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闪崩杀妻:软饭硬吃捂不住的心魔

2022-01-14 19:16渝剑
知音·上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张虹舅舅

渝剑

重庆高校教师何明华有一个世人眼里幸福美满的家。妻子张虹泼辣能干,经营着一家医疗美容机构,生意风生水起。3岁的女儿何蓓聪明可爱。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2019年10月,何明华突然将妻子残忍杀害,然后投案自首。消息传来,全城震惊。这样的高知男人为何冲动杀妻?经过调查,案件背后的隐情浮出水面……

宁缺毋滥:富姐“闪婚”高校教师

何明华初见张虹,是在2015年的秋天。两人交往3个月后,张虹开着一辆新的宝马X6出现在何明华面前,并把带他到了滨江路一栋别墅旁。“明华,这车是我才提回来的,如果你愿意,就开着上下班。这是我们的新家,你喜欢吗?”张虹看着何明华,递过车钥匙,眼神透着热情迫切。

“虹虹,你太能干了!”何明华打量着别墅。张虹赶紧补充道:“别墅的钱我出,可以写上我们两人的名字。”何明华听懂了张虹的言外之意,这是女友在变相求婚。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来自农村,我妈和亲戚如果知道我结婚是住在女方买的别墅里,他们会很难接受的。”张虹听后,拉起何明华的手温柔地安慰道:“我当然懂,你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做。”张虹通情达理的表白,让何明华终于释怀了,将张虹揽进怀里。

何明华,1984年出生于四川省达州市下面的一个农村,父亲打工意外丧生后,寡母陈德碧独自将他抚养大。从小何明华就很聪明,一路从小县城考上了重庆的一所大学,成了母亲乃至全村的骄傲。大学毕业后,何明华应聘到一所职业学院任教。虽然工作稳定,但毕竟家境太差,买不起房子,30岁依然单身。

2015年9月,何明华经过大学学长周勋的介绍,认识了张虹。张虹比何明华大3岁,是重庆市巴南区人,初中毕业就出来打拼,是个妥妥的女强人。她从美容技师做起,创办了自己的医美美容店。张虹虽然读书不多,但一直以来都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坚决要找一个有涵养的文化人结婚。因此,她也一直单身,直到认识了何明华。

第一次见面,何明华看上去稳重有涵养。席间,他和学长侃侃而谈社会经济和政治关系。虽然张虹听不太懂,但却被他的自信深深吸引,张虹认定他有文化,工作体面又稳重,能完美弥补她人生的不足。于是,敢想敢为的张虹主动出击,当场就表达了自己对婚姻的要求。散场时,张虹主动提出送何明华回家。一路上,张虹热情开朗,晚风习习吹进车窗,吹开张虹飘逸的长发,露出她美丽的侧影,也让何明华心里激起涟漪。

两人交往后,豪爽的张虹约会永远都抢着买单。何明华并没有拒绝,而是用细致周到的表现来回应张虹。张虹给何明华发微信,他从来都是秒回。一次,张虹带男友出席商业饭局,何明华在席间表现出博学儒雅,其中一个投资方跟他一见如故。这是张虹绞尽脑汁想接近的人。没想到,对方主动掏出手机要加何明华的微信,还表示下次他做东,请何明华喝酒。那天晚上,何明华在张虹朋友面前给她挣足了面子。当晚,张虹滔滔不绝跟何明华畅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

此后,张虹明显加快了追求何明华的步伐,带男友出入各种高档消费场所,购买私人定制的西服,一起去旅游。何明华的生活水准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

没过多久,张虹怀孕了。34岁算高龄产妇,张虹一心想生下孩子。她带着宝马和别墅的诚意向何明华提出结婚。经过三个月相处,何明华对张虹的实力有了准确的判断,他虽然很想接受这段婚姻,又不想让别人说他是吃软饭的。于是,他适时提出了自己的需求。没想到,张虹爽快承诺,会在未来的婚姻中尽全力维护他的面子。何明华很满意,第二天,便开着宝马X6去上班。

软饭硬吃:“好面子”老公藏愤怒

2016年春节,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并在金源大酒店办了隆重的结婚典禮。张虹主动提出包车把他妈妈和老家的亲朋全部接来重庆参加婚礼。婚礼盛大而风光。仪式开始,何明华深情款款地表白:“谢谢老婆!遇到你,是我最大的福气。”张虹热泪盈眶。

其实,何明华虽然是大学老师,但基本工资每月8000多元。而张虹的医美机构,一年收入在80万左右。婚后,张虹在经济上从来不让何明华为难,一个人支撑起了家里庞大的开支。

2016年8月,张虹生下女儿蓓蓓后,何明华为了让老婆晚上休息好,主动给孩子兑奶、换尿布。但何明华的母亲和亲戚来重庆期间,他又好似变了一个人:把孩子丢给张虹一人照顾,半夜孩子哭闹,他不闻不问,任由张虹手忙脚乱。

2017年春节,何明华大学同学聚会。他专门带张虹约了大学同宿舍的6个同学吃饭。何明华特地选了凯悦酒店宴请。酒桌上,何明华专门点了澳洲龙虾和各种海鲜,备的酒是张虹挑出来的2瓶茅台。当晚,同学们都被何明华的风光给镇住了,纷纷给他敬酒。何明华得意地对张虹说:“你可别小看我这些同学,个个都是研究生毕业。”他说这话是想提醒老婆,她只是个初中毕业,能跟着他认识这些人,就算花钱也不亏。

2017年年底,何明华的表弟陈大军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要到重庆找工作,何明华一听大声说:“找到工作前就住家里,家里这么大,不差你住的房间。”表弟千恩万谢,第二天就背着行李来了。

那天,张虹回来,见客厅地上满是泥印,沙发前的茶几上扔着水果皮,屋里阵阵烟味呛人。但她没有表现出不爽。当天吃饭时,何明华却发现饭桌上准备了一副公筷。他觉得用公筷是对表弟的嫌弃,于是一把将公筷扔回厨房。案发后,据何明华回忆,妻子张虹对他确实很大方,从没为了钱跟自己红过脸,也没有说过一句重话。但他始终觉得张虹瞧不起自己的亲戚朋友,但凡涉及在亲戚朋友身上花钱,张虹就显得很“吝啬”,这一点让他特别恼火。

2018年1月,老家的舅舅因为甲状腺结节来重庆做手术。晚上,舅舅对何明华说,老家医院的医生建议他手术,费用大约要8000元。来重庆看病一是想找个专家看看,更主要的是想找何明华借钱做手术。何明华二话不说就表示,请舅舅放心,安心在重庆治好了再回去。何明华有课,张虹带舅舅去医院,主动掏钱重新做了检查,但手术费张虹却没交。她对何明华说:“我们也花了3000多元检查费,不可能全部费用都由我们出,毕竟舅舅还有儿女,都应尽到自己的责任。”张虹有理有据,何明华无从反驳。

然而,等舅舅出院回老家后,何明华接到母亲的电话,劈头盖脸把他臭骂一顿。原来,舅舅回家后对何母陈德碧说:“别看明华表面风光,经济大权不在他手里的。他的钱都被婆娘管着呢!”舅舅说自己通过细心观察发现,但凡出钱的地方,都是从张虹口袋里掏出来的。陈德碧听了这些话,气不打一处来,她对儿子哭诉说:“你赚的钱,干吗放到你婆娘的口袋里?丢人现眼!”

这些话,让何明华自负的内心如刀割一般难受,他原本是个要面子的人,这些情绪在心里越积越深。母亲这样一闹,何明华越想越窝火,他想着还是必须自己有钱,妻子才会顺从,让他人前人后都能抬头做人。

2018年4月的一天,何明华无意中得知同学炒股赚了一大笔钱,他就动了心,觉得这是一夜暴富的好办法。于是,他骗张虹说,有做实业的同学拉着投资入股。哪知,张虹一开始不同意,但最终经不住丈夫软磨硬泡,给了他20万元。何明华初入股市,毫无经验,全仓进入,行情稍一波动,他就割肉。不到三个月,本钱就亏得差不多了。

2018年12月,何明华手里套牢的股票开始震荡,他急于补仓,可他根本没有钱。眼看着来了一波行情,他急了。但他知道,如果找张虹要钱,之前的亏损就会暴露,还会被她瞧不起。左想右想,他干脆把自己开的宝马车抵押了25万元,又以资金周转为由找同学借了15万。2018年底,何明华将凑来的钱又投入了股市。他迫切需要有一天,自己真正在老婆面前抬头做人……

心魔难抑:欲望催动的婚姻酿血案

果然,行情大好,何明华的仓位补进去后,两个月就回本了。此时,他手里有了50万元的资金。“赚钱也不是那么难嘛!”他信心大增。

那段时间股市行情很好,何明华炒股的胆子越来越大。他嫌小打小闹地炒股挣不到大钱,开始尝试配资炒股。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年底,他的资金损失掉一半,之后就是漫长的盘整。一天早上,何明华刚刚打开股票账户准备忍痛割肉,却惊骇地发现股票都被配资公司强制平仓了,面色苍白的他一下子瘫倒在电脑前——他的财富就这样消失殆尽,还欠下两百多万债务。

2019年8月的一天,张虹吃过早餐,像往常一样来到店里。大约9时30分,她接到何明华同学打来的电话:“你老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还钱?”张虹蒙了,这才得知何明华借钱炒股,且已经负债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张虹立即打电话给何明华,让他马上回家。

何明华回到家,“噗通”一声跪在妻子面前哭求道:“你无论如何要帮我。”张虹愤怒吼道:“这些年,我给足你面子,你给我捅这么大个窟窿!我们离婚,你的债你自己解决!”何明华不肯离婚,抱着张虹的腿哭诉。

此后几天,张虹心乱如麻。何明华却主动将打印好的悔过书交给妻子,表示要重新振作。张虹最终因为女儿心软了,放弃离婚,低价转卖了一套房子还清了欠债。

2019年10月19日22时许,母亲陈德碧对何明华说,以前老家一位邻居给她推销了一种保健品,6个月的疗程需要1万块钱,她希望儿子拿钱买来试试。如今,何明华在家哪里还有资格谈钱?他望向一旁的张虹,张虹直接否定了婆婆的想法,说:“我们家现在没什么钱,有钱也不拿去上当。”陈德碧一听,当即怼道:“你花我儿子钱买吃买穿就可以,我买点药,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你这些年吃的用的哪样不是我花的钱?”显然张虹不想忍了,她一口气将隐藏多年的真相说了出来。这下轮到婆婆蒙了,她捂着胸口哭天抢地起来。见此情形,张虹更为光火,她突然变得歇斯底里,骂何明华这么多年吃软饭,就是个“靠婆娘的男人”。

何明华怒了!这一刻,他钱没有了,面子也没有了,在这个女人的辱骂中,他趁着酒劲,积压在心中的怒火不可遏制地迸发出来!他一把拉过张虹:“你立刻跟我妈道歉!”张虹自然不服,坚决不道歉。何明华红了眼睛,他发疯一般抓住张虹的头发把她按在沙发上。二人发生了抓扯,他的面部被张虹抓伤。张虹挣脱何明华的手,跑上了二楼,留下婆婆和何明华在一楼。

何明华面对倒在地上痛哭的母亲,疯狂了,他冲到一楼拿了一把尖刀来到二楼东侧一卧室内,继续威逼张虹向母亲道歉。张虹越说越来气,羞辱道:“你跟你妈算老几?现在就滚出我的房子!”何明华一听这话,发疯一般,右手拿刀捅向张虹胸部、颈部等处。张虹渐渐没有了声音……何明华这才清醒过来,打了120急救电话。120救护车将张虹送到巴南区人民医院抢救。

次日零时许,张虹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张虹系被单刃锐器刺伤腹腔脏器及大动脉致大失血死亡。归案后,何明华哭着告诉民警,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绝望。

2020年6月,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何明华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二审期间,张虹的父亲表示谅解何明华,并请求对何明华从轻处罚。最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何明华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面对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母亲,何明华后悔不已,可一切都为时晚矣!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罪犯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优秀教师、青年才俊,却将经济上的女强男弱视为男性屈辱,又不肯真誠地与妻子好好沟通,隐藏着愤怒,最终在“失面子”的怒火中冲动杀妻。这样的悲剧犹如一面婚姻的放大镜,值得每个婚姻中的男女深思。

编辑/李明洁

猜你喜欢
张虹舅舅
欢快的鱼
谎 言
受伤的逃犯
一次失败的跟踪
弹弓
一定是他
冒牌领赏人
不用担心
发红包
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