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文章:国际体系如何走向权力平衡?

2021-11-23 19:22
参考消息网
关键词:卡普兰基辛格华盛顿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 厄瓜多尔拉丁美洲新闻社11月19日发表题为《走向“权力平衡”的国际体系?》的文章,作者为塞尔西奥·罗德里格斯·格尔芬施泰因,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尼克松和福特共和党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博士2015年5月在为美国《外交》双月刊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为了应对21世纪的挑战,美国首先应及时制定战略,其次还应改变战术,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为此,基辛格提出应当重新评估美国的外交政策,并重新审视了“权力平衡”理论,因为任何协议不可能永远处于静态,而必须在永恒的运动中不断加以分析和调整。

“权力平衡”理论再成焦点

笔者的观点与基辛格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从美国需要继续保持其全球领导地位的角度来阐述权力平衡的,因此他赋予美国体系捍卫者的角色。然而,这导致其违反了美国国际关系理论家莫顿·卡普兰提出的保障权力平衡的基本规则。

卡普兰的基本规则之一在于,国际权力平衡中的任何基本行为者都不能凌驾于其他行为者之上,否则很可能打破平衡,最终导致系统崩溃。尽管基辛格认为,在当前的国际背景下,只有权力平衡才能确保世界和平,却违背了上述基本规则。

笔者认为,权力平衡的风险在于其涵盖了世界权力精英之间的协议,却损害了南方国家及其人民的利益。因此,就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而言,只有一体化才能给我们在未来的世界中提供空间并带来存在感。虽然与普遍观点相左,但笔者坚持认为,在这个世界中,大国将致力于寻求平衡,而不是战争,同时将冲突作为这种平衡的调节因素,以维护其自身的利益,而这些利益并不属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

基辛格发表意见约7年后,由于一些政治和军事领导人发表的某些意见似乎再次指向构建权力平衡,这场辩论再次成为焦点。今年6月,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亚历山大·福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警告称,如今“新的世界秩序正在形成”。

在9月13日为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视频会议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滕将军指出,美国应力求避免与俄罗斯或中国发生战争,否则其毁灭性后果不仅会影响到相关国家,甚至将波及全球范围。海滕发表声明称,与两国中任何一个国家开战“都会对地球造成毁灭性后果”。

因此,美国正在与俄罗斯进行“战略稳定对话”。海滕还认为,与中方展开此类对话也极为重要。他说:“尽管我们的情况截然不同,但我们确实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永远不与对方开战。”由此可见,他接受了卡普兰在1966年提出的权力平衡体系的基本规则。

维持大国间和平很重要

11月3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指出,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战略不稳定因素愈来愈多的时代,其中的三大权力中心是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而这就赋予了国际体系新的特点。米利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三极世界,其中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是大国。在我看来,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在战略上可能比过去40、50、60或70年更加动荡的世界。”

米利显然忽略了欧洲,欧洲不再被认为是一个相关的国际行为者,而只是美国的附属品。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任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解释了这方面的原因。他在11月初发表的“战略指南”草案中指出:“欧盟正面临着我称之为‘战略收缩的风险。这一点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我们的经济范围愈发受到限制。30年前欧盟占世界财富的四分之一,20年后仅占到10%多。其次,欧盟的战略环境愈发受到争议。最后,欧盟的政治领域正在萎缩,我们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

米利将军最后总结道,维持“大国之间”的和平至关重要,因此,华盛顿、莫斯科和北京以及所有盟友在未来如何相处方面必须“慎之又慎”。值得一提的是,他再次将欧洲降格为“其他盟国”。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11月5日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稳定对话“具有建设性且大有裨益”。

11月9日,中国驻美国大使秦刚在华盛顿传达了中方信息,宣布北京仍然愿意与华盛顿合作,解决重要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但前提是这种合作必须建立在相互尊重和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这种战略和解在11月16日达到一个小高潮——中美两国领导人举行了拜登上台以来的首次会晤。双方都希望求同存异,以促进两国间“健康稳定”的关系。尽管依然存在分歧,但和谐的氛围依然是主基调,而这符合卡普兰为构建权力平衡提出的规则:“增强实力,但要通过谈判而不是战争。”

猜你喜欢
卡普兰基辛格华盛顿
基于Kaplan-Meier算法的应急灯电池组件性能衰退和失效曲线
基辛格的道歉
华盛顿智斗盗马贼
一个人的迈阿密
基辛格:这是白宫来的电话
人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