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回“落跑”后妈,怎堪血缘似刀:未经人苦,莫劝人善

2022-01-14 19:33子宁38
知音·上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张鹏刘峰姐妹俩

子宁38

杨婷婷一直以为,让自己从天堂跌进地狱的,是冷血继母李月仙。为此,她恨了继母近十年,然而真相揭开,她措手不及……

贴心继母拿钱跑路:小姐妹如坠深渊

杨婷婷曾经以为,她前半辈子的苦,都是继母李月仙带来的。

1998年2月,杨婷婷出生在湖北省荆门市一个小村庄。在她六岁、妺妹玉丽周岁那年,亲妈跟着别人跑了。打她记事起,姐妹俩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爸爸杨兵去了山西挖煤。爸爸不在,杨婷婷自己上下学,爷爷奶奶没空照管妺妺,只能用麻绳捆住妺妺的腰,将她拴在树上。姐妹俩整日脏兮兮的,村里的孩子都不愿靠近她俩,杨婷婷在学校也没朋友。

2005年腊月底,杨婷婷的爸爸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小男孩。这个女人就是李月仙,小男孩叫张鹏,是她儿子。杨兵让杨婷婷叫妈妈,杨婷婷不肯,妺妺却在鸡蛋糕的引诱下,喊了她“妈妈”。

李月仙人长得好看,手也巧,普通面粉到了她手里,能折腾出好多花样。她把脏乱不堪的家打扫得纤尘不染。她还买了几斤棉花,扯了几尺花布,给杨婷婷姐妹俩一人缝了一件漂亮的棉袄。那年春节,是杨婷婷有记忆以来最开心的一个春节。

2006年正月初八,杨兵独自前往山西,李月仙留在村里照顾三个孩子。她极疼小玉丽,每天都喂她吃鸡蛋羹,将她养得白白胖胖。过完年,张鹏也上小学了。李月仙对杨婷婷说,弟弟心脏不好,杨婷婷就每天上学放学都牵着弟弟的手。杨婷婷放学后,李月仙从来不指挥她干活,还总是夸她懂事。在继母的夸赞下,杨婷婷性子越来越活泼,也开始甜甜地喊“妈妈”。她们穿着继母做的衣服和鞋,村里那些婶婶大妈羡慕得不得了。

杨兵每月会按时寄钱回来,李月仙经常买各种好吃的给孩子们改善生活。只是,因为杨婷婷的奶奶再也接不到儿子寄来的钱,就对李月仙处处挑剔。李月仙知道自己在村里无依无靠,也从不争吵。

2011年10月9日,杨婷婷正在上学,姑姑找到学校,告诉她,爸爸出意外没了,把她带回了家。

杨婷婷吓蒙了,脑子一片空白,跟着姑姑回到村里。爸爸下葬后,继母李月仙带着她儿子从村里消失了。没了父母,杨婷婷的爷爷奶奶搬过来照顾姐妹俩。杨奶奶逢人就说:“李月仙这个不要脸的,卷走了我儿子所有积蓄和矿上赔的四十多万抚恤金!”村里人建议老人直接去李月仙老家找人,杨奶奶说:“她没和我儿子扯结婚证,不知道家在哪啊。”

杨婷婷本来不相信继母是个贪财无情的人,可在奶奶的眼泪和村里的流言蜚语中,她不得不信。

没多久,奶奶就说年纪大了,养不活姐妹俩,逼着杨婷婷辍学回家。杨婷婷年纪小,亲戚托人给她在镇上找了份当保姆的工作,14岁的她成了住家保姆,每月300块钱工资。工资每月都是奶奶找雇主领,奶奶再给她10块钱零花钱。

杨婷婷的雇主是一对老年夫妻,他们觉得杨婷婷价格便宜,年龄小,心眼少,好拿捏。在他们家里,杨婷婷几乎每天都会挨训。雇主奶奶让她拿着湿抹布跪在地上擦地,还要再用干抹布擦干。家里明明有洗衣机,雇主却让她拿到小区公厕免费的自来水那里手洗。杨婷婷大件洗不动,雇主奶奶就拿拐杖狠敲她的手背。杨婷婷做饭,必须用老式高压锅,有一次因为没有放完高压锅里的气就去揭盖子,结果盖子冲上天花板,把天花板打了个洞,她差点被烫毁容。雇主扣了她的工资,她还被奶奶打了一顿。

杨婷婷做了三年保姆,那三年,仿佛从天堂到了地狱。好多时候,她走在大街上,看到路上那些母慈女笑的身影都会泪流满面。她想起了李月仙。如果不是李月仙,她不会知道有妈妈的快乐;如果不是李月仙,她也不会知道失去妈妈的痛苦。

多年后重逢揭开真相:原来是大伯从中作梗

杨婷婷17岁那年,妺妺玉丽小学毕业,奶奶非要让妺妺辍学。杨婷婷的大伯大妈还骂她俩不懂事,害爷爷奶奶年纪那么大了还要操心。杨婷婷一咬牙,说自己去广东打工供妹妹读书。

她跟着村里人到了广东,进了東莞市厚街镇一家鞋厂做点数员,两班倒,一天12个小时,好在挣得多。杨婷婷每月按时给奶奶汇款,自己只留很少的生活费。她的节俭朴实,吸引了主管刘峰的注意。

刘峰是湖南人,父母早逝,爷奶相继病逝后,靠着好心人资助和助学贷款才读完大学。相似的遭遇让俩人走到了一起。确定关系后,2018年春节,杨婷婷带刘峰回老家过春节。妹妹告诉她,奶奶多次逼自己辍学打工,是班主任帮她申请了贫困生补贴,妹妹才得以继续学业。其实,杨婷婷知道,自己挣的钱大多被奶奶补贴给了大伯家。因为大伯大妈从来没有出门打过工,堂哥做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们家却修了三层小洋楼,还买了小轿车。堂哥风光娶妻生子,爷爷奶奶肯定没少补贴。

农村人重男轻女,堂哥是奶奶唯一的孙子,为了妹妹在家日子能好过点,杨婷婷一直睁只眼闭只眼。但妺妺从小成绩优异,谁敢让妹妹辍学她就跟谁急!杨婷婷和奶奶大吵一架后,给妺妹单独办了张银行卡,每月给她打钱。

回到广东之前,杨婷婷和刘峰领了结婚证。婚后杨婷婷不再把工资寄给奶奶,除了按月给妺妺打生活费。无论奶奶如何咒骂她,她都没有再心软。

2019年,刘峰升任副厂长,工资翻了近一倍,夫妻俩开始考虑要个孩子。只是杨婷婷做保姆时,长期浸泡凉水伤了身体,调养了很久才怀上。

2020年5月24日,怀孕3个月的她独自走在东莞市厚街镇街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抬腿追了上去。看着杨婷婷,女人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尴尬。杨婷婷咬牙切齿地说:“李月仙,你可真让我好找,你欠我们姐妹俩的,该还了吧?”

没错儿,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杨婷婷的继母李月仙。虽然她满头白发,背也驼了,但杨婷婷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李月仙凑过来想拉杨婷婷的手,杨婷婷一把甩开,她冷着脸问李月仙要爸爸的抚恤金。李月仙呆了好一会儿,才愣愣地问什么抚恤金。“你别装了!矿上赔了我爸四五十万抚恤金,我奶奶说这笔钱都让你给卷走了。”李月仙激动地说:“我没有!我没见过一分钱!你奶奶血口喷人,难怪你爸尸骨未寒,他们就处心积虑赶我走。”

杨婷婷这才知道,爸爸出事后,继母伤心过度,只顾着哭,加上不識字,爸爸身后事都是爷爷和伯伯代办的。爸爸落葬后,伯伯悄悄带着一帮叔伯兄弟威胁她,让李月仙母子俩走。张鹏有先心病和哮喘,不能受刺激,继母不舍得丢下杨婷婷和玉丽,却在伯伯逼迫下,只好带着儿子走了。她压根就没见过一分钱。

这些年,她带着张鹏四处颠簸,始终没能攒够给张鹏做手术的钱。几年前,儿子病逝,李月仙把骨灰抱回湖南老家,又回到东莞,以拾荒为生。

为了让杨婷婷相信自己,李月仙提出一起回老家,去找奶奶和伯伯对质。杨婷婷和继母一块儿回到荆门,下火车后,她提出先去学校接妹妹。玉丽见到李月仙时欣喜若狂,冲过来就搂住她喊“妈妈”。

母女三人一块回到家,杨奶奶一见到李月仙,就跳起脚把她往外撵。这次李月仙不再懦弱,直接问老人为什么冤枉她。杨奶奶心虚地瞟了杨婷婷一眼,不一会儿,从房间里翻出一本存折。

杨婷婷打开来看,存折分三次共存入46万,不过没多久就取得只剩下一百块钱。杨婷婷终于明白,大伯家那三层小洋楼和堂哥开的小轿车是怎么来的了。再三追问下,奶奶承认钱确实是大伯拿了。杨婷婷带着妹妹跑到大伯家,大伯破口大骂:“钱老子早花完了,你有本事去法院告老子!”杨婷婷愤怒道:“告就告!你当我不敢告你吗?”

将继母接到身边:有时血缘才是那把刀

杨婷婷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大伯昧着良心贪掉爸爸的卖命钱,自己何至于小小年纪就沦落到做保姆,过着没有尊严的日子。如果有这笔钱,当年继母不会离开,弟弟张鹏也能做心脏修复手术,自己和妹妹也会一直好好的。

听说杨婷婷要上法院告大伯,杨奶奶捂着心口骂她是白眼狼,说要吊死在树上。杨婷婷只好找到村委会,请求村里领导出面调解。村主任带着村委会成员到了大伯家,大伯拿出一本账簿,说当年他为了给弟弟跑赔偿款,光是路费、生活费都花了7万多。葬礼花了15万,另外有13万是老人的赡养费,还剩下12万,才是姐妹俩的抚养费。他又昧着良心说:“我弟弟过世这八年多来,我小侄女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我在负担,一年按一万块钱算,就是八万。”

七算八算,姐妹俩只剩下3万块钱抚恤金。大伯在村委会见证下,给姐妹俩打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

离开大伯家,玉丽哭着说:“姐姐,我没有吃过大伯家东西,也没有花过他们家的钱。”奶奶跟在姐妹俩后面咒骂,杨婷婷回头看了她一眼:“奶,看在你们抚养了妺妺一场,我才不告大伯,我爸建的房子也暂时留给你和爷爷养老,但是既然你们吞了我爸那么多抚恤金,我就不替我爸尽孝了。”

村里很多人得知真相后,都让杨婷婷去告大伯,杨婷婷并不搭话。她知道堂哥好赌,自己手里3万的欠条,也十有八九会打水漂。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她怕把大伯一家人逼急了,出个啥事儿,对自己也没有好处。借机和大伯一家断绝关系,对自己和妺妺都好。

把妹妹送回学校后,杨婷婷买了回东莞的车票,继母也跟着她回到东莞。下了火车,李月仙茫然四顾,神态凄凉。杨婷婷不忍,跟刘峰商量之后,把继母安排进了厂里做清洁工。

2020年12月底,杨婷婷生下女儿,继母请假在医院照顾杨婷婷母女。同病房婆婆陪护的产妇羡慕道:“看看你妈多细心!”杨婷婷望着继母抱着女儿甜蜜的背影,恍若隔世。当年继母悉心照顾姐妹俩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出院时,杨婷婷对继母说:“妈,我比您挣的钱多,不如您在家里帮忙带孩子吧?”李月仙答应了。

刘峰和李月仙都是湖南人,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乡情。刘峰对杨婷婷说,自己既然喊她“妈”,就会给她养老。那些日子,李月仙留在出租房帮忙带孩子做家务,杨婷婷产假后又回了厂里上班。

和爷爷奶奶闹翻后,玉丽寒暑假也不再回老家,直接坐火车去东莞姐姐家。她和继母总有说不完的话,继母记得她爱吃的每一样菜和她小时候的所有糗事,不大的出租屋里总充满了欢声笑语。

2021年高考,玉丽以643分的成绩考上理想大学。她申请了助学贷款,说要减轻姐姐的负担。杨婷婷在老公帮助下,拿到一所技校的中专文凭,然后报了成人高考。回荆门办手续时,杨婷婷听说房价跌到了四千左右,她立刻打电话给老公,夫妻俩在掇刀区首付了一套140平方米的四居室,打算等女儿再大一点攒点钱回荆门发展。

在继母的悉心照顾下,杨婷婷的女儿茁壮成长。一家四口的生活过得踏实而快乐。前段时间,杨婷婷接到村委会的电话,说她堂哥在网上赌博欠下几十万,老婆都让人绑走了,倾家荡产才赎了回来,回来就和堂哥离婚了。堂哥整天窝在家里玩游戏,大伯大妈日子过得鸡飞狗跳,爷爷急得中风偏瘫了,奶奶成天到村委会闹腾,要当贫困户。但是按政策她没资格,村里希望杨婷婷能尽一点赡养义务。

杨婷婷考虑了一下,对村主任说:“我愿意每个月给她寄500块钱生活费,不过得由村里替我转交,免得她拿了钱,还四处造谣说我不管她。”

村主任说:“你们毕竟血脉相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再说爷爷奶奶抚养你们姐妹俩也不容易,如今你爷爷病了,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回来看看他们。”

杨婷婷摇摇头:“伯伯,您摸着良心说说,我爸拿命换的那46万,足够尽到他那份赡养义务了吧?有时亲情才是刀,刀刀见血,刀没伤在您身上,您不知道什么是痛,所以请不要用亲情来绑架我。”

杨婷婷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会给吸血鬼亲戚缠上的机会。毕竟,未经人苦,莫劝人善。

血缘关系,虽说是纽带,可如果只有算计,那真堪比伤人的刀,刀刀见血。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张鹏刘峰姐妹俩
雪夜企鹅村
陌上
初冬月季
姐妹俩
千万富豪汞中毒,乘龙快婿缘何下黑手?
西风长路,擎烛行舟
理发风波
双胞胎姐妹嫁双胞胎兄弟还同时怀二胎
租个女友回家
爱情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