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谎言”

2022-01-14 21:13闫明君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前路洗衣服洗衣

闫明君

“手术很成功,都是良性的!”随着电话里父亲声音的落下,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两个月前,母亲所在的单位组织员工体检。母亲被查出甲状腺和乳腺两处都有结块,然而她并没有打算告诉我。

她是位满分的母亲,而我是个不及格的女儿。从小,她便将一切都为我打理好,衣食住行事无巨细。记忆中的她似乎永远都是忙碌的,忙着上班,忙着为我做饭,忙着给我洗衣服,就连休息时也是忙着学几样新菜式给我改善口味。

“你什么都不要管,学习就行了!”这是我成年前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在她的教导下,我顺顺利利地考上了不错的大学。“要洗衣服就从最下面的架子里拿,洗衣服用洗衣液,洗袜子用洗衣皂,洗外套用洗衣粉,刷鞋子可以用洗衣膏……”大一那年,她把这些分门别类地放在了我的架子上。大四那年,我毕业离校收拾时才发现有些东西我还没有用完。

我是在省内上的大学,从学校坐高铁回家只需要半个小时。四年来,只要是超过两天的假期,我都会拉着行李箱回去。回时,箱子是满的,里面是我穿脏的外套;走時,箱子还是满的,里面是母亲准备的吃食。四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毕业那年,我考上了省外一所高校的研究生。母亲开心又担心,她有些迟疑:“这回可是真的要你一个人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上课,写论文;查资料,写论文……我的生活被无数的论文填满。记得刚考上硕士时,我壮志满怀、颇为得意地表示将来想去读博,可现在,现实扑灭了我的热情,打破了我的幻想,而这一切是母亲不知道的,她还在兴冲冲地告诉我,她会供我读博,只要我愿意。

“烦死了,我现在都快累死了!我才不要往上读了!”我满满的烦躁和怒火,浇灭了电话那端母亲的兴奋。

“妈妈,我五一假期回去。”我不愿为之前的话低头,可又抵不过内心的愧疚,便出此下策,想着弥补一二。

“好,回头把车票信息发过来,我和你爸去接你!”手机的那边很嘈杂,母亲似乎是边走边说。“你在哪儿?”我随口一问,却让那边沉默了一瞬。“……没事,在街上呢。”母亲的口吻有些慌张,“有点忙,晚上再打给你吧。”这是母亲第一次主动挂断我的电话。

有些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可随即又释然了。“没事,反正马上就放假回去了……”而在千里之外,坐在诊室里的母亲和父亲正在和医生商量着推迟手术的相关事项……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直到我回到家后的第三天,一张报告单戳破了母亲高明的谎言。熟悉的CT图纸,熟悉的形状,这样的报告我曾一年前在表舅妈那里见过,而后表舅妈被确诊为乳腺癌。顾不得细想,我拿着报告打通了正在上班的父亲的电话。

“你妈妈本来上周该动手术的,但是怕让你过不好节,就推迟了。”父亲沉默了片刻,说出了全部。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任性,可我却还是仗着母亲的包容而肆意妄为,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被后悔淹没的痛苦。

还好手术很成功,还好命运是垂怜我的,它没有夺走母亲的健康。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世间种种悲剧中最为痛苦的一种。我不愿也不敢去品尝一分一毫,感谢所有的所有,甚至感谢那一块血肉模糊的肉块,感谢它没有生长得太快,成长得太焦急,让医生可以把它切除,也把无尽的痛苦从我的体内切除。

我怀着满心的温暖继续温习之前的功课,这一次,我不再烦闷,不再抱怨。因为,纵使前路漫漫,可只要身边人安好如初,即使前路渺茫,也不会孤单。

(朱权利摘自包头新闻网 图/槿喑)

猜你喜欢
前路洗衣服洗衣
路灯
前路漫长,但值得期待
省心的洗衣篮
洗衣片去污力较差,洗衣凝珠清洁效果更佳!
帮妈妈洗衣服
拒绝洗衣服的母亲
声能洗衣机
逐梦记·马
洗衣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