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塞尔先生的花园

2022-01-07 02:47[澳]莎莉·狄克逊译/利枝
少年文艺·我爱写作文 2022年2期
关键词:马蒂板球本杰明

[澳]莎莉·狄克逊 译/利枝

凯塞尔先生住在隔壁。他一个人住在一座带后院的红砖房子里,乔西觉得那房子很有年代感。凯塞尔先生的院子里长满了树,树上常常栖息着白眉、喜鹊、凤头鹦鹉或者桃红鹦鹉。这让乔西想到了澳大利亚的灌木丛。去年夏天的一天,他们一家离开城市,驱车前往山区,在丛林里进行了三个小时的徒步旅行。乔西还记得那些灰绿色的树叶、悠扬动听的鸟鸣,以及烈日下柠檬桉树独有的味道。

每天,凯塞尔先生都会给他的花园耙地、松土、除草,偶尔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棵红桉下,手里握着一杯咖啡。在那些时候,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凝视着花园,脸上带着一丝笑容。

妈妈有时隔着栅栏与凯塞尔先生闲谈,乔西和弟弟马蒂倒是从来没跟他搭过话。他们对这位老人很好奇,也有点害怕。老人说话时带着一种陌生的口音,不像本地人。他似乎像一個巨人那般高大,皮肤好似一只旧皮鞋,黝黑而又布满沟壑。

最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凯塞尔先生的右腿,那不是真腿,乔西和马蒂也是意外得知。他们家和凯塞尔先生家后院相隔的木栅栏上有一道裂缝,男孩们时常偷看。有一天,他们透过裂缝窥视时,看见老人挽起裤管,却没有露出柔软多毛的皮肤,而是一些黑色和银色的金属。马蒂吓得尖叫,凯塞尔先生惊讶地望过来。兄弟俩仓皇跳起,以最快速度逃回家中。

乔西很疑惑,这么高大的人是怎么失去一条腿的呢?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乔西和马蒂在后院打板球。马蒂在投球,乔西在回击,他们的丝毛犬萝拉则在截球。

他们打得又快又狠。随着一记有力的上手投球,马蒂把球抛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萝拉激动得浑身颤抖,乔西手握球棒就位,目光紧盯迎面而来的球。

“啪”,球棒精准击中,将球高高地弹向蓝天。它越飞越高,随即划出一道优雅的曲线开始下降。两人屏住呼吸,满含恐惧的眼睛越瞪越大。球没有落在他们后院,而是径直飞向了凯塞尔先生的花园!

萝拉像一只乒乓球似的来回蹦跳,乔西和马蒂却呆若木鸡。他们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然后是一片寂静。乔西发出一声叹息,他们该怎么办呢?

他俩跑到栅栏前窥探,想看看什么东西被砸坏了。

凯塞尔先生家的窗户完好无损。他们又查看另一个方向,注意到一座掩映在树下的小建筑,那是一个温室。透明的玻璃墙在阳光下晶莹明亮——除了一个地方被新砸开了一个洞。

乔西和马蒂面面相觑。他俩太害怕了,不敢去捡球,以免撞上那位独腿巨人。两人采取主动出局的方式,悄悄溜回了家。他们认为保持低调是明智之举,于是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一部最喜欢的电影。

半小时后,门铃响起。萝拉在走廊里汪汪乱叫,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谁都不吭声。乔西心情沉重,仿佛忽然吞下了十个板球。

他们听到妈妈的声音,其间夹杂着凯塞尔先生的声音。几分钟后,妈妈出现在他们面前。她一只手拿着他们的板球,另一只手叉在腰间问:“谁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西低下头,踢着地毯上的一块面包屑。“那是个意外。”他喃喃地说。

马蒂保持沉默。

“我以为我养了两个诚实的孩子呢,我很失望,你们应该马上过来说点什么吧?”妈妈顿了顿,“凯塞尔先生得花一大笔钱来修复他的温室。”

“对不起,妈妈。”乔西心怀歉意。

“对不起,妈妈。”马蒂跟着说。

“不必向我道歉,应该向凯塞尔先生道歉。”

男孩们的眼中露出一丝胆怯,真的要直接跟那位老人说吗?

“明天下午你们俩去道歉。凯塞尔先生和我已经谈过了,决定由你们来支付温室的维修费。”妈妈说,“每周日下午你们到他的花园去帮忙,他不会直接付给你们工钱,但会把你们赚的钱记录下来。那笔钱,加上家里给的零用钱,将用来支付更换玻璃的费用。”

乔西顿时觉得自己吞下了二十个板球。

第二天,孩子们走到红砖屋前,胆怯地敲门。门打开了,凯塞尔先生如巨人般站在他俩面前。

他低头看着孩子们,眼睛似乎一亮。“欢迎约书亚!欢迎马修!”他称呼他们的大名,而不像其他人叫他们小名。

“你们可以叫我本杰明。”他说。

他的屋子既简单又整洁,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陈旧书籍、香肠和芬芳花朵混杂的气味。

本杰明·凯塞尔领着他们穿过屋子,走进了他的后院。“欢迎来到我的花园。”他说。

乔西和马蒂环顾四周。他们站在一个长方形的木槽旁,里面长满了形似菠菜的叶子。马蒂用手指摸了摸。

“这种植物叫法国菠菜。”凯塞尔先生说,“它很美味,可以用来煎蛋卷,也可以用来炒杂蔬。”

马蒂皱起鼻子,他最讨厌菠菜了。

“不要瞧不起没吃过的食物。”本杰明说。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本杰明让孩子们观赏了各种鲜花、灌木丛和不同的树木。他指着一棵金合欢树说:“金合欢种子放在蛋糕和甜点里特别好吃。哪天我给你们烙饼,配上金合欢冰淇淋。”

马蒂忘记了害羞,大声回应:“嗯!”老人冲他微笑。

走近小温室,他们都看到了玻璃墙上的大洞。是时候了。乔西紧抿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话从嘴里挤了出来,“对不起,凯塞尔先生,我们打碎了玻璃。”

“我也很抱歉。”马蒂咕哝道。

本杰明只是微笑着说:“碎了就碎了,这周会修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随后,他把孩子们带到温室里。

一排排小小的幼苗围绕着他们,每株植物都写着标签。乔西读着这些名字:番茄灌木、玫瑰花、芙蓉、含盐灌木……

“您是……种来吃的吗?”乔西犹豫地问。

“是的。”本杰明说,“你们认为这些植物产自哪里?”

乔西猜道:“澳大利亚?”

“你说对了,这里所有植物都产自澳大利亚本土。”

乔西好奇地问:“您是澳大利亚人吗?”

老人若有所思地看着乔西说:“我是荷兰人。十二年前,我妻子去世了,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我儿子几年前搬到了澳大利亚,所以我也来了。”他停顿了一下,“一开始我很想家……”

乔西觉得本杰明的蓝眼睛里泛着泪光。

“当我难过的时候,园艺让我有活儿干,栽种植物帮助我适应了我的新家。现在,我很感激能住在这里,离我的儿子和家人很近。是花园让我成为幸运的人!”

随后几个星期,孩子们不再对他们的邻居感到害怕,并期盼着星期天下午的到来。本杰明教会他们除草,在小容器里培育幼苗,再把幼苗移植到外面的花园里。乔西最喜欢的工作是在花园里摘浆果、豆荚或者树叶。

一个星期天,当五颜六色的郁金香盛开的时候,本杰明邀请乔西一家,包括萝拉,去喝下午茶。每个人的盘子里都放着香喷喷的烙饼,上面覆盖着金合欢冰淇淋和番樱桃酱。就连萝拉也狼吞虎咽地啃着一个烙饼。

乔西愉快地享用着美食,刚要把一勺冰淇淋送到嘴边,他忽然想起,最近对花园太上心了,以至于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能问您一件事吗,本杰明?”

“当然。”老人回答。

“您是怎么失去那条腿的?”

妈妈惊讶地瞪着乔西,但本杰明毫不介意。“在一场车祸中。”他简单说道。

“哦。”乔西叹道。

接着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本杰明的脸却打起皱来,咧着嘴呵呵地笑了。“想看看吗?”

孩子们急切地点头。他们看着邻居抬起裤管,露出了金属假肢。他把它解开,拿起假肢给大家看。

“您可以把它当成一根板球棒!”马蒂兴奋地喊道,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乔西环顾着本杰明的花园,觉得自己很幸运。马蒂也觉得他们能住在老人的隔壁很幸运。

乔西一边吃着美味的冰淇淋,一边向本杰明的假肢投去钦佩的目光,他感到有一股暖流在心间涌动。当你知道你交到一位新朋友,而那位朋友又对你真诚相待时,你就会有这种温暖的感觉。

发稿/庄眉舒

猜你喜欢
马蒂板球本杰明
小熊本杰明和跳绳
板球
仁爱比聪明更重要
会魔法的马蒂
怪表风波
新年的礼物
Reading with Rhea The Woodcutter and the Axe
特别的生日
印巴板球“双国记”
从黄昏出发,游向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