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时代意义

2021-10-12 07:11金恩惠
对外传播 2021年9期
关键词:共享网络文学走出去

【韩】金恩惠

【内容提要】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市场规模已经相当可观。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除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与成熟,还有海外读者与中国网络文学读者通过互联网的共享资源。互联网以快捷的文化交流使国内外网络文学读者共享同一个资源成为了可能,在如此共享下,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日益加快,呈现出了加强机器翻译、IP改编输出等新趋势。

【关键词】网络文学 全球化 共享 标签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市场规模达到4.6亿元,这是该年度网络文学总市场规模的2.2%,①由此可见,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已经进入了稳定增长阶段。为如此成长奠定基础的首先是以起点国际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的“出海”,而为这种“出海”提供契机的是粉丝自发建立的翻译网站。大约在2010年前后,东南亚粉丝开始建立以共享中国网络文学翻译为目的的网站,2014年底出现北美粉丝主导建立的翻译网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武侠世界”(Wuxiaworld)。“武侠世界”作为较早建立的英译网站,不但以稳定的流量显示了海外粉丝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喜爱,②还将翻译成果出版到了主流平台,扩大了中国网络文学抵达英语世界的渠道,Wuxiaworld的建立者RWX通过亚马逊Kindle出版的英文版电子书《盘龙》(COLING DRAGON),其当前还属于亚马逊包月电子书(Kindle Unlimited)的书目之一,以价格优势吸引着广大的读者,显然,有助于中国网络文学的进一步推广。粉丝翻译网站通过流量和结集出版等实际成果展现了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发展潜力,直接促发了中国网络文学网站推出面向海外粉丝的网络文学平台。以2017年阅文集团上线“起点国际”为起始点,掌阅、推文科技等公司纷纷加入“走出去”的行列,从此,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庞大的内容储备、专业的翻译团队与粉丝网站多年的粉丝经验相结合,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进入了加速阶段,具有速度优势的“机翻”开始活跃运用,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向海外网络视频平台输出也日渐频繁。

那么,中国网络文学是如何与海外粉丝相结合,提高“走出去”的速度呢?或者说,在海外粉丝接受中国网络文学,把它推荐给其他海外读者的过程中发挥主要作用的是什么?回答这些问题,首先需要考虑的是两者的共同背景——互联网。互联网通过不同国家的互联使中国网络文学从多个国家汲取营养成为了可能,例如,“萌”“壁咚”等来自日本的词汇在中国网络文学中的频繁使用;以美国《英雄联盟》(RiotGames)、韩国《绝地求生》(PUBG)等网络游戏作为素材的中国网络文学的不断产出,都体现了中国网络文学与世界共享文化资源。以这种共享文化资源为基础,海外读者进入中国网络文学的门槛大大降低,“走出去”的效率大幅提高。本文结合中国国内网络文学读者与海外读者共享众多标签的现象,具体探讨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背后的共享资源。

一、中国网络文学与世界网络文艺共享“标签”

当前,互联网日益成为世界共享的全新文化人类学空间,扎根于互联网的网络文学或许自诞生起就具有能够为全世界人共享的情感共鸣区。面向中文世界的起点中文网与面向英文世界的起点国际,包括英文原创小说,共享众多标签。以“起点国际”的标签“系统”(System)为例,“起点国际”人气榜(Power Ranking)排名前五的原创小说中有三部以“系统”为标签,③而“系统”是中国网络文学,尤其是男频网络文学中出现在标题中的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④。具体而言,“系统”是用来给主角布置任务,以达到推进叙事目的的手段,例如,在起点国际排名前三的原创小说《神的酒庄(Immortals Wine Store)》(作者Malignant)中,被天皇Lao Gou打败后转移至另一个世界的“酒神”(Jiu Shen)脑中出现了“系统”,在一步一步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之后,“酒神”踏上了成为酒神的旅途。而这恰恰也是中国国内网络文学中“系统”常见的功能,屡次登上起点中文网月票榜前十的小说《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作者“掠过的乌鸦”)⑤就是讲述主角在一步一步完成系统安排的任务的过程中获得成长的故事。

“系统”成为“起点国际”的小说标签,首先是因为平台默认它能够为最多的读者所熟悉。考虑到“起点国际”面向“不特定国籍”多数的特征,可以说“系统”被它默认能够为“不特定国籍”的多数所识别。而除了“系统”之外,被平台默认“能被不特定国籍的多数识别”的标签还有很多,游戏(Game)、转世(Reincarnation)、种田(Cultivation)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与“系统”一样,这些标签也为中国国内网文读者耳熟能详,因此,它们频繁出现在翻译小说中不足为怪,但需要引起注意的是,这些标签在海外写手的原创小说中也常见。

鉴于“起点国际”由翻译平台起步,最初使用該平台的主要还是中国网络文学的粉丝。这些粉丝在网站平台有了原创功能之后,尝试对喜欢的小说进行模仿是完全有可能的,因此可以说在以上标签共享中,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做出了无可置疑的贡献。但导致标签共享的原因不只如此。依托互联网的全球化,对于网络文艺的享受也呈现出了无国界的趋势,而这正是导致以上标签共享的不可或缺的因素。单看长期在中国享有极高热度的网络游戏《英雄联盟》与《绝地求生》也可以发现如此面向,两款游戏分别来自美国与韩国,目前它们不仅在中国,在世界各地也稳居畅销榜⑥。这意味着它们的玩家呈多国籍趋势,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这些游戏在为不同国家的人民共享,而以上谈及的中国与海外读者对小说标签的共享则是以这种游戏共享为基础的,因为只要是网络游戏,“系统”就必不可少,而由于在网络游戏中玩家往往在死后可以无限重生,从中不难联想到“转世”这个网络文学的常见标签。再如,以层层递进、晋级提升为核心的“种田”也是普遍采取升级模式的网络游戏屡见不鲜的题材。

由于“起点国际”目前兼具翻译小说与原创小说,⑦这意味着即使没有接触过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也完全有可能在此创作原创小说。但即便如此,原创与翻译也呈现出了共享标签的趋势。从这个角度上看,导致标签共享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海内外读者的共享资源,前面提及的网络游戏就具有代表意义。依托互联网,共享的资源日渐增多,在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之前,就已经衍生出了众多为不特定国籍的多数共享的标签。伴随着起点国际这种既提供海外原创小说,也提供来自中国的翻译小说的平台的出现,这种共享就清楚地得到了展现。

共享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即使是“玄幻”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小说,也通过与共享标签相结合的方式获得了降低海外读者进入门槛的效果。例如,被起点国际入选定期更新的玄幻小说《绝代名师(Absolute Great Teacher)》(作者“相思洗红豆”)和《你们练武我种田》(Everybody is Kung Fu Fighting,While I Started a Farm)(作者“哎呦啊”),纵观这两部小说的评论可以发现,相对于针对世界观的评价,对于套路、主人公等內容本身的评价更多。读者们跳过“世界”评价“内容”的原因,既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阅读量已经非常充足,对玄幻非常熟悉,但也无法排除另一种可能性,即由于这些小说把“游戏”与“系统”融入内容,读者只要对游戏或系统熟悉就可以迅速捕获内容。换言之,这种“迅速进入”是以游戏或系统为前提,因此与具体的世界观无关。正因如此,用“标签”概括小说内容的读者评论极其常见:如读者Kingly-Day提到他就是喜欢看“老师”和“系统”才读了《绝代名师》;再如,读者赫罗伊(Heroy)介绍《你们练武我种田》中“主人公又是获得系统却不克制自己觉醒的能力,最终成为疯子的那种”。这些由“系统”切入的读者评论体现了该标签能够为读者之间的互动提供便利,而它之所以能提供便利,无疑是因为它属于为不特定国籍的多数共享的情感共鸣区。

综上所述,互联网使跨国的情感共鸣区的出现成为了可能,中国网络文学通过与这些情感共鸣区相结合的方式,不仅方便了外国读者迅速识别其中的魅力,还迅速融入了跨国的流行文化之内。

二、 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加速

前述内容结合中国网络文学与海外读者共享标签的现象,探讨了在网络文学“走出去”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是以系统、网络游戏为代表的共享资源。换言之,系统、网络游戏等共享资源为海外读者跨越语言障碍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即,便利来自共享资源而不是内容本身,这意味着对于第一次阅读的小说,尤其是读者被熟悉的标签所吸引,凭着尝试的心态去阅读的小说,并不需要非常精确的翻译。或许,“机翻”活用于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原因正在此,它以速度优势加快了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而除此之外,中国网络文学也通过网站内容的多样化、输出改编影视剧等方式实现了“走出去”的加速。下面,将结合北美和东南亚具体探讨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的加速。

(一)北美:文本输出与改编输出相结合,“机翻”成为文本输出的新潮流

当前,中国网络文学向北美的输出主要分为两种方式:一是粉丝主导的翻译,二是以起点国际为代表的平台输出。2014年至2015年间,围绕北美粉丝出现大量的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网站对中国网络文学进行了可视化,促发了中国网络文学网站积极展开海外市场开拓,最为直接的表现是面向海外读者的网络文学平台的推出。以2017年起点国际的上线为标志,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进入由海外粉丝网站与中国网络文学网站共同促进的阶段,而无论是粉丝网站还是中国网络文学网站日益呈现出了频繁使用“机翻”的趋势。

首先,“机翻”专门网站以稳定的流量在粉丝网站中脱颖而出,“轻小说机翻”(LNMTL)等是其中流量较高的网站。

“轻小说机翻”(lnmtl.com),该网站由一个程序员建立,小说翻译与网站管理全都由他一人在业余时间进行。此人不具有中文能力,最初接触中国网络文学就是通过机翻,而透过机翻,他也感到了网络文学带来的减缓紧张的魅力。因此他强调,赚钱并不是他建站的目的,重要的是通过翻译与阅读网络文学的方式减缓压力⑧。正因如此,网站所有内容都免费公开,如果有读者愿意可以自行进行资助,资助额度达到100美元可以指定小说翻译。关于网站名字中的“轻小说”(Light Novel),由于该词通常指日本轻小说,与网站主要翻译的中国网络文学“搭配不当”,这由建立者最初没有意识到日本轻小说与中国网络文学之间的区别所导致。该网站每月会规律性地翻译两部新的小说,翻译小说会根据用户意见选定,网站会定期公布问卷调查,调查结束一周后得票数最高的小说会选入翻译行列。因为全部采取机翻,因此陆续有用户对翻译质量表示不满,⑨但该网站已经进入稳定状态,2020年8月至2021年1月用户流量(独立IP地址,下同)保持在400万至600万之间⑩。

同类还有另一家月用户流量稳定在300万左右的机翻网站11,该网站同时进行中国网络文学、韩国网络文学和日本轻小说的翻译,除此之外,还有漫画翻译,目前站内漫画均来源于中国。在用户分布上,来自美国的最多,紧接其后的是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该网站在翻译内容的选定上也采取提前对用户进行问卷调查的方式12。

随着“走出去”的深入,机翻以其独特优势不断吸引技术与资本的投入。推文科技、阅文集团等已经将机翻作为重要的“走出去”手段融入了各自的海外平台。据悉,推文科技在2018年上线AI智能翻译系统,并推出了以此为基础的英译网站Babelnovel(babelnovel.com)。此外,它还上线了“推文出海网作家福利计划”,在通过机翻帮助小说出海之余,该计划还通过和海外阅读平台合作的方式,使小说上架至多个国家的本土平台成为了可能,当前主要的合作方有日本的乐天(Kobo),亚马逊、谷歌等。阅文集团则紧随其后,在2019年以上线30部AI翻译小说的形式正式启动机翻项目。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翻译模型不断呈现出细分化趋势。具体而言,根据男女频、作品类别的不同,都会有针对性的翻译模型进行翻译13。由于模型在不断升级当中,因此翻译质量将会继续提升,而这将大大加快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速度。

另一个新趋势则是中国网文改编影视剧向海外网络视频平台的输出。当前,网络平台的出海日益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潮流,例如,苹果与迪士尼在2019年分别推出了视频平台apple TV+与Disney+,它们策划逐渐将服务范围扩展到世界各地14。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也在这个趋势之中。而正因为北美用户较为密集,视频平台的增长也较为迅速,近年来,中国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向北美视频平台的输出日渐频繁,例如,《全职高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陈情令》《将夜》等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已经在奈飞(Netflix)上线。考虑到奈飞拥有超过190个国家的用户,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已经抵达了190多个国家的受众。正因如此,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无论是在传播的广度上,还是在效果上,都呈现出了多样化的趋势。

奈飞在内容上对中国网络文学的“走出去”具有启示性的意义。奈飞不仅是内容供应商,它同时也制作原创内容,而在制作上它采取的是與多个国家合作的方式。除此之外,它还利用大数据,利用范围小至作品上线的时间,大至演员选拔等不同领域。也就是说,从制作到上线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精心计算过的。由于在判断某个平台是否能够面向世界时,里面的内容是否能够引发最多数的情感共鸣非常重要,奈飞这种基于大数据的“多国合作”制作模式显然具有启示意义。

从这个角度上看,以中国国内享有热度的小说为主要内容的起点国际当前的“走出去”还有待将更多因素考虑在内。当然,起点国际作为原创平台,已经为国外读者自己创作他们自己想看的小说提供了空间,但如果能够在翻译文本的选择上更有针对性地把握不同国家的流行趋势,将更有助于进一步深化其“走出去”。

(二)东南亚:以泰国为中心,带动整个文化产业链输出

当前,东南亚不仅是起点国际、推文科技等中国网络文学海外网站最为主要的用户来源,也是“武侠世界”等粉丝翻译网站的主要用户来源。东南亚国家不仅仅是中国网络文学积极的消费者,同时也是网络原创小说非常活跃的国家,例如,泰国的2read、readAwrite、Ookbee都为原创小说创作提供了平台,而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平台兼具原创网络文学和中国网络文学。

其中ookbee的用户数较为可观,它的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五百万,用户涵盖泰国、菲律宾、越南等多个国家15。在小说的来源上,仅次于其本土原创小说的就是中国网络文学,进入小说页面可以看到为中国网络文学单独设立的栏目。这跟ookbee是中国腾讯和泰国本土企业合资建立的平台有关。如前所述,东南亚作为中国网络文学长期享有热度的地区,较早成为了中国企业积极展开内容输出的对象,除了网络文学之外,还涵盖了影视、音乐等多方面。例如,2017年推出ookbee之后,腾讯在2020年还收购了被称为“东南亚的网飞”的iflix16,开通了在线播放影像的输出渠道;除此之外,腾讯还对泰国最大的门户网站Sanook进行了收购,并于2016年将它的名字改成了Tencent(Thailand)17。再如,腾讯在2015年推出的音乐应用程序“Joox”,目前在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流量相当稳定18。由此可见,中国网络文学向东南亚的传播已经摆脱单一的文本阶段,进入了整个产业链阶段。

三、结语

综上所述,立足于互联网,中国网络文学自始至终都与世界文艺相连,极其自然拥有了能够为海内外读者共享的文化资源。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不仅仅是单一文本的输出,而是作为整个世界网络文艺的一部分,对共享资源进行丰富与完善的过程。也许,质量尚待进一步提升的“机翻”能够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中发挥举足轻重作用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网络文学拥有为世界共享的资源,正因为这个资源,只要一个“机翻”这种粗略的点拨,它也有了唤起“不特定多数”情感共鸣的能力。

在文本输出之外,中国网络文学还通过改编影视剧的对外传播扩大了受众,不仅如此,以网络文学开拓的海外市场为基础,逐渐实现了音乐、视频等其他文艺形式的对外传播,将海外传播的范围扩展到了中国的“网络文艺”。正因如此,中国网络文学在“出海”的“量”与“方式”上都得到了可观的成长。如果能够在此基础上对“走出去”的内容进行进一步的“本土化”,无疑更有利于满足不断增多且细分化的用户需求。

本文系2019年度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中国网络文学创作、阅读、传播与资料库建设研究”(项目批准号:19JZD038)阶段性成果。

金恩惠系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韩国留学生

「注释」

①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2020年)》,艾瑞咨询网,http:// report.iresearch.cn/wx/report.aspx?id=3644,2020年8月31日。

②Wuxiaworld在2017年的月独立用户达到265万,2018年月独立用户达到235万。参见邵燕君、吉云飞、肖映萱:《媒介革命视野下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文艺理论与批评》2018年第2期,第122页。

③分别是My Pick Up Artist System,Lucifers Descendant System,The Immortals Wine Store,https://www.webnovel.com/ranking/novel/bi_annual/ power_rank?timeType=3&sourceType=2&signStatus=1,2021年2月11日。

④《被网文套路的4亿中国人,到底在看啥》,网易数读,http://data.163. com/20/0927/19/FNIALVCN000181IU.html,2020年9月29日。

⑤参见起点月票榜,查询时间为2021年2月16日。

⑥據steam,《绝地求生》在世界的销量排名前七,https://store.steampowered. com/search/?sort_by=_ASC&os=win&filter=globaltopsellers,2021年2月19日;据newzoo,《英雄联盟》月平均用户登录量为世界前十五,https://newzoo. com/insights/rankings/top-20-pc-games/ ,2021年2月19日。

⑦“起点国际”在2017年5月上线,在2018年4月开放原创功能。

⑧参见LNTML的“about”页面,https://lnmtl.com/about,2021年3月25日。

⑨参见LNTML的“FAQ”页面,https://lnmtl.com/faq,2021年3月25日。

⑩参见SimilarWeb统计,https://www.similarweb.com/website/lmntl.com/#pro, 2020年2月16日。

11同⑩。

12每周五和周六是问卷调查时间,如果页面没有想要看到的小说,也可以直接向网站管理者提议,网站管理者留下了聊天室的邀请码以满足特殊需求。参见:https://comrademao.com/survey/,2021年3月25日。

13费倩文:《阅文集团与彩云科技合作:上线AI翻译作品,加速出海步伐 》,第一财经网,http://www.china-cbn.com/enterprise/201912/269906.html, 2019年12月26日。

14参见apple TV+官网,https://www.apple.com/apple-tv-plus/,2021年3月25日;disney+官网,https://www.disneyplus.com/,2021年3月25日。

15参见ookbee官网,http://aboutus.ookbee.com/,2021年3月25日。

16Miguel Cordon, Tencent buys Southeast Asian streaming platform Iflix,TECHINASIA,https://www.techinasia.com/tencent-buys-iflix, 2020.6.25.

17Sanook Online changes name to Tencent (Thailand),THE NATION THAILAND,https://www.nationthailand.com/edandtech/30302474, 2016.12.20.

18TENCENT-OWNED MUSIC STREAMING SERVICE JOOX INKS DEAL WITH VIDEO ADVERTISING PLATFORM SPOTX,MUSIC BUSINESS WORLDWIDE, https://www.musicbusinessworldwide.com/tencent-ownedmusic-streaming-service-joox-inks-deal-with-video-advertising-platformspotx/,2020.6.10.

责编:谭震

猜你喜欢
共享网络文学走出去
调查
我国网络文学研究的困境与突破
Southern_Weekly_1920_2020_12_10_p36
中国网络文学闯荡海外江湖
关于高等职业院校建设在线开放课程的思考
《网络组建与维护》精品资源课共享课程建设探索与研究
“走出去”2.0版将打造更强国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