍摄、拍照和记录,个个似乎发现了新大陆。

石坪球包菜的新闻终于播出了,特别还给了那些大胸女人一些特写。各地网站还视频播出。

当晚镇里宴请各路记者,吃饭的时候,还专门请了当地的戏班子表演助兴。闹到晚上十点的时候,突然镇上警笛大作。

余三丁一班人出去想看谁败了他们的大兴。走到街上,他们发现全镇被警察围得水泄不通。

出了什么大事呢,余三丁看见警察们一家一家地搜查休闲店。

事后,大家知道情况是这样,石坪球包菜的新闻被河北的一个父亲看见了,他看到这群大胸妇女中有一个是他失踪多年的女儿,还有几个同村的女孩子,她们都是前几年被人拐走的,他没有想到他女儿会被拐到这么偏远的地方。他赶紧报了警。

警察在这次石坪解救和扫黄活动中,战绩卓著,打了几个拐卖妇女团伙。

被拐女孩们获得了解救,石坪的球包菜之梦没有做成,相反所谓的支柱产业被连根铲掉。

石坪平静了,但余三丁却疯了,天天在街上拉着人念诗,别人必须认真听,否则就要挨打。

责任最终都落在余三丁这个疯子身上。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包菜镇里
吃包菜可以养胃?
认识费城
拔出萝卜带出泥
“生财有道”
树林
打山火的年轻人
国内首个果味包菜问世
这回咱们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