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入联意趣浓

2022-01-14 21:13杨建明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工整谐音楹联

杨建明

自古以来,花草就在楹联里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些色彩紛呈的植物,缀嵌在楹联中,不仅浑然天成,而且还妙趣横生。

宋代有一副花联,上联为皇帝所出:“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朕乃摘星汉。”一位学子就这样对道:“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臣是探花郎。”学子以“四季”对“四方”,四种花对四星,“臣”对“君”,又点出了“花字”,实为妙对。皇帝看罢,一时高兴,就钦点了这位考生为探花。

明朝大学士解缙才高八斗,对植物也情有独钟,就在一副春联中这样写道:“蒲叶桃叶葡萄叶,草本木本;梅花桂花玫瑰花,春香秋香。”他用谐音予以巧思妙对,叫人啧啧称奇。上联的“蒲”“桃”本是两种植物名,读起来恰好又与第三种植物名“葡萄”谐音,而蒲属草本科,桃与葡萄属木本科。下联的“梅”“桂”两种植物名,读起来亦正好跟第三种植物名“玫瑰”谐音。上下联不仅形式上对仗工整,而且联中所写又十分符合这六种植物的自然生长规律。

探究我国的花卉对联,还有许多绝联妙对。相传,清代润州太守酷爱养花,曾出一上联征对,曰:“君子兰花,朝白午红暮紫。”此联问世后许久没有妙对应答,后有一过路和尚吟后对出了下联:“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不仅对得工整,而且这两种花草都随时间、季节变换颜色,读后怎不引人入胜?清代一位草药郎中有一绝对:“白头翁骑海马,身披穿山甲;红娘子坐车前,头戴金银花。”这副对联中,全部以中药名入对,一刚一柔,一文一武,浑然成对,趣味盎然。明末清初一郎中新婚之喜时也有一对联:“帝女合欢,水仙含笑;牵牛迎辇,翠雀凌霄。”此联的上下联各用四种花名组成,并且都暗含了牛郎织女的传说故事,意指男欢女爱。而联中写到的八种花名又都是草药名,且“合欢”“含笑”“迎辇”“凌霄”又都当动词来用,暗示自己身份,构思实在是巧妙至极。

一花店门前有一对联:“胆瓶斜插四枝花,杏、桃、梨、李;手卷横披一轴画,松、竹、梅、兰。”这一联一下子嵌入了六种花:杏花、桃花、梨花、李花、梅花、兰花,美中不足之处是上联的“梨”“李”字音相近,而下联中的“梅”“兰”却非谐音,故有点稍欠工整。但因为有了这副别具一格的花联,花店生意门庭若市。

一位农夫在门联上这样写道:“竞艳开花,好似金钱落地;凌波出水,犹如宝箭朝天。”农夫这副花联的上联描写门前田野里的油菜花正盛开,下联描写窗前池塘里的一支荷花正出水,栩栩如生地描写了一种田园之美。

植物与人类关系非常密切,因此,各种争奇斗妍的花草常被写进楹联中,读后吟罢,耐人寻味。

(陈昌喜摘自《上海老年报》)

猜你喜欢
工整谐音楹联
江雪
悯农二首
勇闯长龙阵
《谐音词里的民俗》
挖掘楹联教育价值 提升学生综合素养
楹联牌匾上的典故
迎额头崩出的字
为什么因纽特人要住冰屋
隆回思源实验学校师生乐享楹联文化大餐
楹联雅味