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画到底有多美

2021-10-13 21:41沙子
小康 2021年28期
关键词:铁桶杜尚儿童画

沙子

以前聽画家朋友说,千万不要早早送孩子去学画,会走很多弯路的。我问,那不去学画画怎么就会画画了?他说,让孩子自由画啊。

自由画,不给任何指导?有多少家长愿意尝试啊?

最近,3周岁的侄儿奥奥要办画展了,他遇到了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徐老师,他的教育方式就是给孩子专业的画笔和画布、颜料,然后让他们自由发挥,在画布上随意画就可以。侄儿果真很喜欢这种方式,不需要任何说教,就凭着自己天生的喜好和当下的情绪,驱动画笔随意涂抹,他竟然能忘我地创作一上午。等他的画作完成,我们大人一看,竟觉得笔触连贯、颜色和谐、节奏明快、情绪饱满。他的很多画都趣味十足。老师特意拿出孩子们的多幅作品和当代抽象艺术大师的画进行了比较,还蛮像回事的,于是专门给这群孩子举办了画展。

我非常欣赏侄儿的画,也欣赏举办画展的老师。很多美术史家讲过,西方艺术从最开始的画具象逐渐过渡到当代艺术的画精神。那些抽象画乍看起来,和儿童画很是接近。对于要反叛以前所有艺术固定模式、概念、规程、技巧的当代艺术家而言,像儿童一样去创作是必需的,因为儿童混沌鸿蒙,没有任何的社会约束或者其他知识内容,单单凭着他们的眼睛对万事万物的观看,这似乎是对视神经刺激后的一种正常反射。难怪毕加索宣称:“我一生都在像孩子那样学习画画。”

对于要反叛以前所有艺术固定模式、概念、规程、技巧的当代艺术家而言,像儿童一样去创作是必需的。

那是不是儿童不学画就真的可以和艺术大师的作品相媲美了?答案也是否定的。看看现实生活中每天有多少儿童拿起画笔随意涂鸦,如果这些都是艺术品,那就相当于没有艺术品了。就像当年,如果没有杜尚,小便池也永远是那种瓷做的商品。但是当杜尚为成千上万商品中的一座瓷器小便池写上了“泉”然后拿去参加艺术展之后,当代艺术真的就有了革命性的变化。再看看杜尚把几十个罐头商标贴在墙上,安迪·沃霍尔把无数的玛丽莲·梦露肖像成排放置,那都是当代艺术。用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潘公凯的话来解释,当代艺术的本质就是“错构”,原本是生活中常态的物品,被独立放在展厅里重新赋予涵义,就成为艺术。

拿这样的理论去审视纯天然的儿童画,它们为什么有艺术性?似乎只能用“艺术家本身对世界有艺术观察或者艺术感受”来解释了。潘公凯和美国艺术家理查德·舒斯特曼曾经有过一段对话,舒斯特曼讲他打坐的时候看到两个生锈的铁桶,最初他认为这两个铁桶又破又旧,等到自己安静下来后,看到了铁桶,它们的锈迹、质感、微妙的色调变化,让他看到了美。潘公凯先生开导他,人清空自己之后,“不是铁桶变成了艺术作品,而是整个生活成了艺术作品,连海、云、沙滩、你坐的地方、空气,都成了艺术作品。为什么?它们成为艺术作品不是人为的,不是人把它做出来的,而是你的眼睛改变了,你的观察方法改变了。你的观察方法一旦改变,你的整个生活就成了艺术。”

所以,当你去看孩子们用心画的作品,不是这些作品有多么激动人心,而是你的心,是否真的有艺术感觉在跳跃和奔涌。带着我们自己的审美喜好,去尽情地欣赏和赞美吧,这些“铁桶”正是要验证你的审美能力。

猜你喜欢
铁桶杜尚儿童画
烂铁桶(外一篇)
儿童画作品展
恶搞杜尚
“恶搞”杜尚
“铁桶领主”数次参与英国大选
铁桶烙饼(大家拍世界)
与铁桶做游戏
看杜尚怎么玩艺术
杜尚: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儿童画为什么不能追求画得太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