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撇子命案:复婚未遂祸水东引

2022-01-14 19:50霜华
知音·上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耳钉左撇子

霜华

雨夜,一名男子骑着电动车抛尸,监控显示,他是个左撇子……

抛尸命案,凶手是个左撇子

唐晓燕,浙江省宁波市人,公安分局一名女刑警,在刑侦大队工作多年。2019年7月13日,分局接到警情,一小区下水道改造时发现一具女尸。

刑侦大队立刻赶到案发现场,报案人孙师傅介绍了大致情况,尸体是他们清理下水道时发现的。

法医和技术部门的同事打开编织袋,一股恶臭扑鼻而来,根据打捞出的尸体情况和随身衣物,初步判断:受害者为女性,死亡时间至少一个月以上。尸体很快被装进了尸袋,带回局里做进一步检验。

据孙师傅介绍,这种铁质的井盖大概有七八十公斤,外面没有直接抓握的位置,看来凶手是带了工具有备而来。刑侦大队长立马吩咐兵分两路,一行人推算死者死亡时间并排查前后10天的监控,一行人通过排查失踪人员信息确定受害人身份。

加班加点过后,技术科的同事传来几个重要信息:死者为女性,年龄35岁上下,死亡时间为40天左右,死者舌骨骨折,为机械性窒息死亡。技术部门整理复原出了受害人的随身物品,一件紫色连衣裙,一件短外套,一对普通的黄金耳钉。

局里马上下令对全市范围内30岁到40岁之间,失踪时间在三个月以内的女性进行全面排查,并通知附近工厂单位排查三个月内无故离职人员。

可筛查下来,本市失踪人口信息中并没有发现此类人员,街道报上来的无故离职没有结算工资、没有按时交房租的人员中也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

当晚,负责排查监控视频的同事传来好消息,经过仔细筛查,抛尸现场的视频被抓取了出来。6月2日晚上10点52分,下着雨,一个穿着雨衣的身影从电瓶车上拽下一个编织袋,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用一根类似铁钩的东西打开了窨井盖,然后一脚把袋子踹进了下水井里。可能由于惊慌,盖好井盖回头的时候,差点碰倒了电动车,随后骑车消失在监控画面里。

从时间上来推算,案发时间刚好和法医推算的遇害时间吻合。由于小区路灯昏黄又下着雨,嫌疑人穿着雨衣,只能初步判断出此人为男性,身高1.75米左右,视频里,嫌疑人拖拽编织袋、使用铁钩撬起井盖的习惯动作,可以判断此人为左撇子。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线索,受害人与嫌疑人的身份信息确认困难重重。

7月16日,案件停滞不前,唐晓燕无心吃饭,午饭时匆匆扒了几口就回到办公室。她一遍遍翻看着电脑上技术部门发来的照片,希望从中找出什么遗漏的信息。突然,死者遗物中,那对金黄色的玫瑰耳钉,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唐晓燕想起小姑子好像有一对类似的耳钉,她还炫耀说是她男朋友在本市一家网红打金店给她买的生日礼物。唐晓燕赶紧联系小姑子,她说这家店模仿現在流行的营销模式,打出广告语:“最美的爱情挂在你耳边。”给恋爱中的女孩定制耳钉,必须男女双方一起签字,还必须绑定双方身份证号码,再把两人名字的首字母刻到上面。

一听说需要用身份证号码,唐晓燕知道,这里一定就是突破口了。唐晓燕拿着照片马不停蹄地赶去了那家打金店。根据金店老板娘查询的销售记录,这对耳钉是2019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卖出的,购买人为周慧和黄子豪。唐晓燕马上在公安系统网站查询了两人的身份信息:周慧,32岁,来自本市一县城;黄子豪26岁,也是本市人。

经过与家人的DNA比对,受害人确定为周慧。刑侦大队马上传讯了黄子豪。

来到审讯室的是一个打扮时尚、长得很帅气的大男孩。面对询问,黄子豪显得有些蒙圈,当问他跟周慧的关系时,对方矢口否认,还说自己有个从大学就交往的女朋友,两人感情很好,不可能给别的女人买首饰。

为了证明所说属实,黄子豪还将自己手机中情人节那天的行程记录,仔仔细细给唐晓燕扒拉了一遍。警方立马联系了黄子豪的女朋友,对方表示,情人节当天两人确实一直在一起,她手上的照片和行程线路等,与黄子豪提供的均吻合无误。

混淆视听,真假凶手分不清

有了人证和物证,再加上唐晓燕发现黄子豪在摸头、接文件、拉椅子时,使用的均是右手,与视频中嫌疑人的特点不符,警方排除了黄子豪的嫌疑人身份后,询问是否有人可能会盗用他的身份证。

思考片刻后,黄子豪忽然激动得叫了起来:“黄浩!黄浩!对、对、对!肯定是他,我曾经让他帮忙拍过身份证照片,肯定是他。”

原来,黄子豪有个朋友叫黄浩,比他大2岁,比较爱玩,家境不错,家里出钱给他在附近开了一家火锅店。经他这么一说,这黄浩极有可能跟周慧关系不一般。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黄浩。外形上黄浩跟黄子豪确有几分神似,都是一副白白净净小鲜肉模样,只是这家伙眼神里透着些许狡黠。最主要的是,此人不管是用手拢头发还是拉椅子都是用的左手,妥妥的一个左撇子。

唐晓燕给同事递了个眼色。她给黄浩看了周慧的照片,开门见山地问他:“这个人跟你什么关系?”

“周慧?她犯什么事了?我都跟她分手快两个月了,早就跟她没关系了。”唐晓燕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周慧是什么时候?”

黄浩想了一会儿开始回忆起来:“具体时间不记得了,大概一个多月了,那天她前夫来找她,还警告我说他们只是假离婚,让我离周慧远一点,不然给我好看。接下来两天我都没见她,后来她给我发微信说分手,本来我也是抱着玩玩的态度跟她交往的,也不想扯出什么麻烦来,索性就顺水推舟,分就分吧!后来我就没见过她了。”

黄浩跟周慧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奔现的第一天就被周慧的美貌迷惑。情人节那天,两人一起逛街,周慧在一家网红打金店看上了一对玫瑰耳钉,可黄浩已经给前任女友在这家店购买过一次。

为了哄现女友开心,黄浩想起前几天才帮好友传过身份证照片,反正两人都姓黄,而且名字也相近,便用手机里的黄子豪身份证照片登记定制了耳钉。登记身份证信息时,狡猾的黄浩骗周慧说,“黄浩”这个名字是家里人图方便叫的,身份证名字中其实有个“子”字。

两人好了几个月,周慧一直在他的火锅店里帮忙,黄浩平时朋友较多,每天晚上回家很晚,周慧难免会有些抱怨,时间长了黄浩便腻烦了,两人一直吵吵闹闹。黄浩正想着怎么摆脱周慧,刚好她前夫找了过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周慧就跟前夫走了,行李都没过来拿,最近黄浩又交了新女友,才把她的东西清理了个干净。

为了进一步查明真相,警察调取了黄浩6月2日当晚的行动轨迹,当天他确实与新女友在市区一家酒吧,酒吧监控为黄浩提供了不在场证明。看来,凶手另有其人。带着种种疑问,唐晓燕和同事走访了周慧的老家。说起周慧,她母亲失声痛哭,说自己上个月底还收到周慧发的手机红包,怎么也没想到女儿就这样突然没了。

周母说周慧从小就长得好看,特别讨人喜欢,职高毕业后就工作了,后来认识了一起打工的江西小伙刘喜龙,周慧不顾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嫁去了江西,婚后两人生下一女。周慧也没有正式工作,两人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三年前,两人回娘家时听说了家里拆迁的消息,刘喜龙和周慧就动了心思,两人谋划着把周慧的户口迁回娘家分一杯羹。

为了迁回户口,两人协商办理了假离婚,等拿到房子和赔偿款再复婚。前几年,附近拆迁的有些村民就用这个办法分得了拆迁房和赔偿金。刚离婚的两年,他们还是生活在一起的,可后来刘喜龙迷上了赌博,还把家底输了个精光,周慧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打工去了。分到房子后,周慧跟母亲说,不想跟刘喜龙复婚了,当时周母还劝过女儿,为了孩子还是回去跟刘喜龙好好过日子。

这刘喜龙虽然做生意赚钱不行,可对周慧和她娘家人还是很上心的,这一年多来,虽然两人分居两地,但周家有什么事,他的礼数都做得很周到。

周母多次劝说,周慧却像当初非要嫁给他时一样,死活不愿意复婚,后来嫌母亲啰唆,索性不跟家里联系了。“这个孩子主意大得很,从来不肯听我的话,也吃了不少的苦,我那可怜的孩子,这是被哪个天杀的给害了啊……”周母一边斥责一边痛哭。

真相锁定,复婚未遂嫁祸情敌

听着周母的哭诉,警方将目标锁定了刘喜龙,迅速调查了刘喜龙在浙江期间的活动轨迹。5月22日,刘喜龙从老家坐动车到浙江,租住在案发小区一民房,曾在附近工地做过几天临时工。

警方找到地址后,破门进入,发现房间里铺了一张铁架床,床上的被褥还放着,技术人员仔细寻找,发现一根栗色的长发,铁床头栏杆上似乎有两点血迹,警察赶紧喷洒了鲁米诺试剂,果然出现了两点青白色的光影。

警方推测这里就是案发第一现场,血迹应该是死者在挣扎过程中抓破手指留下的。比对结果很快出来了,血迹和周慧的DNA高度吻合,头发也是周慧留下的。根据已经掌握的信息,警方很快抓获了在一家沙场干活的刘喜龙。沙场的临时宿舍里,民警还在刘喜龙的床上搜查出了周慧的手机。

虽然一切证据都指向刘喜龙,可审讯中他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周慧,还一直喊冤枉。审讯过程中,警方也发现他并不是左撇子。

望着眼前最具杀人动机的刘喜龙,唐晓燕的直觉告诉她这人就是凶手,但还要搞清楚左撇子的问题。她又一头钻进资料室,反复观看那天的监控视频。

直到第三遍,唐晓燕才发现视频中的男人虽然使用铁钩和拖拉编织袋的时候都是先伸的左手,但是在盖好井盖回头差点碰倒电动车的时候,他伸手扶了一下,这一次,他却伸的右手。人在情急之下的第一反应才是最真实的,看来他并不是左撇子,而是故意伪装成左撇子。

审讯室里,当唐晓燕把收集到的证据资料摆在刘喜龙面前时,他再也绷不住了,一下子痛哭起来:“是她该死,当初说好的不离不弃,谁知她见到小鲜肉就嫌弃我了,我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在她眼里仍然一无是处……”

原来,刘喜龙在周慧出去打工后真的戒了赌,勤勤恳恳在老家附近的沙场做苦力,不但还了赌债,还有了一点积蓄,心心念念地等着周慧回来。谁知,周慧一走就是一年多,拿到房子后不但不跟他复婚,后来连电话都不接了,刘喜龙一下子慌了,他怕房子没到手,连漂亮老婆都要丢了。男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接受妻子的背叛。

那天,他借故协商女儿的事,把周慧骗到了自己的出租屋,还烧了几个菜,想为两人的复合做最后的努力。可周慧对他的殷勤嗤之以鼻,还炫耀着新买的苹果手机和包包:“我跟你结婚那么多年,你给我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我是不会跟你回去过苦日子的……”

周慧越说越起劲,刘喜龙怒火中烧,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枕头捂住了她的嘴,可周慧拳打脚踢并不示弱,刘喜龙便捂紧了枕头死死压住她。周慧双手抓住床头奋力挣扎了一会,渐渐没有了呼吸。

隨后,刘喜龙想到一个办法。当时,他在跟踪周慧时,注意到黄浩是个左撇子,便在抛尸时候刻意伪装成左撇子。这样,万一事情败露查监控时,作为周慧男友的黄浩便成了第一嫌疑人,警方便查不到他的头上。

抛尸后,他逃回了老家,继续在沙场打工,为了掩盖周慧被害的事实,他带走了周慧的手机,并先后给黄浩和周慧父母发过信息,制造了周慧还活着的假相。可惜,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20年5月,刘喜龙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文中除刘喜龙、唐晓燕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情敌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有的人为之杀人,有的人带着去求婚。

编辑/徐艳

猜你喜欢
耳钉左撇子
耳钉
“左撇子”更易发脾气
自己给自己买钻石
闪耀永恒
有关左撇子的“冷知识”
“男艺人禁止戴耳钉”,岂能打上马赛克就完事了?
尊重
国际左撇子日
眼睛也有“左撇子”
左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