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声唤 妈妈(组诗)

2021-09-17 15:48马永珍
北京文学 2021年9期
关键词:宋家坟墓宿命

马永珍

这一日

公元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

上午六点四十五分

妈妈,坐在你床脚的我,忽然看见

你的头微微向左倾斜

不紧不慢,只是轻轻地出了三口气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

也没拉住你的呼吸

这一日,风提着落日和我

哭干的呼唤,在宋家洼的沟梁山峁上

在快要熟透的麦粒上,在墙角的虫鸣里

走走停停,踉踉跄跄

用余温染红你走过的小路

割过的冰草、地里的五谷庄稼

以及从你掌心飞过的鸟鸣

这一日,痛彻心扉

炊烟太过于残忍,挥舞利刃

把我的名字劈成两半

——黑白分明,从今往后

宋家洼祖坟里隆起的那一抔黄土

就是我宿命的回忆,天空的胎记

阳光上的痣,我后半生的圆心

也是我悲伤的纽扣和沸腾

妈妈——愿你的坟墓宽敞、洁净

充满喜悦和光亮,没有疾病袭来

妈妈——愿你的坟墓成为天堂中

一座最美的花园,没有疼痛缠绕

妈妈——以后——

再没有电话声使我惊恐万分

再没有人能唤醒我内心的堤岸嘶鸣

以后……再也没有以后

我们母子相见只能靠贿赂梦境

每一次都将被刻骨铭心

这一日,世界和我一起

成为孤儿

命名

麦黄杏熟,燕子带来的那场雨

来了又走了,来来去去

经过尘世的旅店

生离死别的文字赶赴宿命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如果这时

从怀中掏出一个村庄

以及杏树、房屋、羊群、石头

潮湿的回忆,明月

依旧高悬,再掏出涛声

掏出生死之间的距离

掏出这个修辞中最大的坚韧

仿佛卸下一切秘密

媽妈 我轻轻地呼唤你

漫山遍野的苦菜花就全开了

金灿灿的人间都是你的笑容

妈妈  我用你的名字

命名星辰、花草树木和尘埃

想你的时候,沉默会替我大喊一声

雷声就疼痛难忍,簌簌扑入怀中

霜降

颧骨高耸,秋雨依然很瘦

黄土高原裹紧民谣取暖

一个在外奔命的人

他体内的山梁、沟峁和梦境

都是无家可归的马车

灯光潮湿,风不在阅读

羊皮经卷里的乳名按时落下

寒冷一层压着一层

和羊毛一样白

我怕母亲寒冷

就在她身边挖了一个坑

埋下几缕阳光

迎春花开了

飞来,再飞来,一朵又一朵

霎时落满整个山坡

这些黄澄澄的时令,叽叽喳喳的

谈论着风向和年轮

一场春风覆盖又一场寒意

新年压着旧年,绿草从日记里

探出头来,认出去年的蜜蜂

相互握手问好,深情致意

蝴蝶也没有闲着,打着口哨

引得大头蚂蚁成群结队集合

禾苗青青,出嫁的姐姐都回来了

牛羊满圈,家中的弟弟妹妹都长大了

桃花开了,杏花也开了,骆驼蓬绿油油的

她们喜形于色,互相问候

笑声把天空都染成了金黄

这时阳光煦暖,快把这些告诉妈妈

其实妈妈和我们相距很近

就住在旁边不远的坟茔里

春风吹过,坟头的蒿草微微摇了摇

白云侧耳倾听,但还是听不清

妈妈在说些什么

责任编辑 张 哲

猜你喜欢
宋家坟墓宿命
相亲交友,所有软件的最终宿命
总是见证时代的魔幻,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
祭奠
安福寺
宋家洲史事
摩拜的宿命
摩拜的宿命
找匣子
白色的坟墓
俘虏你,以最疼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