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感言

2021-06-29 12:46王剑冰
含笑花 2021年3期
关键词:天分韵律散文

王剑冰

我觉得我的创作是快乐的,当然也伴随着写不出、写不好的痛苦。但好在灵感时时光顾,使我经常与汉语文字有着十分亲密的接触。我觉得中国的语言博大精深,有着永远探索不尽的东西。当你真正理解并找到它的某种美妙的时候,真的是有一种迷醉的欣喜在心头。

灵感是跳跃着的,随时随地的,及时抓住才不会错过。有时灵感就像牌运,海浪般一层层地来。而失去了,就多少天找不到感觉。我们应当善对迅疾而来的文学女神。

热爱不是结果。热爱只是一个想法。实施热爱要去实践,去体验,去观察,去思索,去学习。路有很多条,你得去探,去问,去走。

我的时间很不够,我无法完成长篇的创作,我只能先写短的,其实长的短的一样,就像你穿着长衫或着短衣,只要有精神有气质就行。关键是写出代表自己水平的作品,写出社会认可的东西。这就是代表作。一个人知道他是写东西的,但写过什么东西都说不上来,就说明还没有代表作。有人就那么一首短诗,但人们记住了,就是代表作,就立住了。这不是一两个人说的,是社会认可的,阻都阻不住。

一个人的写作能力是一种天分,后天的努力和勤奋只是成功秘诀的一小部分。没有这种天分的人怎么努力也不行。他会缺少悟性,缺少智性,缺少创造性。

散文创作不能来虚的,内容的主干和情感都要是真实的,但允许某些枝节的虚构性。散文要透出你的品味,你的人格,你的精神向度。但绝不是硬性地要求政治性、思想性,更不是表白与口号。

散文的叙事要细致,完整,注重描写,把一个事情讲清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叙事性的散文往往会在这上面走弯路。

抒情性的散文最不好写,少有佳作,因而最好不要轻易去涉猎。纯粹的抒情往往会整成无病呻吟。我最害怕在文章中看到感叹词和感叹号的滥用。

把一篇文章写得有看头,也就是有意思是当前应当提倡的。这个意思就是生活的意思,语言的意思,人物的意思,因而也就有了思想的意思。这比单一地去强调意义要好得多。有意思了自然会产生意义,而追求意義未必会写出意思,也就使文章味同嚼蜡。

创作手法如同插秧,不行还可以改换,而语言就好比秧苗,本身不行就出不来好东西。所以语言是始终着力追求的。

追求语言不只是追求形式上的美,韵律上的美,辞藻上的美,更应是一种自然的美,自由的美,朴实的美,韵律躲藏在词语间,感染的东西隐在叙述中。这比之前三种都要难。而这也正说明了是对汉语的真正理解,也真正摸索到了门路。

猜你喜欢
天分韵律散文
书的国度
我与风
老苏(散文节选)
诚意
合唱套曲·美的韵律
天分很重要,没有也别害怕
基于阅读韵律的高中英语默读朗读教学实践
阿来认为写作不能太相信天分
2018年《西部散文选刊》最佳评论奖
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