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渡屐痕(散文)

2021-09-17 15:48王杏芬
北京文学 2021年9期
关键词:古渡渡口诸葛亮

王杏芬

波平,浪静。

温柔漂泊的,不是扁舟,是轮船。

相市古渡口,耒水柔波中,铁制栏杆的轮船竟有扁舟之秀美。

暮秋渡口,由不得人不想象,这儿的冬天将是如何一番景致?生于斯、长于斯,被世人誉为“诗魔”的洛夫,曾深情写道:“秋深时,伊曾托染霜的落叶寄意;春醒后,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回。”1949年7月,21岁的青年洛夫,不,那时的他还叫莫运端——站在相市渡口,挥手作别亲人与老屋,哪承想会一别39年!奔回古渡边的故乡,于融雪之时,心也定会沾满湿漉漉的哀愁与喜悦吧?难怪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

若有一场大雪,岸上古雅的相公亭一定会被白雪所围,只露那亭上尖尖一角如春草吧?若有一场大雪,岸边渔家女儿一定会撑着红油伞,清隽亮丽照耀那些雪花如朝阳吧?若有一场大雪,河滩上的衡阳雁一定会振翅高飞,在平沙远水间好奇看那“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眼神如稚童吧?……

奔跑,奔跑,再奔跑,以融雪的速度向故乡的方向奔回。即使跌倒,也是倒在白雪之上,倒在柔软的皑皑之中。

相市古渡,配得上那浑然一派天地洁白。

暖阳中,言语无用。满船人悄然而坐,于船舷旁,感受秋风秋意。水与船相互分割,静静划过时间的深流……

渡口,意味着一场行旅,从时间彼端,渡往时间的他处。

公元209年那一夜,月光寒亮。

戴着青丝绶头巾的他匆匆弃舟上岸,后面随从急急跟上,杂沓的脚步声惊醒了12月草丛中冬眠的一窝昆虫。

他是刘备帐下的军师中郎将诸葛亮,上月刚辅佐刘备联合孙权在赤壁打败曹操之军后,又风尘仆仆移师临烝,在此安营扎寨,督令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负责调整赋税,以此充实刘备之部军资。

刚从长沙郡督赋归来,不甚理想的军需储备令他眉头紧蹙。耒水岸边的行营中他并未歇息多久,又披着一身月光入了军营。刘备三顾茅庐的真情令他不敢有丝毫懈怠与辜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是打胜仗的根本啊。

此时,夜阑人静,伙房却飘出阵阵香味。诧异间,他踱步而进,见一伙夫模样的兵士正斜靠灶前稻草堆,把手中揉熟了的面粉小团小团往烤红了的土灶台上击,浓香由此而来。

随从愤懑盯着,欲上前,被制止,遂轻声告诉诸葛亮,这是个因违军规而被贬为伙夫的卒长,他用这种方式实是发泄心中不满。

诸葛亮脸上却毫无愠色,反走上前去细细询问,还揭下已烤得金黄的面团送入嘴中尝试。满口焦香令他眉开眼笑,这不就是个解决粮草问题的好办法吗?

翌日,诸葛亮下令伙房大量制作面粉发酵后的烧饼,并授意饼中加糖与干桂花等馅,以做行军干粮。发酵后做成的烧饼易饱肚腹,此举不仅能节约粮食,更避免了埋锅做饭时有可能带来的行踪暴露。

诸葛亮没有料到,这一意外之举,让烧饼在他之后的千百年间,成了衡阳游子们心中共同的乡愁。而他屯兵督赋的耒水岸边,被后人改名为相公堡,并立下一座武侯祠以示对这位忠臣良相的永远纪念。

当年他系舟之处,便是现在的相市古渡。

時间的渡船一直没有停过。

唐大历五年,也即公元770年之夏,洪水肆虐湖南全境,一叶孤舟在颠簸的浪峰间沉浮,好不容易停泊到了相市古渡边。

船夫俯身朝舱内道:“先生,这儿就是武侯祠。但您身体如此虚弱,还是不要上岸吧?”

“……我要上岸,你扶着我……我要去拜谒诸葛武侯。”声音棉絮般无力。

武侯祠前,戴着斗笠的清瘦老人跪倒在地。大雨如注,淋湿了他的身体,也淋湿了他口中的诗句:

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老人抬起头来,望着祠内羽扇纶巾、丰神俊逸的诸葛亮塑像,泪流满面。他是诸葛武侯忠实的崇拜者,贫病交加的羁旅途中,也要跨越五百多年的光阴来表达对心中英雄的欣赏和仰慕。《蜀相》《咏怀古迹》《八阵图》——三首流传至今的诗作,是他笔下倾注的最诚情感、最高敬意。

这份敬意与情感,是献给诸葛武侯的。

淋雨后的老人,返入舟中便一病不起。是年冬天,离相市不远的方田驿,他溘然长逝于孤舟之上。他,便是被称为一代诗圣的杜甫。

时间的渡船依然向前,悄悄驶进1637年农历四月十四日之夜。

星星,还是旧时的星星。

相市渡口又有一舟而泊,主人情绪低落,久坐舱内蹙眉而思。

叫静闻的僧人旅伴道:“振之不是要达人所之未达,探人所之未知吗?怎么一次遇盗便意志消沉?”

发着呆的中年人振之抬起头来,神情凝重:“那次遇盗,您受了大委屈。冒着刀剑和寒凉,守护别人的箱子。盗贼走后,却被人指责,还被人冒领财物……让我灰心于人性的丑恶和阴暗啊!”

初涉衡阳土地时,振之的心情是很好的。他数次登上来雁塔,饱览山川形胜。他的游记曾留下这样的文字:“北惟衡岳最高,其次则西之母雨山,又次则西之大海岭,其余皆岗垄高下,无甚峥嵘。而东南二方圆无际也。”抒发了他对衡阳地理风貌的赞美之情。

不意农历二月十一日夜,船至湘江新塘站遇上盗匪。财物尽失不说,满船人若不是跳水逃得快,连命几乎也保不住。唯僧人静闻不惧不逃,一直与盗匪周旋。盗匪散后,他又忍着身体被刺伤的剧痛,几次爬上被火燃烧的船只,奋力抢救同伴的财物……

听闻振之言语,静闻只是嘿然一笑,挽着他的手臂将他朝船头引去。

河上的天空,星斗阑干;河面的天空,星汉灿烂。浩渺接天处空蒙浑融,山萦水绕间恬淡幽远。月色如小径,开合于耒水中央,均整有致,令人沉醉不知归路……振之闭眼,手臂大张,那些扑面而来的大自然神秘的力量、陌生的力量,他要统统拥入怀中。

他本就是自然之子啊!22岁开始离家游历,至现在凡32年。余生,他全将交付给故国的莽荡河山。

他是徐霞客。

耒水舟中,徐霞客一扫先前的郁闷,在静闻赞许的眼光下,把胜景点燃的笔触伸向了纸上,留在了相市璀璨的历史大书里:“为余念入春以来尚未见月,及入舟前晚,则潇湘夜雨,此夕则湘浦月明,两夕之间,各擅一胜,为之跃然。”

笔落,一条鱼在舟边腾空而起,溅起白浪如柱……

时间的渡船并没停歇,它一直开进了我们的现在,还将,开去时间的远方。

立于相市古渡、耒水河边,分明能看到那些从此经过的背影,仍走在那条铺满赤诚与热爱的时光驿道上。他们有着同样的特质,目光晴朗,内心滚烫。

相市古渡,与诗有关,与远方有关,与才华和忠诚有关。

责任编辑 侯 磊

猜你喜欢
古渡渡口诸葛亮
诸葛亮喂鸡求学
渡口
古渡
诸葛亮没看过的书
在渡口
渡口
伤春
诸葛亮隆中决策
咏红水河
将影子,印在黄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